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四章 非礼勿视
作者:倾沫雪      更新:2016-07-29 01:11      字数:0
  第十四章 非礼勿视

  彤麒心里是叫苦不迭,看来这丑态百出、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是逃不了了,不知是流年不利还是怎么的,有时候人还真不能不信邪,不禁暗自盘算着以后出门是不是得看一下黄历。

  事已至此,彤麒也算是豁出去了,跟着沧狄一起破罐子破摔来者不拒的一杯接着一杯。

  怎么说也是进贡御前的上等好久,多少人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喝了,如今有机会——虽然彤麒一点都不想要这个机会——不喝白不喝,反正现在喝不喝已经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了……

  彤麒的爽快看在沧狄眼里那叫一个振奋激赏,一边一个劲儿地不停地给双方满上,一边情不自禁地拍着桌子直说“好”。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再那么生疏僵硬,从亭中正襟危坐地石凳到凉亭边上的亭柱,再从半依半靠的墙柱到无拘无束的席地而坐,别说身为王爷、皇子、身为当朝重臣、大将军的身份和形象了,早已情绪控制了理智的两人不一会儿就哥俩好的抱做一团,从琴棋书画到风花雪月,从诗词歌赋到治国安邦,时而言辞激烈,时而温和儒雅,毫无避讳无说不谈,甚至对于现下的朝政、民生疾苦,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被酒精冲昏头脑的的两人完全不知道此刻自己这般指点江山的模样,若是落在旁人眼中,怎么看都是大逆不道的造反之举。

  可沧狄哪里知道,更百无禁忌的正菜压根还没上呢!

  早已被这一杯杯黄汤下肚灌的不知今夕何夕的彤麒哪里还顾忌得了避嫌,不管是恭维还是苛责的,一股脑儿倒了尽,着实将这由于夜风稍微醒了点儿神的寒曦王也吓得够呛,即便再怎么为人不拘小节,也经不住这么百无禁忌,人心隔肚皮,这样“实话实话”真的不怕自己把他卖了么?

  目瞪口呆的看着彤麒连个磕巴都不打的侃侃而谈滔滔不绝,要不是深知他为人,不禁让人误以为是早已备好了腹稿,就等着有人开个话匣子干忙着一吐为快呢。

  “嗝!——”结束了一段长篇大论的彤麒仿佛觉得而有些累了,打了个酒嗝,终于闭上了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嘴,仿佛还有些意犹未尽似的,下意识地砸吧了两下。

  抱着酒壶端着酒杯朝彤麒的方向挪了几分,将脸也凑过去,一睹这叱咤疆场令西陇闻风变色的大人物此刻孩子气十足的模样,到近处仔仔细细好好端详了半天,本还存着心思想要看看这人是真醉还是装醉,却不禁为这双颊绯红、凤眼半眯、迷蒙若水、口若点朱的醉态所震撼。

  一时间竟不知天地为何物,几乎痴迷的维持着这样极近的距离,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彤麒说了什么沧狄听不清更顾不得,耳边“嗡”的一声鸣响便什么都如不了耳,所有的感官尽数停留在视觉和触觉上:那张被酒水打湿的唇瓣开开合合,吐出温热的气息带着满满的酒气让人仿佛置身于云都雾海。

  喉结快速地滑动了几下,沧狄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口水,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想着近些,再近些……

  直到气息交融,彼此的温度相交,那温热的触感比想象中的柔软得多,也细致得多,而沧狄已经锐减为付出的自控能力瞬间断裂,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占有!

  本能地不断加深这个吻,先要挖掘出这份温热柔软的全部美好,失控的力道令彤麒不舒服地皱了皱眉。

  早已失了焦距的双眼虽然没有看到沧狄的靠近,亦不能理解此刻的情状,却本就因为喝酒而浑身燥热难当,突然又被一团高温且有不断升温迹象的热气包围便觉得更加不适,抬手挥去,哪里知道好巧不巧地一巴掌满满当当地落在沧狄面门,“啪”的一声回荡在子夜四下无人的弃剑阁中那叫一个清脆悦耳。

  一团浆糊的脑子虽然清醒了些,但却因为自己大胆出格却意犹未尽的举动弄的依旧一片空白,完全搞不清状况地就着被拍的姿势,被彤麒胡乱挣扎推搡着推开一臂远去。

  比起堂堂世人称道的寒曦王竟措手不及地直被人拍一巴掌抡出好远去,沧狄更沉浸于自己身为一个男人竟对同样身为一个男人的彤麒做出如此轻薄之举而回不过神。

  虽然不可否认,彤麒的确俊美不凡让人过目不忘,却也不至阴柔女气矫揉造作,自己也的确多年军队征战而不近女色,可也不至于饥不择食连男女也分不清啊!

  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大口大口的喘气好似缺氧一般,竭尽全力平复自己这怪异的行为举止,心虚地瞥了眼尚搞不清楚状况凭借本能自顾自地摸索着酒壶给自己又满了一杯随即径自喝下的彤麒,唇瓣上不知是因沾染了酒水还是什么别的液体,在夜色与烛火些闪烁着静谧银亮的光泽,竟给人一种暧昧诱惑的味道!

  沧狄再次意识到思维又有些不受控制了,急忙撇开视线,来个眼不见为净:虽然彤麒身上那种俊美惊艳的冲击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幸好自己没有再像刚才一样头脑发热,盘腿坐好,将这一切尽数归咎于“酒后乱性”四个字。

  却不料沧狄自我安慰的嘟嘟囔囔了才不两句,彤麒毫无防备地又顶着一脸费解地凑了过来,眨巴着晶亮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满是酒气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少了几分平日里的精明和利索,凭添了几分慵懒和洒脱:“喂,这可是你摆的席,我都还没醉呢,你怎么先睡上了?”

  一巴掌落在肩上,沧狄是彻底垮了脸,心里那叫一个苦啊:拜托,就算是真睡着了,你这一巴掌下来死人都能拍活了!

  睁开眼,拖住摇摇欲坠还非要晃晃悠悠起来兜圈的彤麒的身体,沧狄一脸无奈且痛苦,就差就地吐出一口鲜血来以示自己的委屈了:“你这还叫没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