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章二●〈問柳〉之八
作者:诗意      更新:2015-09-10 14:00      字数:0
  傅瑤軒斟了一輪又一輪的酒,直到台上的劍舞結束,官人們已差不多全散了。

  目光無意識地落在一側的廂間裡,只見竹簾之後,不知何時起已是一片空蕩。傅瑤軒眼神微微一怔,說不出是甚麼心情,驚覺自己竟在注意起一個不過有兩面之緣的男人來。

  連著兩回見面都可稱得上不歡而散,薛義的態度讓他摸不著頭腦之餘,竟隱隱生出一絲反感來。面對一般官人嫖客,傅瑤軒多是厭惡不喜,卻覺得薛義比那些人更令人煩厭,就算方才對方甚麼也沒有做也一樣。其實本來以為薛義今晚來是為了幹那種事的,豈料對方一逕追問他的身體狀況,他就不懂了,那關對方甚麼事?

  思緒在此停駐了片刻,傅瑤軒別開了眼,目睹台上的樂妓已在收拾各種表演樂器或戲具。蘇鈺一臂夾著劍把,一手幫董娡拎著弦琴,冷眼掃過台下的傅瑤軒,依然視若無睹似地直行而過。

  傅瑤軒見蘇鈺還在生氣,當下也管不上別人了,連忙乖乖地上前取過對方夾在腋下的雙劍,像個跟班似地跟在後頭,想著自己今晚該給蘇鈺道歉了。

  待樂妓都紛紛回房休息了,傅瑤軒方敢敲蘇鈺的房門,等了半晌,久久聽不見允許進入的聲音,終是硬著頭皮拉門而入。蘇鈺退了上身的衣衫,正拿濕布擦著自己的身軀,聽見房門開啟的聲響連眼皮也不抬一下,兀自凜著臉容繼續洗擦的動作。

  樂妓所居的窄間極小,基本只夠在席上輔褥而臥,旁側放著一盞短檠燈⑮,立柱短小,柱下有座,圓狀燈盤上孤燭欲熄,火光如豆,將蘇鈺那張清朗的臉照得昏昏濛濛。

  「蘇大哥,還生我氣?」傅瑤軒訕訕地道,就著小小的門縫滑了入內,順手拉上門後自顧自地道:「我來幫蘇大哥擦個背好麼?」

  蘇鈺輕輕哼了一聲,算是表達了他的怒意,卻無有阻止傅瑤軒從自己手中搶了濕布的舉動,任由少年在其背上擦洗。裸露的背上交錯著青紅的瘀痕,傅瑤軒小心地控制著力道,盡量不碰觸到新染上的傷痕。

  這些傷跡是如何來的傅瑤軒再也清楚不過,燕園的樂妓誰也遇到幾個有暴虐傾向的官人,便是傅瑤軒自己身上也有著相似的傷瘀。傅瑤軒待自己向來不怎麼樣,受了委屈也不覺委屈,可別人就不一樣了,尤其是若親兄弟一般的蘇鈺,傅瑤軒知道是自己連累了對方。

  「你莫以為如此就能算了。」蘇鈺冷若冰霜的聲音響起,淡漠得好似毫無感情。

  傅瑤軒終於等到蘇鈺開金口同自己說話,趕緊道:「是,以後不敢了。」

  「你還想敷衍我是不是!我告訴你,姓薛的都不是好東西,當年宮變,太子殿下被殺,就有他薛家一半的功勞!如今他們是風光了,可我們呢?踩著我們兩家的血上位,現在到這裡來是想諷刺我們麼?你倒好,巴巴地倒貼上去,是嫌別人看不夠笑話,太看得起你?」蘇鈺忽然轉過身一個劈頭地臭罵,猛地揪起擺在一旁的裡衣穿好,站起身就直直往床榻的方向走開。

