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八 乌向晴自白书
作者:樓非      更新:2016-10-09 00:52      字数:0
  (一)

  我是乌向晴,刚过完六十大寿,却卧在床上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太医说我没有什么大病,但我时冷时热,浑身乏力,我知道我命不久矣了。这几晚我时常看见那些早就不在的人,他们就站在门口,冷冷地盯着我,他们在等我咽了最后一口气,然后带我到阴曹地府。有一晚乌梓桓向前走了几步,我明明动不了的,但是我拼命地叫,叫得尖锐,我要赶走他,谁都可以带我走,但不能是他。

  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他了。

  后来几个宫婢赶过来了,她们说,太后只是做恶梦了,这里什么人都没有。

  我立即大笑出声,赏了她们。那当然只是恶梦,现在我是一宫之首,儿子是当今圣上,乌梓桓不过是个已死之人,难道还能加害我吗?可是我一闭眼睛,我又看见他了。他那么的年轻,那么的神采飞扬,他挑衅地对我说——皇妹,逸云不爱你,诺煦是我的孩子,你一无所有,你为何还要苟活于人世?你快来吧,快来吧,下面很多人等着你。

  他一说完,那些牛头马面就过来了。

  我又吓醒了,寂寞的深夜里,我打着哆嗦坐在床的一角,就像逸云出事那一天般无助。我知道那些人都等着跟我讨债,他们大概都跟乌梓桓讨过了吧——都是他,若然不是他抢了皇兄的帝位,害得逸云惨死,陈家满门家破人亡,那些人就不必死了。一切都是他害的!他这个妃子生的,凭什么呢?

  (二)

  那一年我十六岁,二八年华,母后打算替我选婿,她让我选我喜欢的,于是她把那些世家公子都召了进宫,我就坐在帘幕后挑选。当时范家的公子文采最佳,彭家的武艺最精,但这两人都及不上陈家的大公子陈逸云。

  只消望他一眼,他身边的人就全都逊色了。

  宴会之后我将这个决定告诉了母后和大皇兄,大皇兄直赞我的眼光好,这京城中除了逸云就没有人配得上我了。我暗自高兴,母后随即禀告了父皇,开始为我张罗婚事。

  成亲那一天,整个皇宫京城都铺满了红缎,我身穿大红嫁衣,喜庆得很。一匹匹马走在前头,后头是我的婚车,从宫里轰轰烈烈地走到陈府,锣鼓喧天,花洒满了道路,围观的百姓纷纷道喜,热闹得很——但全都不及那一刻,逸云揭起红盖头的那一刻。

  (三)

  逸云是个好夫君,跟他一起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他在竹舍里读书,我在他旁边绣花,仿若昨日的光景,而他依旧含笑地跟我说:“世间的花,哪一朵及得上晴儿所绣的呢?”那是哄我开心的话,这辈子奉承我的人多去了,只有逸云的是真动人。我平生绣的花大半都是为他而绣的,那一晚进宫,我除了把诺煦托付给茹纭,也把那些刺绣全给了她,为逸云陪葬,等于我陪着他。

  但是逸云刚死的那一个寒冬,大雪纷扬。我躲在小茅屋里,躺在冷硬的床上,我梦到了孤伶伶地游荡在雪地的逸云。我惊醒过来,裹着被子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还有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梅花,那一刻我肯定我给逸云的刺绣全给乌梓桓撕碎了,犹如漫天零散的雪和梅。

  我大笑而出——我没有陪着逸云,你也没有!我们都由得他一缕孤魂独自游荡,就是因为我曾指天发誓要你不得好死,我要活得比你长,比你久。那你呢?

  你夜里梦到过他吗?

  (四)

  “是从什么时候改变的?”我问道。

  过来请安的诺煦低着头,答道:“母子相见的那一天。”

  “不是。”我低笑了几声,“煦儿,若然不是那一天,我们这辈子都不至于如此痛苦。你以为我不想做个好娘亲吗?”

