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九章(全文完)
作者:樓非      更新:2016-01-01 00:02      字数:0
  九扬站在后方看着泪流满面的杜康,那个该死的老狐狸还说会很快把韦知白还给杜康,但是现在你看,杜康哭得肝肠寸断,身为哥哥的他都跟着心痛。

  他又感觉到湖边有一道结界,看了看地上的九秋,心想应该是这个小不点布的,为的是不让杜康做傻事,想不到他的天赋这么高,还挺有用。九扬向九秋招招手,九秋马上乖乖地跑到九扬的身边。

  九扬把九秋带到别处,别要妨碍这二人。

  杜康拥住韦知白还是不断的哭着,韦知白抚着他的后背,一声又一声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韦知白的道歉就像是催泪的药般令到杜康的泪水依然不能停止的流着,明明看到活生生的韦知白回来,杜康是该高兴的,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停不了。

  而听着杜康哭得这样难过的韦知白都觉得不好受,刚刚一路过来九扬已经跟他说了杜康不知道会否在湖里看到他们放下的那块木头韦知白被处斩的画面。

  现在这般看来,杜康是看到了,才会哭得这么伤心,韦知白又间接地伤到杜康了。怎么他韦知白就这么没有用,一而再,再而三的令到所爱的人这么难过?

  良久,杜康的眼睛都哭得疼了,这样他才可以停住,他拉住韦知白到湖边坐下。

  “我……”刚刚哭完的杜康的嗓子还有些沙哑,他想到刚才血淋淋的景象仍有一阵难过,但他还是问道:“刚刚我看到你被……为什么你现在没事了?”

  韦知白伸手握住杜康的手,温柔地说:“你哥哥说了会把完整的我带回给你,我说了即使怎样都要把你追回来。”

  这时候面对面的看着韦知白,杜康再发现原来他的眼睛都通红了,又有一些泪水在里头荡漾着,只是强忍着没有流下来。他用力的握回韦知白的手,掌与掌心紧贴着,似是生生世世都不愿放开。

  “追我回来?”杜康笑了出声:“但是你看到我走都不留住我的。”

  “杜康。”韦知白忽然严肃的看着杜康。

  “嗯?”杜康期待着韦知白会说出什么话来。

  “对不起,我不该因为你是妖就在面里掺入那些粉末,令你受伤。”韦知白一字一句地坦诚的说,而杜康也认真的回话:“我最难过是你亲自把面挟到我的碗里,我那时真的以为你不喜欢我。”

  “对不起,我不该因为不知如何面对你就不敢去看你。”韦知白如是的道,杜康如是的回答:“我每天都在房内等待你,我以为你怕了,不想再看到我。”

  “对不起,我最不该就是没有留住你,我真的很后悔、很后悔。”韦知白紧张的看着杜康,以为杜康一定很讨厌他了。

  杜康沉下脸说:“我以为我走了你我都会好过,原来你没有,而我都没有,想来我们都很傻。知白,你知道吗,那个时候你做的事情我真的很难过,但是我没有怪你,真的没有,你说的对,毕竟是人妖殊途。但是我走了,我是万分不舍得……”

  “我又何尝舍得。”韦知白看着杜康刚才哭得肿了的眼睛,低声地说:“你走了,我做过很多傻事情。我明明不冷,我又点了取暖炉;我想喝酒,又固执要放上千杯酒,两个位置。杜康,这几天,我是真的很想你。后来有人开解了我,我才明白原来自己该把你追回来,我跟你道歉,我想为我做的错事得到你的原谅,但你现在不一定要原谅我的,我愿意等的……”

  “什么原谅不原谅,我说过我没有怪责你。”杜康停了停,把心坎里的激动稍稍压下再说:“知白,刚刚我真的以为你要死了,当我听到你要被处死时我的心都乱了,我以为以后都见不到你,现在你来到就好了……”

  韦知白握住杜康的手,再顺势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他的头靠在杜康的肩上,“我不会再离开你,我不会再辜负你。”

  杜康也用另一只手紧紧的抱住韦知白,让韦知白实在的贴在自己的身体,让冰冷的皮肤感觉他温暖的体温,杜康突然觉得这一切来得有点不真实。

  刚才那血腥的一幕反覆的在他的脑海回转,令到忘记不了。

  杜康突然松开韦知白的手,改放在他的脖子上,然后用力一掐,没有掉下来,幸好、幸好!而韦知白被杜康这个动作也惹得夸张的笑了起来,杜康把手伸上一点,放到他的脸颊,一左一右拉开,生气的问:“你笑什么?”

