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一章
作者:未完待续      更新:2016-05-24 18:29      字数:0
  嘎吱!身后突然一声响,吓了费德一跳,手不自觉一松。那根东西随着他的动作应声落地。

  啪啦!那玩意碎了。费德呲着牙觉得十分可惜,就这么碎了,这玉看着水头很足、手感温润,一看就是块好玉啊,就这么碎了,真是可惜。

  费德自然而然的蹲下身,想要将碎石捡起,谁知那些残骸之中陡然冒出一股白烟,然后迅速的没入费德的体内。

  “啊!”费德一惊!连忙后退闪躲,可惜他的动作再快,也不如那阵白烟,此时已经完全渗入他的体内。

  那是什么玩意!费德紧张的摸向身下,手中的分量让他心头一安,他家老二还在。虚惊一场,他还以为会碎了呢!

  费德想起刚刚突如其来的动静,他起身望去。那口玉石棺材的盖子错开了道缝隙。费德慢慢的靠近,心跳如雷,他很紧张,莫名其妙的紧张。

  玉石棺盖很重。费德使了全力才将它完全推开。棺木中躺着一具尸体,真正的尸体。

  费德没想到里面真的会有尸体,着实惊了下,好在他这辈子没少见这种场面,瞬间就镇定了下来。

  棺材里躺尸体,天经地义。但费德依旧有些回不过神。

  那人似乎是个男人。高高的很苗条。只是那一脸的皱皮影响了美观,像是晒干的咸菜。

  这人穿着很华丽,这衣服看着像军装,如此华丽的军装,费德猜测应该是上位者的穿着,出去打仗的大头兵穿成这样也别打仗了。只是这身装扮不同费德所认识的所有国家的军装。不过天生对军人有好感的费德,对这具尸体也没有了厌恶。

  费德慢慢的靠近,打量着这具尸体,应该说是具干尸。初步肯定这人是被人用尖锐的木钉扎入心脏致死,他胸前扎着一根削尖的木棍,这种死法还真是骇人听闻。

  费德握住那根木棍用力一拔,人都死了还要在身上戳着这么一根玩意,太坑爹了。费德觉得死者为大,他办案一向都很尊重尸体。

  费德将木棍丢在一边,仔细打量对方的伤口,估计心脏都被戳穿了,真是可怜。抬起眼眸盯着那张皱巴巴的脸,好像被吸干了水分一样,他颇为好奇,这种皱折到底是怎样形成的?而且为什么尸体没有腐烂?到底用的什么防腐剂?真的太让人好奇了。

  这个男人有一头柔软的金发,加上那高高的鼻梁,和苍白的皮肤,费德认为他并不是亚洲人。

  这人的军帽则扣在腹部,费德看看帽徽,不认识。这到底是哪国的军人啊?

  虽然死法骇人,但收敛尸体的人似乎对他比较崇敬,摆放的很归正,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放在身前。左手食指带有一枚戒指,手腕处则是一只类似手表一样的东西。再仔细看,费德看到这人带有耳钉。

  “还真新潮。”费德撇撇嘴,探头探脑的看着人家的耳朵,皱巴巴的耳垂上是一颗极小的钻石。

  “不知道干尸硬不硬。”费德好奇的戳了戳对方的皱脸,发现出乎意料的温软……温?

  费德正想着,完全没有发觉他的脸都快贴到尸体上了,他看得太投入了。所以当那具干尸突然张开眼睛的时候,费德吓出了一身冷汗。

  虽说干尸的身体难看的要命,但是却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幽蓝的颜色深邃而又迷人,费德目不转睛的和对方对视,鼻尖挨着鼻尖。

  “啊!”费德一声惨叫,那具干尸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猛得窜起抱住费德,然后张开大嘴露出两颗尖锐的犬齿,迅速刺入费德的大动脉。

  费德暗自骂了声操蛋,竟然如此大意着了道,这家伙这口咬得很猛,尖锐的牙齿刺破皮肤,费德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种被刺穿的痛楚。而他却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身子失去了主控权,他动不了了!

  费德只觉得浑身发冷,血液迅速流失,这家伙真是贪得无厌,抱着他吸得欢快。费德听到那人吸允他脖颈的声音,不由得脸黑,如果不是脖子上的疼痛,他还真以为这人亲他呢。

  随着血液的流失,费德嘴唇苍白毫无血色,眼睛也有些呆滞,而抱住他的干尸还在吸食,两只手臂像是钢圈将费德抱住无法挣脱。费德脑袋里嗡嗡响,疼痛慢慢消失,他觉得身子飘飘的,那感觉很奇妙。

  就像是……磕了药一样的舒服。

  吸血鬼?费德的脑袋似乎还能运转,迷迷糊糊的想着,两眼渐渐迷茫没有了焦距。眼前的干尸似乎吃饱了,一张脸迅速膨胀,皱褶也被拉平,这是一张漂亮的脸。

  费德晕倒前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孔,还有那双深邃的眼睛。耳边则是熟悉的声音,轻轻的诉说着,“费德……我的……”

  费德再次醒来躺在床上,他睁开眼发呆了数秒,然后笑了。原来是梦,就说不能那么帅,梦中的人简直美的不像人类。费德下意识摸摸脖颈,猛得坐起,诧异的看着手上粘到的少量红色液体。他的脖颈上有两个血洞,不过已经止血了,他用手一按便按出少量的鲜血。

  被人扎破了大动脉,流了那么多血,竟然还能够止血,并且他一点事的都没有,这不科学!

  这不是梦!不是梦!

  费德起身窜到楼下,便看到玉石棺的盖子躺在地上,他冲过去往里一看,空的。

  “哪去了?”费德伸手摸向棺底,是空的。但是那人的军帽还在,旁边躺着一条马鞭。但是人呢?

  “您是在找我么?”

  费德被身后的声音惊了一下,然后深吸了口气转过身。身后的男人几乎是贴在他的身上,他竟然没有察觉!

  此时,两人脸对着脸,费德发现这消瘦的人原本并不矮,也不孱弱,只是肌肉不太发达,加上他那身干巴巴的皱皮,才会让人从视觉上将他看小了。而现在他就像是吹足了气的娃娃,大了不止一圈。

  那人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粉色的嘴唇有些干涩,一双深邃的眼眸,还是那样迷人。

  这是一个纯种的外国人!费德此时肯定了人家的种族,看看那高翘的鼻子,白皙得令人发指的肤色和蓝得晃眼的眸子,还有一头金灿灿的短发。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干嘛咬我?到底怎么回事?”费德收回那点点涟漪,现在不是发情的时候,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拜•金。”男人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张性感的薄唇说出两个字。

  “白金?”

  “我的名字,尊贵的阁下。”名叫拜•金的男人,往后错了错身体微微行了个礼,高贵的气质一览无遗,和他相比费德简直就是糙汉子。面无表情的脸上,有着一丝宠溺和温柔,看得费德浑身不得劲。

  这名字真市侩。费德面对美男的时候总有些小紧张,眼前的帅哥和他长得差不多高,但是却比较单薄,没他那样健硕,一袭军装让他更加的笔挺,费德的眼睛忍不住上下打量。

  咦?费德瞄到对方的胸前,那个洞不见了,显然这人换了身衣服,原本那件军装胸前可是被戳出了一个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