  逸云进宫已经四天了,我挺着微大的肚子在竹园里烦躁地走着。有孩子时,正是大皇兄巩固势力的时候,逸云替他办事,终日早出晚归,这次竟然过夜不归家。他会有别个女人吗?我握紧拳头,尖锐的指甲插进了掌心。我压抑不住心里狂怒,大喊了一声,叫来一个奴才,“进宫把驸马找回来!”那奴才跪下来,颤抖着说:“公主,我们进不去东沁宫,大皇子也不见人,您看……”我指着皇宫的方向,骂道“他昨天不见,今天就不见吗?还不快去!”

  就在这个时候,逸云回来了,他带着淤青的脸回来了,鼻子似乎也被打歪了。那时我已经不计较他的不归家了,我说道:“是谁打的?我给你主持公道!”他却抱着我,撕心裂肺地哭起来,我头一次见他的眼泪,那么地灼热,而往后的岁月里,我数算过,逸云就只失态地哭过这一次,却不是为了我。

  哭到最后,他失神地说:“梓桓,我对不起你。”

  我看向与逸云相似的诺煦,不解地问道:“你对不起他什么?”

  后来是大皇兄告诉我的,他把乌梓桓囚禁了四天。我惊异地看着大皇兄,他又说:“妹妹,我是为你好。你不知道,他喜欢逸云啊。”我紧张地问:“那、那逸云呢?”

  晚上我睡在偌大的宫殿里,阴风飒飒,跟厉鬼的呼喊一样。我又梦到了乌梓桓,他趾高气扬地说:“他对不起我,因为他背叛了我。”我伸出手朝他年轻的脸上抓去,他却消失了,只剩他恶毒的笑声回荡在我的梦中,我却无论怎样挣扎都起不来。

  最后是大皇兄出来安抚我了,“他只爱你。”

  那四天的事,终究随着彭大将军之死彻底地消失在人间。我给过他机会,我曾经客气地请他把事情如实地告诉我,他却拒绝了。几十年前他是为了大皇兄封口的,所以我可以原谅他,但是几十年后,我知道他是为了乌梓桓而绝口不提。就因为乌梓桓给他的小恩小惠,他就丢了对大皇兄的忠心,那就让他带着那件事进坟墓吧,也为我的儿子尽忠最后一次。

  (五)

  “滚!你们给本宫滚!”我乱甩着手,要赶走眼前来讨债的恶鬼,“只要我尚存一口气,就轮不到你们来放肆!都给本宫滚!”

  我僵直地躺在床上,这些恶鬼却全都没有滚开,而是贴着墙,伸着长手,把我从身体里拖出来。我拉长喉咙大叫着,却没有一个宫婢进来,她们都要眼睁睁看着我死,一群狗奴才!可是诺煦呢,我的孩子呢,他怎么也不过来?他们把我拖出来了,我却闯进了诺煦的梦里。他一头冲进茹纭的怀里,茹纭轻拍着他的头,又替他整理着玩得凌乱的衣饰,乌梓桓则在一边笑道:“就喜欢跑来跑去,像朕。”他对乌梓桓摊开手,“父皇,抱。”

  诺煦!我的孩子!一只手又把我拉扯出来了,一看,竟然是逸云。他拉着我跑,跑到华清亭。我一直不曾跟别人提起过,我第一次见他的情景。

  那天正值盛夏,百花争艳,花香刺鼻得很。就在华清亭里,他挺直腰站着侃侃而谈,乌梓桓坐在一边专心地听着。他壮志激昂地说:“梓桓,我一定助大皇子成一番功业,为这万里江山。”乌梓桓点点头,“我相信。”那时的我芳心已许,如今我却想到乌梓桓在密令处死逸云之后的每个夜里,是否也想起过这一天,正如我从不忘记过一样。

  所以我们都活着,直到我们都成功了,我们才死去。

  我的国恨家仇,他的万里江山。

  我们的如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