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另一个结局
作者:风落离      更新:2015-01-28 13:21      字数:0
  这也不算是番外,以前写的结局,最后没有采用,就作为番外发上来了。

  番外——另一个结局

  前情提示:

  挥手作别众人,飞行器滑入云层,麦伦打开了自己原来的通讯器,那里有一个文件他一直没能打开,因为它的密码是我最爱的骑士的名字。他将凯拉帝的名字输入其中。那份文件是卡兰特利用最后时光写下的日记,那里面有着他对于凯拉帝的回忆,他们的爱情,他们的冲突,他们浪费的年华,他们珍惜的岁月还有他们的半生戎马,和对于安定生活的向往。

  卡兰特最后写道,“这样神奇的男人,只要拥有他一生就足够了。如果有来生,我希望他能远离杀戮和鲜血,过着平静的生活,有个一心一意爱着他的人陪在他身边,不要再经历那些生死离别的痛,即便那个人不再是我。”

  他关上通讯器,目光落在驾驶室中凯拉帝的背影上,他的未来也许是一条扑满荆棘的道路,但是这一刻他决定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他不想再将凯拉帝拖入战火中。

  今天是王室开放日。苍夜的住宅迎来了一群参观的小朋友。把他们丢给管家执事招待,他自己来到花园里透透气。空闲的时候他就会感到无聊,无聊的时候他就会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在脑海中描绘着关于那个人的一切波澜壮阔的场景。

  “还在想着他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苍夜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并没有回头,葛兰踱着步子走了上来。

  苍夜说,“想谁啊?我什么人也没有想。”

  苍夜和葛兰一直保持着奇特的友谊,苍夜偶然会从葛兰专注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些似乎超出普通友情的东西,葛兰却只是一笑而过,。那正是自己注视着凯拉帝的眼神,也许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凯拉帝身上的时候,忽略了来自背后的视线。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也和凯拉帝一样迟钝。不,也许那并不是迟钝,只是对方并不是自己所追求的人,所以无法走进自己的视线而已。

  “喂,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苍夜回过神来。

  海风吹来,苍夜的头发轻轻飘动了起来,他的头发再度长到了腰间。“你说你头发留了剪,剪了留,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苍夜没有回答,剪掉头发是为了等待另一个十年而已。十年又十年,时光悠然而过,等待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种生活状态,所以他不介意继续等下去,因为另一个十年也很快就会过去——那时候他已经开始苍老了吧?

  “你呢,有什么打算?”苍夜问道。这些年葛兰一直担任自己的秘书,工作很忙,几乎没有什么空闲时间。自从和海勒分手之后,也没有交男朋友。而海勒似乎也无法放下那份感情,一直洁身自好,从前好色的本色完全收敛了。两个人似乎都在用工作麻痹自己。苍夜倒是希望这两个人能够复合。

  葛兰梳理了一下头发,笑道,“我已经打算将一切都交给他。”

  “海勒?”

  “你不信?”

  “呃,不是,我祝福你们。”苍夜由衷的说。

  葛兰看着苍夜孤独的侧影不禁有些伤感,他在追逐着苍夜,苍夜却在追逐着凯拉帝,而凯拉帝却将整颗心给了卡兰特。也许大家追逐的只不过是心中的影子罢了,于是兜兜转转谁也无法获得幸福。与其追逐一个影子,不如转过头去珍惜那些追逐着自己的视线。幸福也许是很简单的事。“不过世上有千万个像自己一样的人,也只有一个苍夜而已。”葛兰想,“所以我只是获得了平凡的幸福,而他却守着卓绝千古的寂寞,用一生等待一个人。”

  葛兰正想着忽然听到轻浮的口哨声从响起,苍夜已经走向站在另一边的一个年轻男孩,拿出坏男孩的魅力道,“boy,我们来约会吧?”

