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四章 你的心思我难猜
作者:葳蕤月兰      更新:2016-12-30 17:51      字数:0
  会议,尤其是在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领导组织的会议,通常是鸦雀无声、枯燥无味的,而且这种领导也非常容易拖延时间。这就像打了下课铃,认真负责的老师,总是喜欢压堂一样,觉得多说上一分钟,学生就能多会那么一点知识。紫微大帝就是个经常压堂的领导。 

  “我再强调一点···”紫微大帝又换个姿势,期间不经意看了眼时间,“时间不早了,散会。”说完直接站起身来拉着文昌出了门。

  众人愕然,又纷纷看向贪狼星君。

  贪狼星君眉毛一挑,“散会,看我做什么?前夫们勾搭在一起,可不关我的事情!”

  云遥仙岛,云遥仙府,文昌和紫微大帝落在大门口的时候门里门外已经聚集了一群灵兽,纷纷拜服在地。

  “白珍儿和青竹拜见紫微大帝、司命星君。”白衫女子与青衣女子翩翩跪拜。

  紫微大帝扫了眼大门口的灵兽们,都是在天庭里瞧不上眼的品种,想着南极仙翁那里前几日新得了一只瑞兽麒麟,刚刚断奶,正是水灵萌嫩的时候,讨了来送给文昌,不比这一院子的猫猫狗狗强出百倍。

  “仙子不必多礼,进屋说话。”紫微大帝很是和气,举步向院里走去。

  刚进了院子,缩在角落里的金尾小浣熊就飞扑到文昌的怀里,脑袋死死的埋在颈窝里不肯出来。

  鹿姑娘连忙说道“这小东西一直等着灵官呢,这一天都不肯吃东西。”

  紫微大帝侧头瞅了一眼,咋咋舌,这个品种可是不好找,不过不好养活,开不了灵智,也没什么意思。

  “这云遥仙岛位置偏僻、灵气也差一些,只是因为地处天海之中,结界漏洞必须要有人时时刻刻看管,不然这种荒野小岛也不会派仙子来这里。”

  “小仙承蒙帝君信任,定会尽职尽责,不负期望。”

  “文昌。”紫微大帝一扭头,就看见平时少有情绪的人,正一脸温柔宠溺的笑意,手里托着装着杂粮的瓷碗给蹲在膝盖上的小浣熊喂食。紫微大帝深深觉得受到了无穷大的伤害值!

  那只听不懂人语的黑眼圈抬起头来,从一脸的毛里都似乎能看出满满的无辜可怜,然后顶着那张具有欺骗性的脸,站直了身体勾着文昌的领子伸出舌头就去舔了一口,未遂。

  小浣熊不满的蹬着腿哀哀叫了几声后,就被紫微大帝薅着脖颈放到自己腿上,正色说道“你同白蛇仙子说一下情况,本座四处转转。”

  一跨出了门就把动也不敢动一下的小可怜撇到地上。此时院子里或蹲或坐着十来个仙兽,看见帝君纷纷问好。

  紫微帝君扫了眼院子,走到藤架下的竹榻上坐下,顺手摸了把小白虎玉京的皮毛,也就这老虎兄妹还能入得了眼。

  “平时你们灵官都做些什么?”

  鹿姑娘抱着尚在瑟瑟发抖的小浣熊回道“平日里文昌灵官上午授课,下午在岛上走走或是在书房里看书,晚上则是修炼。灵官来之前岛上少有能修成人形的仙兽,灵官来了之后大家都长进不少,岛上大小仙兽都很是敬重灵官。”

  “文昌就是心善,好是好,只是没人看着只怕是吃亏。”紫微大帝颇为感慨说道。

  云遥仙岛消息闭塞,得知紫微大帝和文昌结了仙侣消息的人没有几个,这几个人也是上午刚刚从白蛇仙子那里得的消息,所以紫微大帝这么一说大多仙兽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们灵官从不吃亏的!”兔八哥用后爪刨了刨地,蹲在地上抬头看紫微帝君,一双赤红的兔子眼里满满的不服。

  紫微帝君有些意外,问道“哦?怎么说?”

