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八十九章
作者:楚危      更新:2016-09-01 00:15      字数:0
树深时见鹿,我们在溪水旁坐了一会儿,就瞧见了一只赶来喝水却发现了两个不速之客因而躲在树后警惕观望的小鹿。我抓了把鲜嫩的青草逗逗它,它反而往后缩了缩脖子,胆小温顺又害羞。我看着那对又大又亮分外漂亮的鹿眼笑了起来,将我们刚刚在林子里找到的、吃剩下的浆果扔给它了。

这回,它索性撒开四蹄转身跑了。

我愣了愣,盯着它离去的方向出神,直到嘴边被送上一枚酸甜的浆果才转过头来,“我们也该动身了,再不走就要天黑了。”阿缜舔了舔手指上浆果的汁水,轻轻点了点头。

“呦呦——呦呦——”

“难道又回来了?”我听到那小鹿的叫声,总觉得耳熟,恍然在昏迷时曾听见过,我凝神望去,只听小鹿隐去身形的那个方向传来一串凌乱的蹄声,下一刻,一匹骏马从树林里飞出,越过溪水,停在了我们的面前。我顿时惊呆了,走过去摸着它的鬃毛,惊喜地看向阿缜,“你怎么把它给带来了?”

阿缜也很意外,“我没有带它来。”

马儿打了个响鼻,低头蹭了蹭我以示亲昵。从云城到上京,它驮着我一路走来,从一匹小马长成了现在这幅威风凛凛的模样,上回我被姜慈掳去,也是它带着阿缜找到我,现在又是它赶来救我们于困境之中,我抱着它的大脑袋喜极而泣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幸亏这匹马,我与阿缜才能在天黑前安然下山,它带我们走的是一条捷径,是我和阿缜这两个伤员断不会走的凶险陡峭之途。

原来的鹿宅似是回不去了,阿缜带我去了一处新住处落脚,他没有多说,我也没有多问,可心里掂量着他现在这处境,怕是十分艰难。幸而阿大阿二、阿宇都还在,一个不少,令我多少安慰一些。阿缜伤得比我重得多,可他刚能下地就往外头跑,反倒不让我下床,怕我烦闷还把阿宇派来照顾我。那小子是个嘴上没把门的,说起这些时日里发生的事,就像倒豆子似的停都停不下来。

“这么说来,孙行秋非但没有被陛下抓住杀了,还去了前线指挥起了民兵?”见他说得口渴,我伸手给他添上一杯茶水,他倒是没半点规矩,拿起来就一饮而尽,抹了抹嘴道,“我听说孙行秋的烈风军并没有全军覆没,当年冯相使了个障眼法把他们全布置在了边境,少爷你想啊,依我们这位圣上的脾气,当年吃了败仗逃回来的烈风军可还有活路?这会儿东泠来犯,那些早年苦心经营的棋子便活了过来,说是民兵可不比我们的王师差多少。”

我想起昆稷山营牢的那一众差拨,想起了曹晖,那个一直心有不甘的男人可曾认真想过他们镇守昆稷山背后的真正意义。

“还有那守关的易阳军,听说被奸臣诬告谋逆,可真到了这紧要关头,前线还得是靠他们流血流汗地把失地都收回来的。”阿宇忿忿不平道。苍那关山高水远,就算是八百里加急,也要跑个三天三夜,边境到底战得如何,谁也不清楚。

“宁察郡王那厮坏得很,还跟陛下说缜哥不忠于陛下,不能留,还想要杀他,幸好陛下连见都不见他。”

我道,“你怎么连他们君臣间的话儿都知道?”

他神情一滞,显得有些窘迫,坐在软榻上扭了扭屁股,低下头回道,“我是听宫里当差的说的。”

我屈指弹了下他的额头,“宫里当差的哪能同你说这些?”