  那男孩转过头来,葛兰才看清他的容貌,原来是菲尔兰迪,真正的菲尔兰迪,长得和恩雅的确有几分相似。

  “抱歉啊,我不喜欢老头子。”菲尔兰迪开心的笑了起来。

  “喂,我哪里老了?再说我经验丰富体贴又幽默……”

  “苍夜,别再骚扰年轻人了,还是我比较适合你,我也经验很丰富,至少比你多了好几个搭档。”扬奇还是标志性的老样子,没有战斗的时候总是显得无精打采。

  “切,我也不喜欢老头子。”

  “喂,有没有搞错,我和你同龄。”奇抗议道。

  “你的心老了。”

  “喜欢嫩的话,已经来了啊。”

  奇话音刚落,一群小孩子就从他身后欢快的跑了出来。扬奇刚才给他们讲了很多关于战斗的故事,点燃了孩子们参军的梦想。

  跑在最前面的却是一个叫诺比的小孩,作为前奥斯帝国的第一杀手,此刻却变成了幼儿园的一员,他说要体验生活,从幼儿园读起,结果他读了五年幼儿园还没有结束。苍夜看到他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他轻巧的避开他的拥抱,将旁边的孩子一手一个抱在了怀里。

  “哦,宝贝们,玩得开心吗?”

  “嗯,甜点很好吃,故事也很好听。”

  “不过说实话还是有点失望。”诺比从旁边绕过抱住了苍夜的大腿,撒娇的道,“这里和外面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错不错!”一群孩子附和着,“我们本来以为会有很多惊喜的。”

  苍夜转过头瞪着诺比,眼神带着千年的寒意,用口型示意他“滚!”诺比当然没有领略他的言外之意。苍夜无奈回过头来换上了一副笑脸,继续应对孩子们。

  “我以后还是不要当国王了。”另一个小男孩下了结论,“当国王原来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这是谁的错?!苍夜在心中叫屈,自己原本豪华的宫殿因为不合宪法,被强行改成了现在简谱的模式。

  “好啦,不要抱怨了,我带你们去看点好看的东西吧,保证你们不会失望的东西……”苍夜带着欢喜雀跃的孩子们离开了花园。

  结束一天的工作,苍夜坐在沙发上,暗淡的灯光,深红的液体,一切都述说着忧伤的调子。苍夜拿起面前的一张刚刚制作好的明信片,这是他们刚刚拍的宣传海报中的一张,他坐在长椅上,身后是一群年轻活泼的男孩摆出了邀请的姿势。

  在他们宣布独立之后,很多国家都承认了他们的主权,并且期待着他们有一天漂流到他们的海域,用自己的双眼来见证这座移动绿洲。苍夜打算就此开展旅游,因此制作了一些列宣传海报,其中还包括兰尼演唱会的海报。

  这一张是他挑选出来打算寄给凯拉帝报平安的。他拿起笔想在上面写下留言,犹豫再三却最终放弃了。明信片上的文字已经足够表达他的心声,“欢迎来到克隆人自由王国,这里有美丽的风景,还有数不尽的漂亮单身男孩。”单身男孩当然也包括他。

  苍夜只是想,也许有一天卡兰特不在了,也许有一天凯拉帝厌倦了飞翔,会停下翅膀,停泊在他的船头,然后对他说一声,“现在追求你还不晚吧?”所以不管时光如何流逝,他会永远等着他,永远为他留下一个可以停靠的地方。

  苍夜将杯中的红酒倒进口中,站起身准备去休息了,一轮红日从他身后缓缓升起。

  那一年,苍夜的头发再度长到了膝盖,日出日落,他已经不知道送走了多少个孤独的日日夜夜,当那份思念终于要成灰的时候,他等来了那个日思夜想的人。

  那是一个普通的早晨,他站在花园中,俯身眺望着大海。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在每个清晨期盼一份希望,在每个夜晚送走一份失望。他的通讯器响了起来,是葛兰打来的。作为国王的秘书,葛兰几乎包揽了他偷懒期间的一切工作。他以为一定又是催促他审阅文件的电话,懒洋洋的按下了接听。

  “苍夜,我刚刚得到消息,军部接到了要求停靠的通讯信息。”

  “嗯,那又怎么样?”苍夜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劳师动众打给他的,军部核对完身份之后,应该放行就放行,近年来到他们船上旅游参观的人数众多,有人架着飞机,有人开着轮船,只要资料正确,就可以放行。

  “是那个人。”葛兰说。

  “那个人?”