  “上次有个大仙路过这里,看上了后山上了一颗梧桐古树,想要砍走做张瑶琴。我们灵官知道了,就对那个大仙说:想要这棵树也可以,只是这树上有五个鸟窝、树下还有两个田鼠的洞穴,还有灵猴、豹、猫时常在这颗老树上休息玩乐,那些虫蚁看在交情上也就不给您算了,这些生灵您都亲自和它们商量、安排妥当后,这棵树我就亲自砍了,给您送到府上去。”

  紫微帝君点点头“这只是尽职尽责而已,本座说的吃亏,是容易在私事上吃亏。你看,你们灵官住在这仙府里,连个像样的住处都没有,还要日日用心照顾你们,这不是吃亏,这是什么。”

  兔八哥有些跟不上这金光闪闪、霸气侧漏的紫微大帝的思路,死机了。

  小黄老虎长生不干了“我们灵官说了,要当神仙就要心性豁达、与人为善、多行善事,有好的因才能有好的果。”

  “这话,对也不对。本座平日里很少行善,不仍是紫阶的修为,这天庭所有的星宿还不是归于本座手中。”

  大小仙兽通通沉默了,纷纷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不够用了。

  “别听帝君胡说,他逗你们玩的。”文昌走了过来,本如柳刀一般的眉皱了起来看向紫微帝君“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小仙们可是容易当真的。”

  紫微帝君笑了起来,也不反驳,牵起文昌好看的手来揉了揉,似是在妥协“不过随便逗一逗而已,你要是不喜欢下次我就不说了。正事可是谈完了,收拾收拾东西就走吧。”

  满院子的大小仙兽们刚刚从狂风骤雨一般的冲击下缓过神来,又受到了地震山摇般的冲击,紫微大帝这么狗腿,真的对得起那晃瞎人眼的紫阶么,对得起手下的无数星宿么?

  文昌转身进了屋子,紫微大帝也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书房里,紫微大帝坐在椅子上看着文昌将书架上的书挑挑拣拣收到乾坤袋中。灰扑扑的棉布长褂实在是太普通,就像文昌的人一般,在众多神仙中安安静静,一打眼根本在人堆里找不出来。但那鲜红挑眼的腰带缠覆在文昌的腰上,在光线下泛着珠光的丝带和那件灰突突的长袍完全格格不入,却又让人觉得那腰带就应该在那样的衣服上,那样的腰上,那样的人身上。红色腰带张扬的显示着自己的存在感,描摹出那段腰身,不像武将那般粗壮,却也没有很多文士般的弱不禁风,看着就有股内藏的韧劲,更不用提抚摩上去的感觉。想到这里,紫微大帝就不禁想到昨晚的旖旎美妙情景。

  上午开会的时候紫微大帝就竭力避免自己的视线落在文昌的身上,只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思绪。现在没有这样的顾虑,放任自己的眼睛一丝丝、一毫毫不知餍足的追随着翻书人的背影。一时安静的能听见院子里的或高或低的鸟鸣声。

  此时紫微大帝正想入非非,脑补成灾,文昌却是不知道的。昨日里胡乱应下,只想着等紫微大帝腻歪了,也就罢了。只是如何能让紫微大帝处处满意,好早早结束这段游戏,文昌却还没有仔细想过。仙侣,帝君想要的仙侣模式应该是怎样的呢?文昌觉得肯定不会是之前他与贪狼那样的相处模式,从昨晚的情况来说,咳,肯定不是。可若是真的如同凡间的情侣一般黏黏腻腻的相处模式···不,就是把他抽了仙骨,也是不可能做到的。若是像宠爱仙兽的模式来说,嗯,这个倒是可以试一试。凡尘的情侣之间不就是互相宠着么,只当帝君是个大一些化了型的狮子,嗯,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想到这里他顿了顿,拿起一本书,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帝君是好心,想要指点一下他们,只是修仙这种事情,能够不循规蹈矩就有所成的,上天入地没几个人,帝君说的太深入,只会令他们误入歧途。所以,我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

  “我不生气。”炙热的呼吸掠过文昌的脸颊,一双结实的胳膊牢牢将他拥在怀中“不过你担心我因为这点小事恼了你么?”

  “帝君自然不是心肠狭小之人,只是我担心帝君误会。毕竟结为仙侣,两人之间坦诚一些、关心一些总是没有错的。”

  此番话,颇得紫微帝君的欢心。本来这事情就是用冬灰的事情半胁迫才成的,紫微帝君总是怕文昌心不甘情不愿,心里泛着堵,拒绝自己的情意,却没想到文昌原来是个明白人,自己却是多虑了。紫微大帝低低笑了起来,随手抚摸着文昌拿书的手指。这动作若是他人做起来,多数只是看着颇有些不规矩,但是紫微大帝做起来却是没有什么亵玩的意思,更多是轻柔珍惜,如同在抚摸得来不易的珍宝。“这话说的不错,若你能一直这样想,我这一腔心思也不算付之流水。”

  “···”果然如此,文昌安安静静的呆在紫微大帝怀里,看起来温顺无比,心里却是翻了个白眼。之前不知道紫微大帝抽了什么风,非要抢了贪狼星君做仙侣,下凡遭了一圈罪,甚至还变本加厉了,只希望紫微大帝的这三分钟热度的毛病能在自己这里彻底治好,省的祸害了别的仙家。

  文昌没有回话,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的手,继续收拾着架子上的书,只是被那只手抚摸过的地方有一些热的不像话,也不知道紫微大帝是用了什么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