  「舞陽侯……並沒有對我做甚麼。」傅瑤軒眼神閃爍,下意識掩蓋了詭異莫名的經過。

  「沒做甚麼最好。不管如何,記住他不是甚麼好東西。下回不許再逞強,我自會幫你擋過去,用不著你一個小孩子自告奮勇,聽清楚了?」

  「我怎麼是小孩子了……」

  「還頂嘴?」

  傅瑤軒悶悶地應聲,見蘇鈺本來冷淡的臉色一柔,心知對方這是願意理睬自己了,暗地裡鬆了一口氣。雖明白蘇鈺永遠不會真正對自己生氣,他還是不想對方為了自己的事憂心。

  「蘇大哥,明天甄太主在城南離宮賞花設宴,孫爺是不是讓你頂替我了?」

  「嗯,你身子骨還傷著,需得好好休息,拋劍那些個雕蟲小技,你以為我不會麼?明日你一個人在這邊,莫趁我不在就重拖故技,又給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倒貼,聽見沒有?」蘇鈺聲音仍是冷冷的,三句不到又對傅瑤軒耳提面命一番,像是對待少看一眼就看不住的熊孩子一般。

  平城位於內陸以北,到了夏季免不了悶熱,數年前甄太主便在平城東南的近海地區建了別苑,名曰桂璃。時至小滿,平城雖不至於炎熱難當,甄太主卻早早到了桂璃苑避暑養生,惜逢百花盛開,便以賞花為名行擺宴之實,平城的貴夫人和世家小姐也都會賞臉出席。這種場合,自然少不了教坊樂妓,屆時鶯園獻歌、燕園獻舞,百花齊放。

  傅瑤軒心裡感動對方對自己的愛護,卻又不知該如何表達,只好不好意思地低垂著眼,用眼角匆匆瞥過蘇鈺的神情,遲疑地道:「聽說薛家小姐……也會出席?」

  此言一出,只見蘇鈺原本淡然自若的神色霎時一僵,眼底竟透出絲絲深沉的痛恨,嘴裡喃喃:「五年了,薛爰兒今年也該是十七歲了,當年的婚約之誓也不過是兒時戲言,說不定如今已許了人家。像我們這樣的人,成家立室、生兒育女已是無望,我早已看清了,你不必擔心我會自作多情。」

  「我不是這個意思……」傅瑤軒心急地解釋,「我怎麼會這麼想!」

  「行了,不管你如何作想,事實如何我自己清楚。」

  傅瑤軒低了頭,模樣有點委屈,那表情是在別處絕對找不到的,只有在信任的人面前才會有的真實一面。蘇鈺見了,心中也是一樂,神色也就柔了下來,安撫弟弟似地揉了揉少年的髮頂。

  「家破人亡……」蘇鈺眼色柔和,聲音卻是淡然如水,「我如今就只剩你一個親人了。你若不好好珍惜自己,有了萬一,我便是徹徹底底的生無可戀了。瑤弟,你不能逆來順受,即便活在塵埃裡,也要盡最大的努力捍衛可憐的自尊,我們不能墮落!這世界欺負的往往就是不懂反抗的人,惡者生、善者亡,你到現在還不明白麼?上天從來就不談因果報應,人只能靠自己。」

  「蘇大哥你又來了……」傅瑤軒一聽這腔調就苦苦笑了,有些話顯然也是倒背如流。

  「看來我的話你是聽不進去的了。倘若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就樂去吧!」蘇鈺冷哼一聲,一使力就將傅瑤軒推了出去,「滾,我要睡了。」

  傅瑤軒任由蘇鈺推離,低著頭也不吭聲,默默地看著房門自己面前被猛然拉上,惱怒地發出呯的一聲,將他隔絕在外。

  夜色如一潭潑灑的墨,只有一輪皓月苦苦勾留在天際,靜謐孤寂。

  這時的少年並不知道,那樣憤世嫉俗地警誡著自己的蘇鈺,當天上的月在西邊落下時,他此生此世將永不會再見。不過一夕,天翻地覆。

  

────
⑮短檠燈:古代燈具,呈豆形。以長短檠之分,短檠為尋常百姓家使用,多用於窄間斗室,雖不及長檠華麗,卻方便近亮。

作者有话说:

23.12.2015 公告 因個人因素,即日將章二之後的全部章節隱藏,特此通告。 欲知書藉更新資訊請關注我的臉書專頁,謝謝大家^^ 作者相關 詩意@weebly:http://siyiyis.weebly.com 詩意@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siyiy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