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章
作者:neleta      更新:2016-02-01 14:42      字数:0
  唐松月拉開窗簾就轉身回到了桌前,沒有對他的朋友示意什麼。陸關清的心臟逐漸提了上來,關鍵的時候到了嗎?所有人都這麼認為,因為唐松月的側臉非常非常的嚴肅。他正從一個瓶子裡用竹鑷拿出一根根銀色的針。

  唐松月取出的針與眾人印像中的針不同。首先,針很短,比成年人的拇指長度還要短一些;其次,這些針非常的細,眼神不好的人得瞪大眼睛才能看得清。且不說這些針是放在瓷瓶裡的,唐松月取出一根根的針時,針尖下明顯有透明的粘稠的汁滴下。取出的針,唐松月全部插在一個小瓷碗裡,瓷碗中有黑乎乎的膏狀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

  大家隨著唐松月的動作集體在數,一、二、三、四……唐松月一共取了十八根針。他把竹鑷子丟入不知泡著什麼液體的瓷盆裡,再蓋上裝針的瓷瓶蓋子,然後眾人就聽到他的聲音傳來。沒有人注意到梁老的手在顫抖。

  “爺爺,都準備好了。”

  集體屏住呼吸,見證奇蹟的時刻到了!陸關清的指甲弄破了自己的手掌。

  唐老爺子的眼睛隨著孫子的話落而緩緩睜開。他慢慢伸展雙腿,落地。唐松月拿了兩根紗布條走過去,唐老爺子伸出雙臂。唐松月捲起爺爺的左袖子,用一根紗布條固定好;再捲起右袖子,固定,最後,他扶著唐老爺子站起來。

  唐老爺子繞過病床走到另一邊,面朝眾人,唐松月拿起插著銀針的小碗,背對眾人站在病床的這一邊。這時,唐松月轉頭,非常嚴肅地對著眾人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而且還保持著這個姿勢不動。嚴峻一馬上吼:“誰都不許出聲!閉緊嘴巴!”

  陸關清和陸關省兩兄弟先摀住了自己的嘴巴,很多對自己沒自信的也摀住了嘴巴。看到大家都明白了,唐松月才轉回頭。

  陸戰烽身上的紗布是兩截。一截從鎖骨下方蓋到肚臍,一截從肚臍蓋到大腿根。唐爺爺深吸了兩口氣,對孫子點頭示意。唐松月左手捧著小碗,右手捏著紗布和那條長毛巾,掀開。他的位置正好擋住了眾人可能看到陸戰烽下身的視線。

  “呵!”

  就聽唐老爺子突然暴喝一聲,眼疾手快地從小碗裡兩手同時各拔起一根針,下針如閃電般把針扎了下去。隨著唐老爺子的針落動作,陸戰烽的身體猛地彈動了一下,窗外的眾人有的及時咬住了舌尖止住了差點出口的驚叫,有的死死摀住了嘴,眼珠子幾乎脫眶。梁老瞪大了雙眼,眼眶有片刻的濕潤,他咬緊了下嘴唇。

  唐松月手裡的紗布又掀開了一些,唐老爺子再次暴喝一聲,這次是單手拿針,閃電般的落針。隨著他的這一動作,陸戰烽的身體再次彈跳。

  每一個人的心跳都隨著唐老爺子的暴喝、拿針、落針和陸戰烽身體的彈動而劇烈地上下起伏,就如被乒乓球拍一次次狠命地擊打。這是什麼針!這到底是什麼針!梁老的身體顫抖得愈發得厲害,下巴上的長須都隨之抖動。

  唐松月掀起紗布的動作隨著爺爺的每一次針落而幅度增大,可是他的身體卻牢牢地擋住了眾人的視線。不知是不想大家看到爺爺的這一手絕活,還是不想大家看到陸戰烽稱得上是醜陋的身體。

  隨著唐爺爺的又一次針落,唐松月右手放下了紗布,把碗換到了右手上。左手從下掀開陸戰烽身上的上一截紗布。這一回,出人意料的,唐松月沒有挪動身體再遮擋。在唐爺爺的再一次暴喝聲過後,每一個人都清楚地看到唐老爺子兩手的銀針幾乎是全部插入了陸戰烽靠近肋骨下方的左右的兩個穴位裡。

