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章
作者:东哥      更新:2015-09-23 20:36      字数:0
  “就在城东一居民区里头,那一大片的空地,早些年是农民用来种地的,后来菜地被徐家的人收了去,建了小区,现在也有些年头了。小区里头有一片大草地空着,刚开始那几个小伙子摆了张台,闲来无事就在楼下聚集打台球,后来成员多起来,就在楼里租了两室一厅,改成私人俱乐部,没给起名。刚开始也就十个人不到,收人也不太挑,只要会打球,有兴趣的都可以加入,也是地理位置比较偏僻,来的人不多,成立了两年也才二十个人不到。”

  罗钳听着听着,来了兴致:“这二十个人,都什么来头?”

  李立嗤地笑了一声:“都是平民区的毛头小子,能有什么来头,不过是球技还凑合,所以近年来才有些名声罢了。”李立抽了口烟,又说,“罗少,你的球技有谁不知谁不晓?那可是一顶一的好,你还怕他们不成?你那派头一出场,没准能给他们吓个半死,一个个杀得他们屁滚尿流!”

  罗钳听了哈哈大笑:“你可别恭维我,我就是想会一会这帮城东小霸王。我表弟家那位,你见过的,前些天听说输那帮人好几十万。”说完又伸出五根手指,“一球五百。”

  李立有些咂舌:“操!”

  罗钳的表弟家那位,球技身手连罗钳都快要自叹不如,测球性稳定性是极高的好手,竟然也会输得这么惨?

  李立有些不敢置信:“我说,当中不会是使了诈吧?”

  他可没听说过那群人里头有谁的球技能让孙志成输成这样的好手啊。

  罗钳眯着眼冷笑,没接话。

  李立这下全明白了,这罗家大少是要为自家表弟出头来着。若这群人没有使诈,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好手,罗钳自是喜欢与好手相交,若是当中有诈,得罪了罗钳,这帮城东小霸王可有罪受了。

  李立说:“罗少打算什么时候去。”

  “就今晚吧,正好韩予凡也回来了,带他一起去玩玩。”罗钳笑得随意,眸光深邃。

  “韩予凡回来了?这家伙快有一年没见了,他这次回来得可真是时候,刚下飞机就有大局等着他,罗少这份礼可不小啊。”李立调笑道。

  罗钳笑了笑,没接话。

  “行,我让小杰带你去吧,那一片他比较熟。”李立按了服务铃,给进来的俱乐部经理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一个身穿工作服的青年走了进来,弯着腰喊了声:“李总。”

  李立指指罗钳:“这是罗少。”

  服务生又转身朝罗钳弯了弯腰:“罗少。”

  罗钳从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那服务生倒是机灵,立即躬身上前给罗钳点烟。罗钳满意地点点头:“小杰是吧,听说你和城东那帮地下桌球的人挺熟?”

  小杰毕恭毕敬道:“我的高中同学带我去过几次,是里头一个老成员的弟弟。”

  “哦,他们有什么规矩没?”罗钳又问。

  “这个挺随意的,没有特定的规矩,就看赌球的人怎么说了。”

  “我呢,听说他们球技不错,想见识见识,你和他们熟就帮帮忙,给我联系联系,联系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罗钳摁灭烟头,笑着说。

  小杰是个会来事的人,点头哈腰退身出了包厢,立刻给老黑打电话。

  老黑上个星期赢了一孙子几十万的球钱,最近都不太敢赌,怕人上门来寻仇。

  其实他们这些人也并不是为了赌球而打球,平常玩也就是十几二十块钱,从来没玩过那样大数目的,他们也玩不起。

  若不是看那孙子嚣张得很,大家心里也憋不下这口气,想挫挫那人的锐气,却没想到会赢那么多钱,可把他们高兴坏了,都嚷嚷着要把俱乐部装修一番,再弄几张好桌子。

  老黑回头想了想,那孙子虽然人模狗样很讨打,一身名牌可不是假的,怕得罪人,这头弟弟高仲的同学说有人要来赌球,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小杰那头急了:“黑哥,这人可是我老板的朋友,我们有十个头都得罪不起的身份,不就是来看看,玩两球嘛,你怕什么啊。”

  老黑骂道:“操,你个龟孙子!你老板那帮人是我们玩得起的吗?人家一球好几十万,我们玩?玩个屁啊!”

  “嘿嘿,哥你放心,规矩我都帮你们说好了,人家也不在意那几张钱的事不是?高仲和我什么关系啊,你是我最好哥们的亲哥,我还会害你们不成?哥,这人我们可真得罪不起,人家那是说一不二的性子,现在要是不让他赌上两球玩玩,回头受罪的就是我们了。哥,就这么定了啊,今晚我就带人过来。”

  小杰不等老黑说话立即就把电话挂了。

  “操!”老黑心里骂娘,也知道这回是要出事了,立马给俱乐部成员发信息通知今晚俱乐部集合,有大事!

