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五十六章
作者:冰岛小狐仙      更新:2016-09-14 10:49      字数:0
  他是个喜欢赌的人,赌注越大,他越感兴趣,就像他有很多种方法可以除掉李靖,却选择了极危险的一种。伪造燕符,这是一个很彻底也很危险的方法,因为一旦不成功,这个罪名会让他和王逸都送掉性命。

  还有乌回使团来的时候,他也下了一个很大的赌注,他故意在莫达罕面前现身,赌的就是李晏骜不会把他让给莫达罕。

  还有很多别的例子,他知道上天一直都是偏爱他的,他的赌注没有一次失败过。

  李晏骜听到这句话有些失神,怔了许久,深邃的眸光定定地落在言苏的笑容上,竟有些回不过神来。

  言苏还在笑,那笑容清清淡淡的,却夹杂着很多特别的只属于他的味道。

  李晏骜失笑地摇头,握住言苏的手,感受那掌心中的温度,心中满是感慨。这就是他爱上的人,一个冰雪聪明,鬼灵精怪,总是会出人意料的人。

  离开华里县之前,他们一起去观赏那片紫藤花林,飘满视野的藤枝如彩带一般在微风中轻舞,漫天彩色的花瓣,直让人看的如痴如醉。

  言苏靠在李晏骜的胸前,望着紫藤花轻声说:「我来这里的时候,这些藤枝都已经枯萎一半了。那时我还无法说话,我看着这些藤枝,觉得那就像是我。后来我弄了不少肥料来养护藤根,定期浇水,竟然真的让它们枯木逢春,再度开花。」

  「一定是你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所以你的毒也解了。」

  「说不定是我以前说话太毒,所以上天惩罚我一段时间不能说话。」

  「嗯,这样说的话倒也是有可能,我以前可是常被你气得想吐血。」

  「已经被你那样欺负了,当然要用言语刺激刺激你。」

  「是是是,都是我不好。」

  紫藤花林间响起了言苏放肆的笑声,那笑声顺着风飞出去好远,缠绕在藤枝间,便似是紫藤花也笑了一般。

  李晏骜伸手抱住言苏,望着紫藤花林也笑了起来。

  他们在半个月后回到了燕京,一别多年,竟觉得这城市似乎也变得陌生了一些。言苏站在城门口,感慨地望着眼前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眼底深处,全是淡淡的温情。

  「言苏!」

  「阿苏!」

  记忆深处的嗓音从前方响起,言苏微微睁大了眼睛,欣喜地望向快步向他跑来的人影。

  那是王逸和李翼飞,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还跟着马淮义、司马镇国、许彦、赵慎行,还有已经升任御前侍卫总长的于扬。

  言苏看着飞奔过来的两人绽开了一抹笑容,身子却在王逸要将他抱住的时候被李晏骜一把扯到了一边。

  王逸抱了个空,立刻抬起眼,恶狠狠地瞪向李晏骜。

  李晏骜斜睨着他,一脸「我的人你别碰」的坚决神色。

  李翼飞在一边好笑地看着他们,对李晏骜说:「皇兄,你总算回来了,你再没消息,我要发动骠骑营去找你了。」

  李晏骜勾起嘴角微微一笑,答话道:「怎么?坐拥天下的感觉不好吗?还巴望着我回来。」

  「哎,真是不坐不知道,一坐吓一跳,这天下还是皇兄你来掌管吧,臣弟实在有心无力。」

  李晏骜闻言无奈地摇了摇头,抬手轻轻敲了下李翼飞的脑袋,后者吐了吐舌,一脸狡黠地笑了笑。

  和众人寒暄过后,李晏骜因为要先回宫一趟,便让言苏先回府等他。

  王逸和李翼飞跟着言苏去了,李晏骜把剩下的一干朝臣全部带回了宫里。

  这两年大燕没什么大事发生,奏折李翼飞也都处理了,所以其实没什么事需要他现在急着处理。

  李晏骜坐在御书房内,环顾这离开了两年的地方,心中万般感慨,怕不是言语能说明的。他的目光扫过御书房的每一处,手指轻轻拂过桌沿,英俊的面容上渐渐沉淀出一丝执着坚定的光芒。

  随后他抬起头,看向站在面前的大燕权臣们,淡淡开了口:「朕找你们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

  众臣听闻此言,知道他要说的事必定极为重要,当下都竖起耳朵认真听。

  李晏骜沉思了片刻,道:「朕负言苏太多,不可能再让他看着朕娶妻生子,大婚之事以后谁都不许再提了,若再有人要提,这皇位朕也不要了,你们看着办吧。」

  许彦和赵慎行听了这话,两人都是一震,面面相觑了半天,都有些咋舌。

  马淮义和司马镇国却是面露欣慰,他二人对言苏最是清楚,如今李晏骜说出这一席话,他们都为言苏感到高兴。

  马淮义便微笑着开口道:「皇上既然下定了决心,臣等遵旨便是。」

  李晏骜点了点头,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御书房内很快安静了下来,李晏骜站在窗边,只觉得整个皇宫都很宁静。

  郑公公立在不远处守着,看到他出神的样子,忍不住低声问:「皇上,您在想什么?」

  「朕在想,朕这样的决定,便是最好了吗?」

  仅仅不大婚便够了吗?他是不是应该就此放下皇位,和言苏一起离开这里,彻底和过去的生活道别呢?总觉得这皇宫对言苏来说,处处都留着痛苦的回忆,而他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就为言苏觉得心痛。

  郑公公微微一笑,躬身道:「皇上,言大人以前最坚持的,不就是要您当一个好皇帝吗?您若想抛开这天下,他才不会答应吧?」

  「是啊,可朕不能只让他为朕想。」

  「皇上选择不大婚,不就是在为言大人着想吗?」

  「但朕总觉得这样还不够。」

  「那么皇上在以后的日子里,再一点一点为言大人着想就好了。」

  郑公公的话让李晏骜再度陷入了沉思,他可以这样做吗?以后一点一点补偿言苏,会不会太慢了?

  隔了片刻,郑公公又笑道:「皇上如果还是觉得不够,不如问问言大人,他希望您怎么做吧。」

  李晏骜轻叹口气,言苏又怎么会告诉他呢,那家伙就算心里有千万种想法,也都是自己想,不会和人说的。

  「罢了罢了,朕便慢慢来吧,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低声轻叹了一句,李晏骜微笑着转过身,踏出了御书房的大门。

  郑公公在他身后欣慰地笑了笑,跟上了他的步子。

  快傍晚的时候李晏骜来到言府,便听到里面传出阵阵欢声笑语,他心中顿时便有些吃味,脑中已经开始盘算是不是要把王逸和李翼飞这两个家伙外放到别的地方去,免得他们整日缠着他的言苏。

  进了府,一眼看到那三个人坐在大厅的圆桌边谈笑风生,桌上放着一桌小菜,还有一壶美酒。

  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墙上,金边红纸上贴着言苏新写好的字。

  人生苦短情需尽,杯酒吴歌伴友行。

  那字写得极为大气,一笔一划看来都洒脱自如,李晏骜看着它们,突然间便释怀了。如果这便是言苏希望的,那么他会陪着他,便如他之前说的,此生,来生,永世。

  「皇兄,快过来喝酒!」

  「骜,来喝酒啊。」

  圆桌边,李翼飞和言苏看到他,同时笑着叫了起来。

  李晏骜咧开嘴,笑着走了过去,这一刻,原本压在心头的沉重全都烟消云散了,他这才意识到,身边伴着这些人,真的是极为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