  如果不是謹記不能出聲,梁老一定會說:【那裡是章門穴!】

  唐老爺子每一次拿針的時間間隔都是3秒,一秒不多,一秒不少,有時單手拿針、有時兩手拿針。每一次針落,陸戰烽的身體都會抽搐般的彈動一下。唐松月配合得相當的完美,掀開紗布露出需要落針的部位也是一秒不差。陸戰烽上身落下的針梁老全部看在了眼裡,每一針刺入的都是人體最關鍵的穴位。可是這樣把針全部落入體內……!梁老的內衣被汗水浸濕,與他同樣的人不在少數。

  碗裡還插著三根針,唐老爺子這回是兩手拿針,針落在了陸戰烽脖子兩側的扶突穴上。還有最後一針,唐老爺子額頭上的汗珠順著臉頰流了下來,他的臉色一掃最初的紅潤,蒼白了許多,嘴唇也失了不少的血色。最後一聲暴喝起,拿針,落針。

  “啊!”

  有人忍不住發出了驚呼,瞬間得到了不少的眼刀,嚴峻一低吼:“都管好自己的嘴!”發出了驚呼的人是位護士,差點沒被現場的軍官們用眼刀戳死。還好唐老爺子應該是沒聽到,他的手穩穩地從陸戰烽頭頂的百會穴離開。這一針,陸戰烽的身體沒有彈跳,唐老爺子臉上的最後一絲血色消失殆盡,他的身體晃了晃。唐松月快速繞過床跑過去扶住爺爺。唐老爺子的精神好似也隨著這最後一針被抽乾了。他依在孫子的身上,腳步虛浮地由孫子把他扶到了陪床邊,虛弱地坐下。

  唐松月給爺爺脫了鞋,扶著爺爺躺下,給爺爺解開捆綁袖子的紗布條,再給爺爺蓋上被子。做完這些,他又趕忙從玉茶壺裡給爺爺倒了一杯藥湯,餵爺爺喝下。連喝了三杯,唐老爺子閉著眼睛不動了,這十八針耗盡了他的精力。

  “唐氏,十八針……果真是,唐氏十八針……”梁老的呼吸顫抖,聲音顫抖,佈滿了老人斑的手背上血管暴突。

  “梁老?”

  梁老眨掉眼裡因為過度的激動而浮現的水汽,聲音高昂:“是唐氏十八針!是消失了有二十五年的‘唐氏十八針’!”梁老手中的拐杖重重地敲擊地面,“沒想到老朽在有生之年還能再見到這一手驚世絕技!”

  “梁老,什麼‘唐氏十八針’?”醫生們最先問出。

  梁老的臉通紅,激動得面色潮紅,就在他準備解釋的時候,唐松月朝門這邊走了過來。大家暫時顧不上問梁老了,立馬轉向門。

  門開了,唐松月一臉的疲憊,眼神卻很亮。陸關清的鼻子酸澀,第一個衝過去抓住對方:“好了嗎?我爸沒事了嗎?”

  唐松月露出一抹充滿了疲憊的笑容,說:“現在還只是第一步。我爺爺用十八針封住了陸叔叔的生機,接下來是一個非常漫長的恢復期,這一個月最重要。而在陸叔叔的情況好轉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進入病房,會帶入腌臢之氣,也就是我們人體內呼出的污濁,會影響到陸叔叔。”

  “嘶——!”

  “首長這是脫離危險了?!”

  “陸部長這是沒事兒了嗎!”

  現場立馬的混亂了。

  陸關清的眼淚幾乎要出來了。

  “唐哥哥,我爸爸沒事了嗎?我爸爸是不是不會死了?”陸關省渴望地問。

  唐松月摸了摸陸關省的臉:“陸叔叔不會死的。”接著,他又看向陸關清:“陸叔叔不會那麼快醒,我爺爺的意思是等陸叔叔的生機保住之後,還要做手術把陸叔叔身體裡殘留的彈片、碎骨什麼的都取出來,不然有這些東西留在身體裡,遲早還是會出問題,趁著這一次索性把陸叔叔身體裡的隱患都排除掉。所以陸叔叔要恢復健康,至少得兩年。”

  “嘩!”沸騰的驚呼幾乎震飛了天花板。兩年!兩年恢復健康!這真的只能用神蹟來形容了!別說兩年,就陸戰烽的情況,只要能恢復,別說多少年,那都是奇蹟!

  陸關清顧不上理會那些嘩然,他根本不知道他捏著唐松月的肩膀有多用力:“我爸不會死了,我爸能活下來了,是不是!”儘管唐松月已經表明了,他仍需要對方一次次的肯定回答。至於父親還要再做手術這件事,陸關清已經無暇去在乎了。

  “嗯,陸叔叔不會死。有我爺爺在,他不會死。”唐松月用自己的笑容給陸關清吃了一顆定心丸。

  “唐松月!”