  “海勒刚刚跟我说,那个人想问问你到底还想不想见他,如果你已经不想见他的话,他会掉头飞回去的,他给你五分钟的考虑时间,所以拜托你打起精神,快一点回答。”

  “是凯拉帝!是他吗?”苍夜可以听到心脏撞击胸腔的声音,在等待了那么久之后, 在听到他消息的这一刻,他有种在梦中的感觉。这些年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通过定位器确定一下他的位置,那上面的生物传感器,可以告诉他凯拉帝还活着,他就知足了。

  “除了他还有谁?”葛兰笑道。

  “当然要见他。今生今世我都不会让他再离开。”苍夜转身向着房间跑去,他要第一时间见到他,等了这么久,迫不及待的心情就像跨过堤坝的河水,汹涌澎湃。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也顾不抱怨葛兰的嘲笑。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也许那飞机上载着的还有卡兰特。”葛兰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热情被浇熄了一半,但是盼望见到凯拉帝的心情丝毫没有变。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想要见他一面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但是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那么做。心与心之间沟壑,是视线无法穿越的距离。他的目光到达了他的脸,也无法看到他的心。苍夜随便抓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让执事开车带他去国际机场。

  国际机场在另一艘船上,所有外来的客人都要在那里办理手续,进行身体检查。汽车开过两船之间的伸缩桥之时,苍夜看到了从天而降的小型飞行器降落在视野之外。这段距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短,心急如焚的苍夜一直催促管家执事开快点。

  “再快,我们就被抓到警察局去了,您恐怕还得在那里办完保释手续才能见到他呢。”管家执事无奈的说。“放心吧,他不会跑了。”

  “是啊,他不会跑掉的。”苍夜喃喃自语,自我安慰着。他到的时候,凯拉帝正在办理手续。他在停机场看到了凯拉帝的飞行器,还是从前那架战机,保养也不好,外壳布满了灰尘和油渍,机翼上很多磨损的痕迹。很难想象身为飞行员的凯拉帝会如此不爱惜自己的坐骑。苍夜抚摸着伤痕累累的机身,心中唏嘘不已,这些年他过得并不好。他原本可以享受这里的一切的,可是他宁愿跟随卡兰特在外面战斗。

  从克隆人独立王国成立的那一刻起,战火就在奥斯帝国之中蔓延开来,尤其是原来的伊斯美尔大陆,反抗的旗帜此起彼伏。不久之后,艾沙如愿登上了王位,采用严酷的镇压手段,收效却甚微,战争持续了十几年, 双方还处于僵持阶段。雪兰佳也被卷入了其中,奥斯帝国已经找不到一块安逸的土地。

  “把这架飞机保存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苍夜对执事道。

  “真不知道你是爱屋及乌呢,还是想要将凯拉帝囚禁在这里。”身后传来了葛兰好整以暇的声音,苍夜回头就看到葛兰正抱臂望着他。

  “你怎么在这里?”

  “我也很期待见证这感人的相会。”葛兰说。

  “你只是想找个理由嘲笑我吧?”

  “你还挺了解我的呢!”没有事的时候斗斗嘴,已经成了两个人多年的习惯。

  “苍夜。”听到轻轻的呼唤声,苍夜猛然转过头去,看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凯拉帝!

  苍夜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变老了!虽然拥有着不老的青春,但是映在眸子里的是一张疲惫而消沉的面容,岁月带走了他十几年的时光,在他脸上刻上了风霜的残痕。他的银色的发丝染上苍白,瞳孔中那一抹天蓝也蒙上了尘埃,像阴沉的天空,浑浊了视线。记忆中年轻而淡定的面容和眼前的人有着难以重合的违和感。这些年他过得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差。苍夜在心中默默的流泪。

  凯拉帝挤出一丝微笑,慢慢的走上前来,苍夜的目光却越过他盯着他的身后。

  “你在看什么?”凯拉帝转过头去却只看到空无一人的走道。

  “卡兰特……他……”苍夜吞吞吐吐的说。

  “我们分手了。”