  晚上八点。小区楼里停了好几辆名贵跑车,引得不少人侧目,有人猜测是不是谁家的女儿傍了大款,居然这么大的排场。

  罗钳一群人就众目癸癸下了车,小杰带路,爬了两层楼就到了。

  老黑打开门一看,十几人拢在门口,见到上个星期那个孙子也在人群里,暗道果然是来寻仇的,心里早就把小杰祖宗都骂遍了,才不情不愿地侧身让这群人进了屋。

  屋子不大,八九十平米,大厅被打通,门的对面就是卫生间,隔壁有一间很小的类似杂物房的房间,整间屋子一目了然,也好在大厅被打通了,宽敞,才装得下这两拨人。俱乐部里的装潢简单,收拾还算干净,大厅正中央摆了四张台桌,两边墙置有布艺沙发,还有一个小吧台,放了不少酒。

  本来屋子里就站了十来人,罗钳他们一进来,更显拥挤了。小杰搓着手准备给众人介绍,罗钳却没跟他废话,对着老黑说:“你是这里的负责人?”

  这帮人衣着打扮和那股傲人的气势看着都来头不小,老黑虽脸色不太好,语气倒也客气三分:“算不上是负责人,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规矩,来这里打球的都是兄弟。”

  罗钳笑了笑:“倒是挺自由的。”

  扭头对身后的那位个子突出,模样有些风尘仆仆的男人说:“怎么样,你要不要先来一局?”

  男人嗤了一声笑,神色阴霾地往靠墙沙发坐下,翘着二郎腿抽烟不说话。罗钳最近是闲得发慌,才会没事找事,他才刚回国,下飞机没多久,晚饭还没来得及吃,就被拉到这里鬼地方,脾气不免有些暴躁。

  罗钳好脾气地和老黑说:“上个星期我朋友在你这输了点钱,打球嘛,哪有不赌的,输赢都是小事。不过这五百一球能输个五十多万,让我有点惊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个赌法?”

  其实孙志成是怎么输的他没敢和罗钳说,他知道罗钳也不在乎,罗钳这人一向护短,只要你能说到他的兴致上,你是直的他也能给你掰歪了。

  见孙志成这回来只看不说话,怕是忌惮面前的这个人,当下老黑也顾不得孙志成那高傲轻佻的眼神和猜测面前这个人的身份了,只想把这烫手山芋赶紧送走。

  “我们这里打花式台球,您也看知道我们这些小平民百姓,都是打工的人,赌不起这五百块一球,但是您的朋友非要和我们赌,十局为限,能赢他三局就给我们五十万和球数钱,若是不赌就要把我们这给拆了,您说这不是欺负人吗?如今我们赌也赌了,钱也还在,若是您要来给您的朋友寻个说法,我们也无话可说,五十万我们是一分都没动过,现在就全数还回去给您。这家店是我们几个兄弟一起经营的小窝,为的是平常工作累了,有个地方可以打打球,放松放松,没想过要惹事,如您看得起请别为难我们。”

  这人说得句句是理,一句一个您,诚意十足谦卑,弄得罗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输了就是输了,没有把钱抢回来的道理,你多虑了。”又朝孙志成看了一眼,说,“我这位朋友的技术怎么样,想必你也见过了,不过是好奇来看看,也想玩儿几局。我看你这个地方倒是存有不少酒,能尝尝?”

  “都是普通的高粱酒,年份不高,胜在都是自酿的。”老黑边说边倒了几杯酒给罗钳几人。

  罗钳也尝出来了:“酒倒是醇厚,看不出来你还喜欢酿酒?”

  “酒并不是我的,是一位朋友的。”

  罗钳又问:“哦,也是你们俱乐部里的人?”

  老黑想了想,点点头。

  “我那位坐沙发上的朋友,从小就喜欢喝酒,他刚从国外回来,我就想送他几坛好酒来着,我们玩上几局,以酒为赌注,怎么样?”

  老黑一怔:“就这几坛高粱酒?”

  罗钳笑了:“这几坛他可看不上,你们那间小仓库里头,存了不少几十年佳酿吧?”

  “……”

  老黑瞬间满脸黑线,这人鼻子属狗的?隔着一个小仓库也能闻得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通了消息,他瞪了一眼站在角落边上的小杰一眼,小杰被瞪了也不恼,嬉皮笑脸地朝老黑看过去。

  罗钳说:“赌钱呢,那就太没意思了,我要赌你们也赌不起。不过是几坛酒,这应该不算为难你们了吧?”

  小仓库里头那几坛佳酿是别人送来存在这里的,听那人说过几句后,也知道这几坛酒怎么也得值个好几万,他不敢随便拿出来赌,斟酌过后,低着头走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作者有话说:

随缘更。望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