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8-2
作者:唐棻      更新:2019-03-25 16:07      字数:2402
  華林園中,但見百花綻放,處處盈繞著芬芳馥香的甜美,隨著仙風傳送,蟠桃樹上結實累累,沁出一股誘人的香氣,又見五彩雀鳥啼鳴盤旋,更添綺麗景緻。這處僅屬仙人的寶境,統御園天上人間的司花仙子,身著蟬翼羽衣手執玉壼為榻上麗人斟上滴滴玉露。

  輕風冉冉,天妃抬首望著池上起舞的花仙,心中斟酌半晌後,才笑著說道,「娘娘,我聽說前兩日地府閻王來妳這兒賣了老臉討情?」

  「妳也聽說了?」西王母冷哼著,「真是萬萬想不到,他竟會替那隻獸討情,連老臉面都不顧了。」

  「八成是雷霆那頭獅子去求他老子的。」天妃一語未完,瞬時美目一個滴溜,懶懶說道,「我看咱們酒也不用喝了。」

  「怎麼?」

  天妃睇著眸子,「麒麟那傢伙來了。」

  西王母揚了揚眉,但見不遠處有著碩長的身影,排開若干天將直往亭閣而來,洶洶氣勢簡直想是要砸了自己的場子。待眼前人微喘噓噓的杵在眼前,她才勾起淡笑。

  「這是怎麼?」西王母支著頷,頗有興味的望著慕雲,「大鬧凡世與地府不夠,這回打起我這華林園的主意來了?我說你們這群打著上神名號的牲畜們,怕是玉帝給你們的權限太過了,連我這個地方都膽敢放肆,不報名號就直接闖了進來?怎麼?是嫌命太長?還是真以為打著玉帝的名號,我就不敢治你們?」

  「麒麟不敢。」慕雲沈著氣,俯身作揖,「膽斗冒犯娘娘與天妃,實因不得已。」

  「呵。」天妃笑了,「好一句不得已,又是這可憐兮兮的模樣,難得見你如此低聲下氣的。我說,慕雲吶,光憑你擅闖華林園這項罪名,就足夠讓你關在天牢百年,連玉帝都赦你不得,究竟有什麼天大的事,值得你如此干冒大不暐?說吧!你這回的名目又是什麼?」

  「慕雲但求娘娘,重塑木芙蓉元神。」他雙膝一跪,乾啞著嗓音說道。

  聽得木芙蓉三字,西王母忍不住微揚了嘴角,「你說,求?」

  慕雲抿緊薄唇,看著一臉愉悅的西王母,不消瞬間,只聽著朗朗笑音,「天妃,妳聽見沒有?這隻獸說要求我呢!這是要反了天了是吧?向來只有他們作威作福,唯恐天下不亂的,如今竟說要求我了?」

  看著西王母笑得前仰後合,天妃心上微微有些作疼,然面上卻掛著笑,思索半晌後,跺下軟榻直走到慕雲跟前,「慕雲吶,你說這個求字,可真是稀罕得很。別說求西王母了,你可是玉帝座前也算得上占了前面名兒的,怎麼不求你正經主子去,反倒來這兒求西王母?今兒個怎麼?吃錯藥啦?」

  「麒麟明白自己有諸多不是。」聽得眼前二個女人一搭一唱,百般數落,慕雲俯首有愧的,「當年因為莽撞,而讓眾多花仙夭亡,關於這件事,慕雲認罪。雖說玉帝未曾多加責備,但慕雲明白,這徒殺生靈一事,罪無可逭。」

  「虧你還有臉說!」西王母冷笑,「你不止毁了御園,還殺了數以百計的花仙,這筆帳,玉帝不責怪你,可不代表我無話可說。這數百年來,你不但未曾好好反思己過,勾搭了水芙蓉,如今讓她不知去向,覓無所蹤,還三天兩頭興風作浪,拉著雷霆四處討情?現在倒好,你大刺刺的跑到我這兒來,求我救木芙蓉那未成氣候的小花妖?」