他红着脸讨好似的给我捏腿。

“夷岚珣现在怎么样了?”我睐了他一眼,端起了茶盏。

他见我没有过多地责备又来劲了,“听说还在府上养伤呢,”他显得特别高兴,可下一刻脸色微变,慢慢卸了那幸灾乐祸的劲,像是晒久了太阳的黄花菜,整个都蔫了,“真没想到宋二公子就这么没了……少爷您说,宋家真的是……”

我手中一顿,茶水险些洒了出来,看阿宇对宋家真相难以置信的模样显然市井里还没有关于我们鹿家的传言,我有些困惑,不知夷岚珣为何会轻易地放过我、放过阿缜。转念一想,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或许是我始终都太高看了自己,宁察郡王可能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把我这等掀不起半点风浪的小人物放在眼里,我可笑的复仇、可悲的执念、无力的挣扎以及痛苦的怨怼或许只是他无聊生活中的消遣。

“少爷,你怎么了?”

我回过神,看见了阿宇关切的目光,轻摇着头,饮尽了杯里的茶。

过了立秋,浓夏转淡,一场雨接着一场雨地下,天气变得湿润又凉爽。大批流离失所逃难的人聚集在了上京城外,然而城门紧闭只出不进,他们只能在绝望中像是会传染的疫病一般被驱赶。在东泠开始进攻的一个多月之后,朝廷终于从各地拨了五万精兵奔赴苍那关,这是年轻的监察御史硬闯寝宫,差点一头撞死在陛下的龙塌前换来的。

我和阿缜挤在人群里,目送着上京一万王师出城,他行走还有所不便,又不愿拄着拐杖,只得依靠着我。我原本心情是激动、乐观的,西津王师铁骑纵横东川无所匹敌,五万精兵足以将东泠人赶出去,一路打到他们的国都也尤为可知,可我周围的老人、抱着孩子的女人却各个神情麻木像是一群木偶无声无息,此时再看看那些穿着崭新军衣的年轻士兵脸上的迷茫,我的心就像是在滚烫的油锅里煎熬。

我花了一个月,上京大部分的商铺、宅子都已做了处理,就连那间老宅我都卸了牌匾,准备卖出去。若我爹还活着,必要挑起来大骂我这个变卖祖宅的不肖子孙,可我的心里竟没有半点波澜也无半分留恋。我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换了现银进了一批品质上乘的棉料,铺子里熬了半个月没日没夜赶制出几万件厚实舒适的军衣,送去了苍那关。

这一年的深秋,又到了我的生辰,不过一年光景,仿佛我已走过半生,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阿缜从未真正地离开过我。

孙行秋来了一封信,信中未提前线战事,却是问了阿缜的伤。他原先并不同意阿缜带伤去打仗,这会儿提起,我明白是时候了。阿缜离去的前一日,我亲自为他收拾包袱,他的东西不多,更何况是去打仗,准备几件路上换洗的衣物之后,我便不知还能再做些什么了。转过身发现他正安静地坐在窗边看着西北深秋湛蓝高远的天空出神。

我爬上软塌,从背后圈住他的腰,用自己的胸膛紧紧贴住他的背,他身上那股淡淡草木的清香早就混了我房里安神香的气味,我闭着眼,贪恋地嗅着他身上散发的味道,想要将它牢牢记住。阿缜没有说话,他只是抓住了我横在他腰间的手,张开手指同我十指相扣。

阿缜没有同我道别。这始终令我觉得他不过是像以前那样去禁军营了,闲时正午便回,就算忙碌,也会回来和我一起用晚膳。

他离去不久,便传来了前线大败五万精兵折损近半,宁察郡王请旨亲赴战场的消息,我便再也不能用每日做不尽的事来阻止自己想念阿缜。于是,在离开上京前,我最后一次拿着入宫的腰牌去了前庆门。

我原本只是想将这皇家之物交还,可门口的侍卫却说什么也不让我离开,等了不久,来公公急匆匆地赶来,只见这时节他脸上竟全是汗,想必是一路小跑着追出来的。

我朝他作揖,他却请我进门,说是陛下要见我。我推辞不得,可心里却清楚,我还是隐隐地希望能再见杨牧晨一面,同他当面辞行。他或许是别人眼中杀人如麻的暴君,是薄情寡性的君王,可他对鹿家、对我和阿缜却是宽容的,甚至是单凭自己的好恶而纵容。

