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七章 千年相戀 (完)
作者:南佬      更新:2016-12-16 20:45      字数:0
  沾血的絳火劍揮下,與天神金光相抵,兩人對招數十,列冷燄紅火纏上韓凜,將他束緊,眼眶再次泛紅。

  沒有以往緊環著自己腰身的緊錮,垂落在身側的小手,隨著紅火氣焰飄動。

  「凜……」

  他心頭再次犯疼,酸得發冷。

  猛然一個張臂,將紅火聚集在絳火劍上,紅火與劍身藍點並未抵觸,反而與韓凜的鮮血合為一體,散出淡淡地龍涎香,他聞香一愣,望向劍身,絳火劍上的鮮血與自己的紅火化出更強盛的火焰,發出熊熊的紅火光。

  「要滅……也是滅了你!」

  他踩了兩步後,忽地朝天神飛近,單臂一揮,絳火劍與金光刃碰出一道狂雷,雷響光落地,地面瞬間凹陷,雪泥草土直往凹陷中心下陷,圓形四周的冰雪小河成浀,匯流於凹陷之地,成了一小面湖水。

  水面上兩人仍在交戰,只見金光身影節節敗退,在下個一瞬,紅火落下,兩方休戰,鮮血如注,滴滴答答地在湖面上點上紅色漣漪。

  天神眼神微瞇,帶著幾分危險,嘴角微勾,細語碎念,口中諭令再次成金色方形逐字填上方格,他不再攻擊,卑鄙地閃躲列冷燄每一次攻擊。

  「凡人韓凜,罪無可赦,九魄九魂,一分為二,輪迴轉世魂體分裂……」

  列冷燄一劍揮下,大喊:「他只是……」

  紅火炫著絳火劍,橫掃一刀,旋身,雙指收劍,張揚紅火再次撲天竄地。

  「他只是韓凜!」

  他不准天神這般對待韓凜,韓凜無錯,韓凜,只是韓凜!

  天神腹部血痕滲出,染了他一身鮮血,單拳緊握,在他面前的金光四方書仍隨著他飄動,眼神惡狠狠地瞪向紅火。

  「可惡……你們都該死……」

  本想饒了紅火,維繫著薄弱不堪的天地和平,可眼前列冷燄次次相逼,在在挑戰他的底線。

  「也好。」想死,就成全你!

