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4)翠绿罗裳入梦铃,一朝梦醒物人非
作者:谁家少年郎绕宫墙      更新:2016-04-09 16:03      字数:0
  腊月廿四,午时。

  户部尚书吴正槐因雪灾一案,被斩首于午门。皇上隆恩,允许家人为其收敛尸骨。

  吴夫人看着眼前的尸体,失声痛哭。她抱起滚落在地的头颅,也不顾鲜血染红了衫裙。

  哭了一会儿,她把吴正槐的头颅放在尸体边,拿出一方白色手帕盖了,然后整整衣襟,理理发髻,她顺手拔出头上的簪子,插入自己的脖颈。

  太阳慢慢沉了下去,月光洒在大地上,那倒在一处的两具尸体洇红了身下的一片黄土,远处传来几只寒鸦的叫声,凄厉而绵长。

  再说前一晚,悄悄出城的主仆三人雇了一辆马车,绿樱抱着小少爷,李妈也在车里陪着。

  马车的颠簸使睡梦中的少爷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绿樱,又转头看看周围,绿樱轻声说道:“少爷,我们现在准备出去呢,已经禀报过老爷夫人了。”小少爷看了看抱着他的绿樱姐姐,安心睡去了。

  出了京城地界,约莫走了两里路,驾车的车夫突然勒住缰绳,马车停了下来,车外也没了动静。绿樱和李妈互相看了一眼,李妈掀开帘子,出了马车。

  “你是……?”李妈的声音传来,瞬间也没了声响。

  “李妈?李妈!”绿樱喊了几声,发现没人回应。她一手抱着小少爷,一手掀开帘子。 

  她愣住了,马车外,李妈和车夫倒在地上,生死未明。不远处站了一个人,隐在夜色中看不清面容。那人动了,向绿樱走来,随着动作,一阵阵清脆的铃声传来。

  那人在绿樱面前停下,掩嘴轻笑了几声,开口:“你不下来吗?”绿樱回过神,她从马车上下来,紧紧抱着怀里的小少爷。

  梦铃伸出纤细的手,腕上的铃铛一阵脆响。

  她拂上绿樱的肩膀,绿樱尽量克制着颤抖的身子,看着面前的年轻女子,绿樱小心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猜?”梦铃无辜的笑笑,手上发力。

  绿樱只觉得两臂一麻,抱不住怀里的人,眼看小少爷就要摔到地上,绿樱双眸大睁,惊呼一声。

  “接住了,你紧张什么呢?”梦铃接住绿樱怀里掉落的小少爷,开心的笑了几声,看着绿樱惊恐的表情,她觉得心情更好了。

  “你真有趣,不过,这孩子已经到手了,你好像也没有用处了哦。”梦铃说话间,五指成爪,捏着绿樱的脖子。

  正欲痛下杀手,怀里的孩子醒了,他看了眼抱着自己的陌生人,又发现绿樱姐姐被人掐着,心里一慌,他对抱着自己的人又打又踢,叫喊着:“你这个坏人,快放开绿樱姐姐。”

  毕竟是个三四岁的孩子了,梦铃单手抱不住他,便恐吓道:“你再闹,马上就杀了她!”

  小少爷不闹了,他噙着泪水,瞪大眼睛盯着梦铃。梦铃看了一眼绿樱,放开她的脖子,故作凶狠道:“你抱着他,跟我走,如果敢逃跑,他们就是你的下场。”梦铃把小少爷还给绿樱,指了指地上的李妈和车夫。

  绿樱知道李妈已死,心里悲痛,却不敢反抗,只是抱紧怀里的孩童,点了点头。

  那小少爷扑在绿樱姐姐的怀里,也不哭了,他伸出小手,摸摸绿樱的脖子,嘟起小嘴吹了吹,还念叨着:“不痛,不痛哦。”

  梦铃看了一眼他们二人:“这该不会是你和吴正槐的私生子吧?”

  “你胡说什么!少爷是夫人亲生,你怎可如此污蔑别人清白。”绿樱红着脸,对面前这个恶毒的女子愤恨不已。

  “说笑而已,你何必较真呢,快走吧。”梦铃不再打趣他们,自顾向前走去。

  ……………………

  卓浥经过几天的修养,气色好了些。廿五的早晨,他起床坐了一会儿,不像往常一样昏睡过去。

  付酌先去勤政阁处理了一些折子。吴正槐斩首,户部侍郎提为尚书,付酌命他拟个章程,年节将至,祭祀宴饮一应事物,皆马虎不得。

  午膳是在凛宣殿外间用的,午膳之后,付酌和风拂玉在炭火边喝茶,付酌饮了一口茶水,问风拂玉:“卓浥有什么变化吗?”

  “没有,不过他清醒的时间长了一点。”

  “朕去看看。”付酌放下茶杯,往内室去了。

  付酌看着靠在床边的卓浥,卓浥也看到了他,两人互相打量着对方。

  风拂玉在付酌之后进来,看着相视不动的两人,开口:“你们怎么了?”

  “小家伙,过来。”卓浥突然开口,这是他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这称呼听在风拂玉耳朵里,令他一愣,片刻后欣喜不已,他一步跨到床边,激动的抓着卓浥的手。

  “你还是这么野蛮,不能轻点吗?付酌,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受了很多苦?”卓浥看着付酌,笑的十分开心。

  付酌愕然,不知道卓浥是如何知晓这些的。

  再看风拂玉,它抓着卓浥,激动的问:“你好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谁给你说我死了,不过好像我的一魂一魄不见了。”边说着,卓浥还十分应景的左翻右找,好似那魂魄就藏在被子里。

  “你不知道如何失了一魂一魄吗?”风拂玉本打算卓浥醒来后就可以询问真相,没想到,一切都和它预料的不同,卓浥不仅没有心智不全,反倒是忘了自己的魂魄去哪儿了。

  “这个无所谓,我还活着就行了。你是不是很高兴啊,咦?你换了一副皮囊啊?这个看着漂亮多了。”卓浥伸出手揉了揉风拂玉的脸颊,口中念念有词。

  付酌心里不快,一把拉起风拂玉,助它逃离卓浥的魔爪。

  卓浥也不与这个醋坛子计较,他伸伸懒腰,做着与美艳形象全然不符的动作。他不客气的指挥这位人间帝王:“你这儿有东西吃吗?躺了好多年,饿死我了。”

  “你不是神兽吗?还用进食?”付酌压抑着怒火,从来没有人这么对他说话。

  “我喜欢吃人类的食物行不行,你想要小家伙,就应该先讨好我,知道吧。”卓浥得意的说。

  风拂玉听卓浥提到自己,疑惑的看向付酌。付酌看着风拂玉明亮的眼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出去吩咐长安传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