  「木芙蓉是無辜的。」慕雲低聲說道,「若沒有那場火,她早也列入娘娘您的仙班之下,因我之故,才將她的道行給毁了,慕雲願受娘娘責罰,只求讓木芙蓉重回花妖的身份。」

  「若我說,要你自毁元神呢?」西王母笑道,「要知道,木芙蓉她如今不過是名凡人,若要我破格為她重塑元神,我又該對其他枉死的花仙們交待?當然,在你自毁元神前,我要你尋回水芙蓉,要知道,她可是百花之首,這個位置不是什麼人都坐得起。你犯了如此大錯,自然該明白如何彌補。」

  黑眸凝神注視,望著那高不可犯的西王母,他不覺深吁著長氣,「只要我不再是麒麟,娘娘就會答應嗎?」

  「待你尋得了水芙蓉,將她帶回華林園後,我自有作法。」她支頷而笑,「我這麼做,也是為了蒼生百姓,雖說你貴為玉帝欽點聖獸,主祥和之氣,但自你鎮守御園後,何曾帶給凡界一絲祥和?未主祥貴也就罷了,竟還添了亂來,簡直頑劣太過!玉帝寵愛你,可不見得其他眾神容得下你!我要你向玉帝上奏,請求鳯凰封印你的元神,仙火永絕,廢除你鎮守御園的身份,永世只得居於凡界。」

  慕雲微微抬了首,看著眼前那張含笑的慈目,但見那目光卻是冷洌非常,只得緩緩答道,「我答應,即刻前去玉帝面前上奏,請他撤銷我御園鎮守之職,並封印我的元神。當然,在封印元神前,我會尋得水芙蓉,將她完好如初的交給娘娘,以彌補所犯滔天之罪,求得娘娘寬宥。」

  「我等著看。」西王母斂去笑意,緩聲說道,「只要你自請封印元神,下逐凡界,我會遂了你的願,助木芙蓉重塑元神,重回花妖的身份。」

  「慕雲,明白。」他微顫了嗓,只聽得嗓音空洞,「但求娘娘千金一諾。」

  「這個自然。」西王母懶懶回道,「你可以走了。」

  慕雲起身一揖,待那瘦長的身軀逐漸隱沒濃豔斂斂花海,天妃取了茶盞說道,「看來,妳若不毁了這隻獸,還真是難消心頭恨吶?」

  「心頭恨?」西王母扯了扯唇畔,「他殺了我為數眾多的花仙,那些修為只怕賠盡了他百條性命與千年修為也難以償還。我只不過將他貶為凡界一粟,何來毁了他之說?更何況,妳該明白水芙蓉是何等嬌貴,身為百花之首,他如此作賤,數百年來不聞不問,又將我西王母之名置於何地?」

  「麒麟只是太過深愛那名小花妖。」天妃道,「說到底,妳除了是捨不得水芙蓉,還事關華林園的顏面是吧?」

  直白的一句話刺向西王母心崁,她看著天妃說道,「妳究竟是向著我?還是向著那群孽畜?」

  「憑咱們倆的交情,我怎可能向著那群孽畜?」天妃一笑,「我明白,那群早夭的花仙是何等珍貴,那長長久久的修行並非麒麟一命可償可抵,但終歸一句,妳總是心疼水芙蓉多一些。當年妳發現水芙蓉早已離開御園,行跡難尋,急得派出崑崙所有天兵天將四處尋找未果,最終得知起因乃是麒麟之故,妳恨不得立即將他打入天牢永不釋放。若非玉帝擋了下來,只怕十二獸就少了一隻,如今麒麟如此求妳,又自甘讓鳯凰封印元神,自貶為人,尚且看在妳身份尊貴,不與小輩計較的份上,妳不想施捨一點慈悲?」

  「慈悲?」西王母緩緩說道,「倘若他真想和木芙蓉在一起,我不會不成全,那就讓他們永生永世受輪迴之苦,連妖也做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