  “分手?”苍夜看到葛兰微笑的面容,就知道那些话只不过是葛兰吓唬自己的。什么五分钟思考时间也肯定是他杜撰的。凯拉帝这次来并没有打算离开。他狠狠的瞪了葛兰一眼。

  “是啊,那个人本来就不是他。”凯拉帝说。他知道只要给他们多一些时间相处,他说不定会再度爱上他,但是分手的时候,卡兰特告诉他,“这里的战争不属于你,即便我们相爱了,你也只是爱上了卡兰特的影子而已。你的确应该开始一段新的恋情,但是对象不应该是我,你知道的。那里是你梦想的国度,不是吗?”

  凯拉帝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是放下却并不那么容易。是迟钝也好,是执著也好,他花了很多年才终于可以心无旁骛的来投靠苍夜,天大地大,他已经无家可归了。

  “我回来了,苍夜!”凯拉帝宣布了自己的回归,伸出双臂将苍夜拥入了怀中。

  “欢迎回来!”苍夜紧紧抱住了他的身体,泪水在那一刻流了下来,然后像决堤的海,无法止息。“我……很抱歉,只是太高兴了了。”苍夜胡乱的擦着泪水说。

  “我也很高兴,还能见到你。”凯拉帝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然后和站在旁边的葛兰来了个轻轻的拥抱。

  然后三个人尴尬的站在了原地,互相望着对方。苍夜太过高兴以至于忘记应该做些什么。

  “我去看看海勒。”葛兰见机离开了,留下凯拉帝和苍夜独处。

  “我想睡一觉,我太累了。一直飞行了很长时间。”凯拉帝说。从他感到已经厌倦了流浪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迫切的想要回家,想来到这个自己梦想中的国度。他不停的飞了两天终于追上了他们的步伐。

  “看我高兴的,竟然忘了邀请你回家。”苍夜激动的说。

  “去你家方便吧?”

  “方便,当然方便。我一个人住。不会打扰你的。”

  “你还在……”

  “哪里?我待价而沽,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我可是国王,能配上国王的人毕竟不多。呵呵。”

  凯拉帝明白他还在等着自己,内心深处涌起几分感动和内疚。

  凯拉帝匆匆洗了个澡,来到了卧室,人一沾到床就睡了过去,似乎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的睡一觉的样子。苍夜坐在场边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他的睡颜对他来说都是如此珍贵的东西,恍恍惚惚,他有种依然在梦中的感觉。其实梦中也不从梦到有一天凯拉帝会睡在自己的床上。他伸出手去,想去抚摸他的面孔轮廓,又怕吵醒了他,于是他在虚空中勾画着他斜飞的剑眉,他英挺的鼻梁,他浓密的睫毛。

  凯拉帝一睡就是两天两夜,中间毫无征兆的醒过来一次,看到苍夜坐在床边望着自己,含糊的说,“我是不是占了你的床?”

  “不,当然没有,这里客房有的是。”

  “嗯,我实在太困了……”说完他又接着睡了过去。

  苍夜暂时向国会请了几天假,想专心照顾凯拉帝。那一天早晨,凯拉帝终于睡醒了。坐在饭桌前,两个人都显得陌生而尴尬。苍夜想起,他爱了凯拉帝大半生的时间,如此近距离的两人相对这可能还是第一次,不免紧张而激动。

  “这些年过得还好?”

  “嗯。”

  “都做什么了?”

  “什么也没做。”

  原本不喜言辞的凯拉帝现在更加沉默了,两人都发现了对话几乎无法进行下去。凯拉帝意识到了苍夜的失落,忽然笑道,“真的没什么可说的。没骗你。”

  “嗯,我们可以慢慢交流。”

  “到处流浪吧?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也没有特别的目的,只是流浪而已。”

  “你以什么维生呢?”