  “你以为我死了是不是?”韦知白摸了摸自己被掐得疼的脸,又不禁地傻傻的笑着,因为他跟杜康终于打破了所有隔阂。

  “我亲眼看着你被斩了……”杜康赫然止住,说不下去,他不敢说出那令他痛心的一幕。

  “杜康,你听着。”韦知白在杜康的耳边轻声说:“那个韦知白不过是掩眼法,从今以后人间再没有韦知白,只有你身边才有。”

  杜康听着韦知白的话,心里很激动,对他的爱意已经不能歇止。他又想起自己说过如果有机会一定会亲口把这份爱意告诉韦知白,现在不说,更待何时?

  他们都不是女子,含蓄一点在这种环境里都怕是罪过。

  既然是蛇妖,既然是修过魅术的,都是时候用上场了。

  杜康把他跟韦知白拉开一点距离,两双眼睛互相凝视着,纵然杜康的眼十分红肿,但是韦知白看来还是十分诱惑。再往下看去,杜康一双红唇轻轻打开,好像在引诱他吻上去似的,左唇上的一颗痣仿佛在勾引他。

  韦知白把头愈靠愈前,最后一手扶着杜康的头,唇立刻贴上唇,两条舌头互相试探又恰好碰到对方,如此一来,缠绵一番是少不免,难舍难离。

  然而这个时候九云从前方走了出来:“九秋,你在哪儿?”

  韦知白与杜康僵硬地停住了,但是九云没关系的经过他们的身边:“没关系,你们继续就好了,不过你们知道秋儿到了哪里吗?”

  杜康生气的胡乱指了一方,九云也配合的走过去,但才转头,九云就以不高不低,又他们又刚巧能够听到的声线来说:“这两人光天化日都不懂得收敛!一人一妖就能放肆吗?”

  直到他离开了,杜康与韦知白互看了对方一眼,又顿时笑了出来,韦知白问他:“干爹平日都是这个样子吗?”

  “是啊,一只老狐狸!”杜康这时才反应过来:“你喊他干爹?”

  韦知白伤心的看着杜康,“难道不能这样喊吗?”

  “不是不是……”杜康慌忙的摇头,解释道:“只是你怎么懂得这样喊他?”

  “本来我打算来到这里第一时间是来找你的,但是干爹他说要先见见我。”韦知白又重新的握上杜康的手,十指紧扣,他说:“刚刚干爹给我看了前辈子的事情,原来你等了我这么久,不过他说我跟你早就在那辈子订了缘份,但是你为蛇,我为人,怎么可能订下这样深刻的缘份?”

  聪明如韦知白,一早就看出这个端倪,而这个也是杜康一直以来的疑问。

  就算有缘份,也该是待杜康修得人形,不是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问题已经纠缠着杜康很久,他想了一会就决定放弃:“罢了,别再想吧,反正我们现在能够一起就好了。”

  “对……”但是韦知白的问题没有这么快完结,他又想到九云是杜康跟九扬的父亲,但样子还是这么年轻,又忍不住问杜康:“那个、杜康,如果将来我老了,白发苍苍你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你怎么……”话没有问出口,杜康已经解答了自己。

  人类不是妖,没有这么久的生命,他们会老,会死……杜康跟自己说,他是没有办法再接受韦知白于自己的面前死去!

  他蓦然想起,当日他提起勇气下人间,不就是因为那只老狐狸手上有一颗仙丹,然后就威逼利诱的令他去面对他的真心,而那个仙丹好像是妖精吃了法力大增,人类吃了就长命千岁。

  杜康兴奋的拉起韦知白,韦知白还没有明白什么事就被他拉着来走,而杜康一边走一边解释:“干爹那里有一颗仙丹!”