  陸關清一把抱住唐松月,比對方高的他彎腰把自己的眼淚蹭到了對方的肩膀上。從絕望到希望,陸關清哭了,哭聲由小到大。陸關省也哭了,哭得很大聲,爸爸不會死了!

  嚴峻一這位很沒眼色的一把扯開陸關清,一把抓住唐松月,搖:“老陸能活了?絕對能活了?”他也自動忽略陸戰烽還要做手術這件事了。

  “嚴叔叔,你要晃死我啦,我現在很累。”

  嚴峻一嚇得趕緊鬆手。好多已經伸出“魔爪”的人也都趕緊縮了回去。惦記著爺爺,唐松月急忙說:“陸叔叔現在只有一線生機,七魂六魄只有半魂半魄還在。我爺爺的治療方式就是封住陸叔叔的這僅剩的這一點點生機,用藥再慢慢把陸叔叔壞掉的各項機能養起來,恢復起來。具體是怎麼養怎麼恢復的,各位叔叔阿姨們還是等我爺爺休息過來問我爺爺吧。”

  “唐小朋友,你爺爺使的那一套針法是不是‘唐氏十八針’?你爺爺是不是叫唐靖康?”梁老急忙問。

  唐松月驚訝極了,點頭道:“我爺爺是叫唐靖康。我爺爺剛才使的也確實是‘唐氏十八針’。這位爺爺您認識我爺爺?”

  嚴峻一耐不住等梁老和唐松月敘舊,插嘴問:“松月啊,老爺子有這麼牛的本事怎麼好好地去開藥膳館?要不是你心細給關清打了個電話,老陸不就危險了?”

  唐松月不得不壓下對梁老的好奇,解釋說:“我家的祖上是華佗神醫的徒弟,這套針法是先祖根據華佗老祖師爺傳授的針灸之法加以自身研究之後所創。老祖師爺的親撰醫書沒能保留下來,但老祖師爺在遇害前把畢生醫術都傳給了唐家先祖,只是先祖當年為了避禍,並未把此事宣揚出來。”

  嘶嘶——!

  華佗的弟子!誰不知歷史上華佗是沒有弟子的,他留下的寶貴醫學著作也沒能保留下來,哪知這裡藏著一位弟子後裔呢!

  唐松月接著說:“這一套針法非常的耗神,若不是情況緊急,爺爺也不會用。至於爺爺為何開藥膳店等爺爺恢復精神嚴叔叔問爺爺好了,我一時半會兒的也說不完,反正是有原因的。我現在要照顧爺爺,陸叔叔接下來就是補氣血,等爺爺說可以了,就給陸叔叔做手術。”說到這裡,唐松月面露為難,“嚴叔叔,陸叔叔身上扎著針,必須由我來照顧,十八根針有一根錯位就會前功盡棄,所以學校那邊我暫時不能去了,什麼時候能回去上課,得看陸叔叔恢復的情況。”

  嚴峻一馬上拍胸脯:“交給嚴叔叔吧,嚴叔叔會給你請假的。保證不會影響你的升學。”

  “謝謝嚴叔叔。”唐松月笑了,眼睛頓時彎如月牙。

  “要說謝的是叔叔!”嚴峻一都恨不得把唐家爺孫供起來了。

  陸關清道:“松月,我會給你補課的。”

  唐松月道:“好。這邊沒什麼事了,你和關省弟弟回學校上課吧。你要是不放心,就也住到醫院來。陸叔叔要出院還早得很。”

  陸關清點頭明白,說:“我一會兒就回家一趟,我和關省都住在醫院,這樣也方便給你補課。”

  唐松月說:“那我照顧爺爺和陸叔叔去了,簾子我也要拉上了。”

  “好好。”

  唐松月又跟陸關清耳語了一句,開門進去了。陸關清馬上從窗戶看向內間,唐松月隔著窗戶又對他笑了笑,隨後拉上了窗簾。

  ————

  我的腰有一個部位是習慣性扭傷,只要扭到,就是那個地方,然後沒十天半個月就好不了。人老了,沒辦法了。

作者有话说:

新坑開始啦~ 這是一個大叔和(絕對)小鮮肉的故事~ 年底了,又快過年了,所以更新會不穩定,大家先看看。年後穩定更新~~ 文章中涉及到的中醫知識,醫療知識,有不對的地方還請諒解。 另外,還請大家支持前路第一部接龍文《二逼青年歡樂多》~,尼子也會去蓋樓哦。也熱烈歡迎讀者參與~~有想參加的讀者可以申請成為作家然後上去發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