  金色火光畫出半圓結界,一手拉出金光與絳火劍交戰,縱使不敵,他也無謂,專心的唸出諭令。

  「列冷燄、韓凜人鬼殊途,卻相戀亂世,本神口諭令他們倆陷九生九世輪迴轉世,相戀卻不得一起,苦纏千年!」單手畫出一掌金光將諭令打向天際,再揮手便是將諭令昭告三界。

  他平視眼前紅火,不顧伸手血流,全身怒意張揚,金光數次偷襲紅火,卻次次都被絳火劍給擋下。

  「魂魄分離……你這廝就在轉世之中,尋他吧!」

  天神倏地靠近絳火劍,不顧列冷燄紅火劍穿肩斷臂,右手畫出一抹金光手刃,狠狠地刺進列冷燄心窩,再次煉出金光火焰,將手刃煉出更強的神靈之氣。

  列冷燄忍著金光火刃扎心抽離之痛,退了數步後,吐了口血,單手用絳火劍撐地,半跪。

  他不准金光火刃連著自己再次刺穿韓凜。

  天神也悶著一口血,雙足踩地,嘴角溢出紅痕。

  「捨不得?不過是個死人。」勾起邪笑。

  「哼……死人……你,不就怕這個死人!」眼神迷濛,抑制不了口中鮮血湧流。

  天神伸掌扔出金光火鞭朝他打落,捲上他的頸,用力一扯,左手金刃再次扎向那道紅火身影。

  「讓你再也開不了口!」鮮血濺臉,他自己也吐了口血,跟著跪地。

  列冷燄撐著意志,抱上韓凜,身上的靈力流失,他卻一點也不怕,摸上絳火劍那抹龍涎香,連自己手心被劃破了也無所覺,抱著韓凜倒地。

  「……凜……」側臉看著韓凜的小臉,迷濛的雙瞳映著他的臉,牽起一抹笑。

  耳邊不再是天神狠戾地話語,迴盪著韓凜的笑聲和二愣二愣的語調,彷彿聽見他對自己笑著,圓眼瞪著自己,小嘴微噘沒好氣地對自己說。

  「列,你過來。」

  你這二愣子……

  他眼角有股暖流滑落,感受到身上紅火抽離,竄地,冷意侵襲全身,連眼眸裡的景色,都成了一片黑暗。

  紅火逐漸飄散於空中,竄地火焰牽上一條銀絲,如一縷火龍直往地獄門,人間地上紅火逝去,結界不再,白清雪卻是跪地不動,靜靜地看著眼前相偎的兩人。

  天神身子微微晃搖,透著一絲虛弱,一手臂上的鮮血順著手指滴落雪泥之上,他拉出金絲捲上絳火劍,卻在觸及的那一瞬,被絳火劍的藍火焰彈飛,飛身後,在雪泥上劃出一道泥痕小徑,吐了口紅血。

  為何!

  為何不敵!

  他欲逞強撐起身子,卻是虛弱無力,抬眼卻見了白清雪睨視自己,一足踩在自己的斷臂之上。

  「你這無禮妖徒,敢這般……」再次吐血。

  白清雪雙手握上絳火劍,劍上靈氣碰上他自身魔力,發出電流。

  「師祖早已安好……」冷眼淚落。

  他不顧手上焦黑電痕,雙手緊握絳火劍,高舉,劍端朝著天神心窩。

  「你要做什!大膽!」

  白清雪依舊是那副面無表情,唯有眼瞳淚落不止。

  「安好自身兩千年後流年……」冷眼看著天神驚愣,他露出一抹笑,抬手便是狠狠地刺入天神胸膛。

  強大的藍光與金光發出如雷般的火光電波,將他彈飛於數百呎外,他平躺於雪泥之上,仰望天際,看著天際銀光乍現,似有天兵天將臨地,再次冷笑,撐起身,腳步拖上一痕泥痕,飄向天神。

  師祖說了,再次轉世,救紅火為要,放麒麟於凡間,救世為主,除天神為重,鑄絳火劍,一是灌注己身三魄三魂於其中,二是反噬金光神力。

  「……師祖早已知曉你會奪劍殺人……」冷眼嘲笑地上幾近氣斷的神靈。

  天神睜大眼,惱怒羞憤的氣燄衝上心頭,再次吐了口血。

  他全身散著金光,虛弱地無法留住任何一點靈光,嘴裡含著反駁的話語,卻無力說出口。

  白清雪身子被天兵天將往後一扯,跪在地上,如囚犯一般,他無動於衷,仍是彎起一抹狂笑,卻是淚流不止,眼瞳裡盡是哀傷。

  「……師祖……早已安好一切……你輸了!永遠都贏不了!」

  再次喃喃自語,說著自己的滅絕也是師祖安好的,嘲弄天神無能,只能跟著師祖的流年走,走著他安好的命理。

  語末,再次狂笑。

  天神無力反駁,抬起手掌欲畫出金光,胸口的絳火劍卻讓他憋上一口悶血,靈力自身上漸漸流逝。

  「天……引?」抬眼看著一抹熟悉的身影,卻是疑惑。

  為何,天引擁有元神?