我一踏入前院,便见一个穿着朱红色衣裳的小娃娃跪在廊下,我定睛一看,大惊失色,忙上前跪拜,“见过太子殿下。”

杨佑祺转过那张小脸,才四、五岁的孩子竟一脸忧伤,原本他那个年纪该有的嬉笑与欢乐仿佛早已从他身上被生生地抽走,再也还不回来了。身在帝王之家令小小年纪的他身上竟有着不同寻常的沉稳。

“鹿学士。”他竟还记得我,礼数周到地向我回礼。

“小人惶恐,我虽同诸位学士在御书阁誊录,可我不是学士,也没半点功名在身,只做得一些抄写的简单工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他低下头,浓长的睫羽轻颤,被我纠正也不尴尬,完全不像是那时迷了路对生人无比警惕的小孩子,“鹿卿既是父皇看重之人,必有过人之处。”

“太子殿下……”我身后的来公公欲言又止,杨佑祺点了点头,道,“父皇愿意见鹿卿,本宫岂敢耽误?只望鹿卿见到父皇,能、能劝父皇多多保重龙体……”

我向他叩头,随即起身进殿。

只我一人躬身走入寝殿,来公公也留在了外头,守着小殿下,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我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地抬头,竟惊得再也迈不开步子。我呆愣地驻足在原地,礼数忘得一干二净,别提出声,就连呼吸都快停滞了。

那披散下来的头发没有用玉冠束起,更没有如成年的伽戎男人那样结成发辫,一国君王竟如此不修边幅,可令我惊讶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他那头白发。年轻的帝王未老先衰仿佛在一夜之间白了头发,以至于其他都已变得无足轻重了。

杨牧晨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只见他正将一只白瓷骨罐圈在怀中,掌心贴着细腻精致的瓷罐,极其温柔的摩挲着,仿佛正在轻柔地抚摸着爱人的肌肤。我从未见过这位凶狠任性的帝王如此柔情的一面,他永远上扬的眼眉正微微地弯着,嘴角噙着温柔的笑,表情不见半点阴鸷,不再是令人捉摸不定无从揣度的高深,他此刻所有的情绪全都写在了脸上。他的欢喜、沉醉,不愿清醒,如此明白无误,那与他服食的金丹没有半点关联,是他内心深处无法抗拒的痴迷。

“陛下……”我喃喃地开口,跪倒在了地上。

“你来了。”杨牧晨说话时连头都没有抬起,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怀中的瓷罐上,他一边抚摸着,一边同我说,“孙行秋终于把他还给孤了。”

我看着那个骨罐,心情复杂,不知要不要告诉他,冯幻曾留给孙行秋的遗言——要将他的骨灰撒在淄河里。

“陛下,前线战事紧张,保重龙体要紧。”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小太子和来公公会是那样焦虑、不安,我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杨牧晨的一年过了别人的十年,他正在飞快地衰老,想要早早地离开这个人世,去追寻那个已经离他而去的人。

他笑了起来,说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话,“打吧,让他们打过来吧,把上京占了吧,和孤有什么关系?孤只是冯幻的伽戎奴,亡吧,随便谁的江山……是孤得意忘形,原本只是不想再看族人被人欺凌,只想配得上他,孤喜欢听别人说孤是英雄,说孤能统一整个东川,孤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可他却离孤越来越远……孤甚至还和女人生了孩子,想要这江山福泽传承万世,真可笑,哈哈哈!”

他笑着笑着眼泪便流了下来,滴落在那白瓷骨罐上,可那光洁细腻的白瓷上却没留下一点痕迹。

这一切都太迟了。

“现在孤只是个未亡人。”

听完这最后一句话,我双手奉上进宫的腰牌,在他的身前深深地磕了一个头,紧接着起身离去。

我再也等不及了,不想再忍耐我对霍缜如潮的思念,我还有一些人没有来得及道别,还有一些生意没有处理妥当,我甚至连自己随身要带的东西都没整理完。我跨上马,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只能出不能进的上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