  “但是你干爹不是去了找那什么九秋吗?”

  “他才没有!”

  结果当杜康把韦知白拉进屋里的时候,九云果然在悠然的喝着茶,他早就知道他的宝贝干儿子会来,不在这里等他,迟些就会被他大骂的了。

  杜康也不客气的拉着韦知白坐下,一开口便是那颗价值连城的仙丹:“快点拿来!”

  “拿什么?”九云装模作样的问题,不逗逗杜康太对不起自己了。

  杜康听到这句话,激动的弹跳起来,指着九云说:“你这只老狐狸别要言而无信,快点给我交出来,否认休怪本蛇无情!”

  韦知白瞪大眼睛看着这样的杜康,一刹那,当日他于风月楼为自己与夏炫针锋相对的情境又变得活灵活现,韦知白止不住笑意高兴的笑起来,这样才像他的杜康!

  而杜康指住九云的指头僵硬的收起来,九云一脸无辜的说:“我教了你这么多年就是要你改掉这坏脾气,看,如果知白现在嫌弃你了怎么办?我才收的干儿子又没了!”

  但是九云的话令到韦知白笑得更夸张,他们的脾气根本是相辅相成而来的,就只有九扬没有被他们传染了。

  不过说实在的,他其实很喜欢杜康这个样子,这样活着才觉得快乐,听着杜康的声音好像连旁人都会觉得开心。他耸肩地说:“我喜欢杜康这个样子。”

  杜康终于嚣张的笑着,他跟九云说:“听到了吧?你还是快点把那仙丹拿出来吧。”

  九云对那什么仙丹本来就不在意,他本来就是打算拿来给他未来干儿子,他于旁边的抽屉拿出一个小瓶,然后把里头的白色丹药放在心中,认真的跟韦知白说:“这仙丹吃了,人就可以有无尽的生命。”

  韦知白惊讶的看着杜康,杜康却叫他快点拿去吧!但是韦知白却依然于犹豫之间。

  见及此,九云便问韦知白:“你不想要?你不想与杜康永远在一起了?你在朝一日会老,难道你要杜康见着你死了又死,再多等你一辈子又一辈子?”

  不是的、他不是想要这样的!

  “我只问你一句,你要了这仙丹,会不会依然爱着杜康?”

  想到刚才杜康为自己哭得这么凄厉的样子,韦知白便用力的点头说:“我会!”

  九云便放心的把仙丹交给韦知白,一旁的杜康又把九云的茶递给韦知白,让他连着这个喝下去,他知道九云的茶虽不比仙丹,但都是妖界的叶泡出来的,喝了同样见效。

  待韦知白把仙丹和茶都喝了,他觉得全身好似又舒爽了一点,但没有太大的分别,而杜康也拉着他离开了,剩下九云看着空空的茶杯:“儿子有爱人,都不管爹爹了。”

  但是他依然高兴的靠在窗前看着杜康回复生气,在韦知白旁边奔奔跳跳的样子。

  杜康跟韦知白说,我刚才看到你的眼睛,其实你都想哭吧。

  韦知白回应说:是想,可是不像你哭得连眼睛都肿起来,羞不羞?

  杜康跟韦知白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说,我爱你。

  韦知白没有说这三个字,却这样说:“有生之年,我都会跟你一起看月亮,圆月也好,弯月也好。”

  这个时候杜康的脸是真的红了,这样说的话,那么当日他不是做梦?而是韦知白真的在身边?可是不管了,既然他这样说,那么就一起永远的看问。

  若问那句话最动情,对杜康而言,也许就是这句吧。

  他笑得很灿烂,朗声的跟韦知白说:“好!”

  夕阳西下,韦知白与杜康握着手一起向前走,两个人的脸都抹去了之前的阴霾,挂上了笑脸,也许幸福就是这样吧!