  “到处都是战争,我有一架飞机,有时候会帮着他们运送一下伤员补给什么的。反正也没饿着。”

  意识到那些都是毫无快乐可言的记忆,苍夜决定不再去触碰。他将凯拉帝留在家里,自己赶去上班了。他现在可是国王,由不得他任性。再次见到凯拉帝的兴奋之情慢慢冷却转化成了淡淡的失落。眼前的人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有梦想有干劲的凯拉帝,可以说当年吸引他的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在这个人身上已经看不到了。现在的他就像一具驱壳,灵魂已经被遗落在卡兰特的飞行器陨落的地方。但是在等了这么多年之后,他怎么能轻言放弃呢。曾经他一无所有,却等了他几十年,现在至少他有了他的躯体,他会将他的灵魂寻找回来。

  晚上回来的时候,凯拉帝依然坐在阳台上,以同样的姿势,似乎这十个小时他都没有动过。夕阳金色的余晖落在他身上,将他镀金成一座雕像。苍夜感到一阵心痛,他故意轻松的走上前来,抚摸着他的头发,那一刻他才发现,原本银色的发丝有一半都变成了白色,讶然道,“你的头发白了……”

  “呃,你回来了……”凯拉帝自己也抓了抓头发,笑道,“以后会变回来的吧?”

  “是呢!”苍夜看凯拉帝并没有完全将自己放逐,又高兴起来,“干什么呢?”

  “找工作呢。”凯拉帝扬了扬手中的通讯器,他正在翻着那些招聘网页。

  “你可以好好休息,不用急着找工作。”

  “不,我想快点融入到现在的生活中。“凯拉帝微微笑道,依稀还有往日云淡风轻的样子。

  苍夜很高兴他如此积极的面对生活,尽管经历了那些伤痛,但他并没有打算沉溺于过去。“你要工作的话,我让人在军部给你安排,或者你想转到管理部门也行。”

  “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这个国家因为有你才可能存在,凯尔,你值得一切。”

  “在你们最这么多年都没能和你们一起奋斗,现在怎么可能回来以功臣自居呢。你不用说了苍夜,我不会接受你说的任何职位。”

  苍夜明智的闭了嘴,一旦凯拉帝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过去是,现在也是。

  “不过你可以帮我参考一下,我有几个中意的职位。”

  苍夜从身后环抱着凯拉帝的脖子,倾身来看凯拉帝手中的通讯器,凯拉帝也并没有反感,他稍微感到一些安慰,“我来看看。”

  “嗯,一个是当医生,我可以重回本行。另一个是当警察,我想和以前军人的身份也有些相似。”

  “当医生的话,我们这里实行执证上岗,你要先通过考核,才能被医院录取。不过你当然没有问题,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当医生还是比较有前途的。警察的话,其实在这里警察是最没有前途的工作。”

  “为什么?”凯拉帝奇道。

  “因为人们安居乐业,也没有什么人犯罪。警察已经基本沦为保姆职业,什么劝劝夫妻吵架,找找走失的宠物。所以在这个国度里,警察被誉为最没有前途,最无所事事的职业。”

  “原来如此,但看起来好像很适合现在的我呢。”凯拉帝自嘲的笑道。

  “不过你要是去了,扬奇肯定高兴。他天天抱怨却人手呢。”

  “扬奇?”

  “对,他现在是警察局局长,都以局为家了。”

  “看来我真要去会会这个老朋友了。”想到扬奇,想起过去的友情,凯拉帝柔和的笑了起来,他扬起头正对上,苍夜目不转睛的眼神,笑道,“谢谢你。”

  “谢我什么?这点小建议……”

  “谢谢你还在等我。”

  “凯尔……”

  “你知道天大地大无处可归的那种心情吗?当我想到还有这样一个港湾在等待着我,我心里就感到一丝温暖,让我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否则我剩余的人生只怕会像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凯尔……”苍夜不管相信这样的话会从凯拉帝的口中说出来,那个一向和自己划清界限,一向喜怒哀乐不行于色的凯拉帝,竟然会说出让自己的如此感动的话来。

  “所以谢谢你,也很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混蛋,我才没有等你呢。”苍夜说着转头抹掉了泪水。

  凯拉帝第二天就跑到警局上班了。固执的扬奇拒绝用提供高工资的方法吸引入职申请,他一直说自己想要的是真正想为国家的安全奉献的人,而不是那些拿着高工资好逸恶劳的人。所以警察局一直人手紧缺,凯拉帝的加入,让这老家伙高兴坏了,将他的班次排的满满的。

