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章
作者:未完待续      更新:2016-05-15 17:44      字数:0
  三两下洗了澡,费德起身想要上楼,脏衣服躺在地上,他不想穿,洗得干干净净的再穿脏衣服真的很难受。他撅着屁股在水池边清洗那几件衣服。

  认真的洗着衣服,费德只觉得屁股有些发痒,谁在摸他屁股?妈的,不想活了!费德猛地回身一拳打了出去,别怪他不怜香惜玉,敢摸老虎屁股,先吃个拳头吧。

  “嗷!”大宝被一拳打了出去,委屈的趴在地上。

  “大宝?”费德收回拳,看着大宝惨兮兮的摸样,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活该。”

  当然活该了,这家伙用他的大鼻子偷袭他的屁股,打掉他几颗牙都不亏。

  大宝自知有愧,趴在地上不敢起身,刚刚他醒来找不到费德他很焦急,便下了楼。发现多了一个澡堂子,进来就看到两团白花花的肉团,费德全身最白的地方就属常年不见光亮的屁股了。于是大宝一个没忍住,就偷偷的爬了过去。他对天发誓,他没碰到那两团肉球,他只是呼吸有些过大而已。

  将湿衣服凉在大厅,费德光着身体大摇大摆的走着,来到几口棺材跟前,盯着那玉石棺材看,似乎有些不同,他怎么觉得盖子好像歪开一点?

  费德难得有些胆怯,对着这口棺材,心中有种很诡异的感觉。似乎它一直在吸引着他,可是他又不敢轻易去挑开那层面纱,就好似看到美人,朦朦胧胧的感觉很好,想要一探芳泽,却又怕揭开薄纱,是一张骇人的丑脸。

  最终,费德还是没有打开那口棺材,而是选择上楼去睡觉。转身离去的他,并没有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清晨,费德坐在床上,思考了下人生。

  这里是哪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他是活着还是死了。他住的这座房子很是古怪,但是森林里更是危险。他昨天白天和大宝去勘察地形,才发现这里离那处水源并不远,从后山下去就到了。

  水源充足,有舒服的大床,还有充足的食物,想吃了就出去转一圈,捉些带毛的动物就行了。所以费德不想换地方,如果非要老死这里的话,那就陪着那几口棺材好了。

  说来说去,好奇心大过了一切,费德本就贼大胆,一次次中招却没有生命之忧,费德其实没有那么恐惧,只是每次看到‘兰若寺’三个大字的时候有些发毛。

  似乎……他想什么、做什么,都会被人听到似得。被监视的感觉很不好,似乎周围有很多双眼睛,好似一个个探听器。

  防不胜防。

  照旧吃喝拉撒,顺便在附近转悠下,了解下行情。费德发现他的速度和力量真的大了许多。就说他想爬树,以前爬棵树不算难事,但是也要手脚并用。

  现在倒好,往上一窜就站在树杈上了,比猴子还要灵巧。至于力气,在费德扛起一头几百斤的肥猪时,他就知道自己不吃菠菜也变成大力士了。

  作为曾经的军人,费德原本就对未知的危险很敏感,而现在视力和感知力更是让他唏嘘不已。方圆百里哪里有猎物,他只需闭上眼睛释放自己,便能够追踪到蛛丝马迹。

  倒不是说他可以看到,而是那种感觉,他就知道哪个方向有他要的猎物。这种感觉超棒,原先费德的追踪能力就很不错,但是靠的是经验和技巧,而现在费德觉得他似乎有了超能力。

  身体状况很好,森林里的植物也没有再戏弄他,再次见到‘故人’,那些含羞草和箭毒木都友好的摇曳着树叶,费德对此不屑一顾,别以为现在讨好他就没事了,费德发誓早晚有一天砍了他们以泄心头之恨。

  森林里的好东西不少,费德算是找到了乐趣,每天带着大宝去寻宝,灵芝之类的药材这里简直数不胜数只不过个头都稍稍大了些。

  工作了那么多年,不是办案就是追捕,费德从来没有好好玩过。他曾经很羡慕费恩,那样随性的人,想去哪里背着一个包就走了,潇洒的行者。费德也很想那样随意,但是他没有费恩那样宽广的心胸,放不开很多东西。

  现在没有了案子,没有了罪犯,什么都没有,费德觉得轻松自在。

  “大宝,那边。”费德和大宝两人在森林里悄悄的潜行。前天费德和大宝在深山里发现了人参的踪迹,当时费德很兴奋,没想到这人参真的很诡异,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曾经有些老人说过,挖人参要给他们系上红线,他们才不会跑掉。费德一直以为那只是个传说,这两天他们追踪着这颗人参,发现对方真的很有智慧。费德被挑起了兴致,对他来说追踪对方并不难,只不过捉捕的结果不尽人意。

  “哈哈,这次捉到你了。”费德和大宝在失败了一百零一次之后,终于捉到了这颗胖嘟嘟的人参。

  “你真的是人参,而不是大萝卜么?”费德握着人参打量了下觉得它长得十分诡异,没见过如此‘富态’的人参。

  说来奇怪,自从捉住了这只人参之后,费德发现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一两颗人参,于是他全部顺手牵羊了。

  费德没有红绳,他在住处翻出来红色的床单,便撕了它然后缠在那堆人参上,然后丢在一边。他享受的只是追捕的过程,这里又没有罪犯给他追。

  夜晚又来临了。费德说不出的期待,这几夜他都会被鬼偷袭,费德都有些习以为常了,睡醒之后也不觉得疲惫,相反还精神奕奕。

  滴答!滴答!熟悉的声响又来了,预示着又一个刺激的夜晚即将来临。

  每次都来这套不累么?费德撇撇嘴睁开眼睛,起身走出房门,来到大厅似乎和平时不一样,这几晚他起来就会被偷袭,什么垂着眼珠子的头颅来回飞舞,什么断手断脚的尸体堆积成山,费德已经见怪不怪了。

  瞄了一眼玉石大棺,费德推开门走了出去。

  白天?第一次在梦中遇到白天。费德遮住眼帘,阳光的照射让他有些不适。再聚焦之后,他发现眼前不再是森林。那是一个战场。

  “这都是什么?”费德有些茫然,眼前可算是星际大战,爆炸声、还有轰鸣声,抬头望去类似飞机的飞行物满天满地。

  深藏在费德脑海中的知识汹涌的奔腾,费德有种想要爬上眼前那些变形金刚的冲动。

  今晚没有偷袭,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眼前的幻象消失,森林再一次浮现,费德转身回到了大厅。

  嗯?费德刚要上楼,便看到玉石棺材旁边的另一个棺材盖子被掀开了,他连忙走了过去,这谁干的?难道是大宝么?

  费德小心谨慎的靠近,很怕突然窜出来什么东西。当他看到棺材里的东西时,费德彻底呆住了。

  “搞什么啊!”费德伸手拿起棺木中的物件,玉石雕琢的器具,和他身下的那根一模一样。

  这根假鸡鸡让费德有些脸热,设想过无数次这棺材里的东西有多么可怕,唯独没想到会是这玩意。

  费德自然不是童子鸡,曾经也有过男朋友,但是由于他的工作聚少离多,所以被他外貌和高大健硕的外形吸引而来的男人,最后都会受不住寂寞和冷落而离去。

  所以某些经验丰富的费德,只是脸热了三秒钟便淡定了,别说这根是个假的,真的他都把玩过不止一根了。费德握住那根家伙在棺材上敲了敲,似乎在测量这根东西的坚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