  今晚是十六,也是圆月啊。

  **

  杜康有想过跟韦知白回人间定居,但是韦知白摇头说:“我说过了,人间再没有韦知白。”于是他们二人就决定在九云他们那房间的旁边建房子。

  后来韦知白才知道原来这里方圆不知多少里都是九云这个妖王的地方,他们能在这里建屋子是十分有幸,九秋也高兴,但是才住了几天九云就求韦知白跟杜康快点走吧,他们想在哪儿建屋子都可以,就是别在他的旁边。

  原因无他,这两人甜蜜期,日日夜夜搂搂抱抱。

  妻子去了旅行而留下九云在这儿照顾孩子,他想去钓鱼给儿子吃又看到那两人在亲热;到了晚上,要带孩子出外散步的九云,又看到那两人抱着在看月亮。

  说他妒忌也好,耐不住寂寞也好,再加上那两人都是男来的!纵然九云再不介意,再纵然他们二人都长得好看,但是当九云看到体格是正常男子的二人,九云就不禁觉得毛骨悚然,他现在只求他们走得远远的,别再污染他老迈的眼睛,和九秋幼稚的心灵。

  可是杜康说:“干爹,为报养肯之恩住在附近可以有一个照应。”

  韦知白说:“干爹,杜康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最后刚学会一些人语的九秋童言童语的说:“爹爹,我要康哥哥和白哥哥。”

  九云愈想愈忿忿不平,但是这两人还没有赶走,九扬就先决定要回人间了。杜康讶然的看着九扬,他一直都不知道人间到底有什么东西或人牵绊着九扬。

  但他只是问九扬:“你何时回来?”

  “不知道。可能十年,二十年,一百年……”当时九扬看着那无边无际的世界,深不见底的眼眸好像涌出了一些东西。

  而这时候韦知白又插上了一把嘴,他跟杜康说:“我们都要回人间一趟,省得张一张二四处找我们。”

  杜康心想,我也要把那些蛇都搬回来。

  结果他们到了人间之时,张家兄弟果然信守承诺,辞去了官里的侍卫,四处的找着杜康。

  当他们出现在张家兄弟的眼前时,张家兄弟先是吓得喊鬼喊妖,但是仔细再想,现在是大白天,鬼哪里能够出没?他们便断定韦知白还没有死,张一高兴的握住韦知白的手:“公子你怎么没有……?”

  张二马上答道:“你也不想想杜公子是什么,他会让公子这么早死吗?”

  “我们这趟来,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不用再找了,找一个姑娘好好安定一个家吧。”韦知白把话说完了就与杜康离开,杜康禁不住好奇的心问他:“你那天到底要他们告诉我什么?”

  韦知白沉默不语,杜康锲而不舍的缠着他,缠得他不得不说:“就是我即使死了都会来找你的。”

  “哦……”杜康晃然大悟,然后又垂头丧气:“要知道这样,当日我就不用怕以后都见不得你!”

  杜康与韦知白趁夜把韦府的蛇都带走,那个时候蛇们才明白,世界只有大哥好,九扬都没有再来找他了,幸好他们有在韦府等待大哥的到来。

  而韦知白也乘机把遗留在房中的画拿回。

  事情做好了他们便回妖界去,当时韦知白特意在月下再摆上千杯酒。

  杜康坐在桌前悠然的喝酒,直到喝了一大半时,韦知白安抚好九秋迟些再来陪他玩时,他才走到杜康的眼前,把一锭银子放到桌上,他说:“一杯酒。”

  在月光的挥洒下,两人的眉目流传着含情脉脉,这一次由杜康先打破沉默:“我是杜康,公子可会嫌恶我是妖类?”

  “不会。”韦知白坐下来,拿起一杯酒敬过杜康:“在下韦知白,一生一世只愿陪着美人月下饮酒。”

  不经意踏出屋门的九云看到这个情景,他不禁又想念起妻子,老婆啊,你何时才会来陪我初忆一下初相遇时之景?

  他觉得这种情景愈来愈看不下了,他想带九秋进屋内休息,但这时九秋好像觉得那桌喝酒的很好玩,竟然跑过去,再跳上桌子想和他的康哥哥与白哥哥玩游戏,可是一桌的酒就被他踢翻。

  刚才月下的浪漫情意一扫而尽,只剩一片狼藉,还有九秋可爱的叫声。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旧文重发,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