  而凯拉帝要做的工作也就是每天骑着摩托车在他所负责的区域转转,时不时给违反规则的行人开几张罚单,帮着老太太找找宠物。但因为经常昼伏夜出,凯拉帝和苍夜相处的时间反而减少了不少,两个人的关系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苍夜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凯拉帝并不讨厌亲密的身体接触,什么时候要不要主动一点来个接吻试试?但是那么做会不会再度把凯拉帝推远呢?心里真的好纠结。

  “葛兰,你有什么建议没?”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苍夜问道。

  “我可不是爱情咨询师,不过我认为以你的性格,应该深夜直接闯进去,所有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滚!我什么时候是那样的性格了?”

  “从哪里看都是用身体思考的动物。”葛兰笑了笑又道,“不过我认为这是目前为止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你从此就不用再烦恼了。”

  “你就是想看我的笑话而已。”苍夜颇有些担忧的搅了搅面前的饮料,“你说他要是感激我才和我在一起,怎么办?也许他从来都不爱我呢?”这也是他内心深处的恐惧,凯拉帝这次回来对他的态度改变了很多,他却是痛并快乐着。但是如果只是感激,那样的爱情他宁可不要。

  葛兰很严肃的点了点头,“这是个问题。”

  “你也觉得是个问题?”

  看到苍夜紧张的神色,葛兰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们的国王什么时候这么没有自信了。有些人一见钟情,有些人经历时间的磨合才能两情相悦,纵使你性格有点讨厌,让凯拉帝爱上你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事!”

  “前面那句可以省略。”

  “是。曾经他有卡兰特,心里装不下任何人,但是现在那已经成了过去。所以拿出自信和魅力,将他追到手吧。你可不能只让凯拉帝一个人努力去适应你的节奏。”

  “他有适应我的节奏吗?”

  “就算有,你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也未必知道。”

  “切,说的我好像多么迟钝。”

  苍夜决定慢慢来,既然已经等了那么久,不妨再等等,但是至于要等到是什么时候,他心里挺没有底的。凯拉帝的精神一天天好起来,两个人依然作息不同,很少有时间见面。苍夜仔细观察过他,也没发现一点往情侣方向发展的意思。

  “凯尔,今天晚上国会有一场舞会。”有一天苍夜说。

  “嗯,你玩的高兴一点。”

  苍夜本来想要邀请凯拉帝一同参加的,但终于没有说出口。

  直到舞会进入尾声,苍夜依然五味杂陈,手挽着年轻的舞伴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心中装着的却是另一个人。忽然钢琴师亚恒在键盘上划出一串音符,音乐戛然而止。苍夜停下脚步才发现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门口。

  身着深色西装的凯拉帝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那里。他今天刚刚理过头发,精心修剪的发型让他显得神采奕奕,西装领结,衬托着凯拉帝修长的身材,呈现出别样的高贵与优雅。

  苍夜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凯拉帝已经迈步走上前来,他手捧一束绿色的玫瑰,送到苍夜的怀里,微笑道,“听说现在流行送这种玫瑰,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苍夜望着娇艳欲滴的玫瑰,一句喜欢竟然哽在喉咙里,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嗯,我其实想说,现在才开始追你还不晚吧?”凯拉帝说。

  苍夜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等了几十年终于如愿以偿了!他将凯拉帝紧紧拥入怀中,泪水已经夺眶而出,滴落在在凯拉帝的肩头。“我……会考虑将你加入追求者的名单的……”

  “那真是我的荣幸!”凯拉帝早已经从葛兰那里听说了,苍夜这些年谢绝了所有人的追求,抱定了单身一辈子的想法等待着他回来。

  “这……是我今生最幸福的一天了,凯尔……”

  “喂,别这么轻易就把下半辈子都否定了。”

  “是,今后我的每一天都会无比的幸福……”

  苍夜破涕为笑,两个人拥吻在一起……

  全书完。

作者有话说:

打着科幻旗号的悬疑小说,走的是剧情路线,感情为副线。 这会是一个长篇。日更。 新人一枚,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