  「父皇。您……」天引卸下盔甲,托起天神半身。

  父皇私下弒凡人殺紅火,這事不僅是犯三界規律,也打破了天地和平。現下,又是九級靈力不附體,神力大減,就算修煉,也與凡人無異,無法掌握天界大權。

  「本神懂了……你和他們都是一夥的!通通都想奪下本神大座!」

  天引擰眉,說了幾句讓父皇安歇之語。

  天地之戰。

  由天神為除藍影而起,由藍影私藏紅火為由,由紅火成神尊火麒麟為因,糾葛交纏兩千年,起因皆是因為天神妒忌所引起一切事端。

  今日,他才真正看清楚了天神的醜陋樣貌。

  「父皇,兒臣領你回天宮。」

  天神揮開他的手,撐不了身子的雙臂滑了一下,身子再次落於雪泥。

  「你們一個個都別有居心!可恨!可恨!」

  天引嘆息,讓人扶上天神。

  他是想奪大座,卻不曾想過傷害父皇,單單只想著讓父皇承位於幾罷了。

  「白清雪,你弒神有罪,本神子得押你回天庭!」轉頭無奈地下令。

  白清雪沒有反抗,閉眼,仰天:「師祖早已安好了……哈哈哈……」

  腦海裡盡是往日師祖、長生與自己相處的日子,現在想起才知曉為何師祖總是誇讚天引宅心仁厚,原來早已悄然地埋下流年。

  「你!身不由己!一輩子都被師祖掌控!哈哈哈……」

  天引單手一揮,讓人拖下白清雪,走近虛弱的父皇,畢恭畢敬。

  「父皇。」

  天神氣得再次吐血:「孽子……叛臣……連你都是!連你都是!」

  天引低頭,看著天神緊攥著自己手腕,最後提不上一口氣,暈厥倒地,心頭一顫,卻是選擇讓人拉下天神。

  他,還是得狠下心坐上大座,才得將一切回歸和平。

  「……九生九世輪迴咒……」仰天,望著天神昭告的輪迴咒,再次嘆息。

  他應了天璽護上韓凜,如今咒詛已下,就算來日他貴為天神,也無力更改,只能順其流年所安,不得改其命理。

  眼前地獄門也派出使者前來,綠魅鬼火,那抹白色掛筆的身子站在那兩副相擁的身子前無聲落淚。

  天引微微一愣,緩步走向那抹白影。

  「以往。」邊走邊說:「天界都誤以為地獄門之人皆是無血淚之物。」站在生死郎君身側,看著韓凜的名。

  生死郎君不著痕跡地抹去淚水,執筆寫下名字,卻發現韓凜兩字的名被輪迴金咒給箍上了。

  「無血淚……誰能比他更狠。」摸上那抹金咒。

  天引蹲下身,單膝跪地,就跪在列冷燄和韓凜身前,他靜靜地看著他們倆。情愛,自己無知,可知曉天璽極喜愛韓凜,韓凜卻與紅火相戀陷輪迴。

  金咒已下,紅火也陷入咒詛之中,鬼剎羅君定不會善罷甘休,他自身也應了天璽護上韓凜安平,如今只能與地獄門聯手,尋找流年命理,為他們倆安下一個平安。

  他欲開口,就見生死郎君無情轉身,不願再與他多說一句,再啟唇,生死郎君已不見身影。

  「我想……許他們一個安平……」

  沒人聽見的話語,隨著轉暖的春風,飄落雪泥,化成一波春水柳絮。

  ***

  天界易主,天引接管大座,本應是件喜慶,卻被仙人傳來的訊息打斷,他聽了是遺憾,是痛苦,卻有一分瞭然。

  「……尊王已發諭召,神子天璽與魔尊列冷燄、凡人韓凜一同陷九世輪迴,尊王可是狠狠地賞了我們天庭一個巴掌啊!」

  仙人意有所指,說的是地獄尊王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心思歹毒。

  朝上是一片嘩然,憤憤起身,說著要與地獄門一戰高下,天引定定地抬手,雙手交握,撐在桌面上,沈穩地氣勢懾人,堂上瞬間靜謐。眾臣微微拭汗,心裡緊張,要說上一代天神陰狠,這一世的天引卻是沈得嚇人,誰曾料想這樣憨直的皇子,能在一瞬竄起,不過一年半載便掌管天界所有事物。

  「輪迴已定,他們三人每一世命理都讓人抄一份,傳給地獄門。」

  「這萬萬不可啊!」

  天引抬手:「本神,不願他們三人在苦難之中,卻不得解救。」

  堂上大臣一陣無語,以往天神不曾如此和善,更不曾與地獄門相守,可天引的憨直純善,卻踏出了一步。

  「臣,遵守。」一名大臣跪地領旨。

  其餘大臣一見,也紛紛跪地,再次齊聲領旨。

  天引抬手,看著三重門外凡間、鬼門,萬物眾生百態皆收進眼底,淡淡地啜了口茶。

  「誰,掌管三界,還不知道呢……」現在服軟,又如何。

  天地之大,區區三界凡人命理便能定下三界和平安樂。

  何樂,而不為呢?

  ***

  列冷燄再次睜眼,只見銀絲繞著自己身上紅火,他欲急忙四周探尋卻無法動彈,欲開口喊上韓凜的名卻無法言語,身子只得順著銀絲牽扯,竄回地獄門,他好似無影空氣一般,晃過守衛,飄過地獄三重門,眼前卻見了天璽笑臉,站在奈何橋上,靜靜地等著他。

  「來了?」

  眼前天璽好似見著了他,卻也好似看不見他,就見天璽揮手撒下一片銀光金粉,朝他一推,嘴角掛笑,嘴裡說著調皮的語句,說上自己也和他們一塊陷於輪迴。

  「說了,你的恩情,由我自己還……」

  列冷燄隨著銀光金粉掉入漩渦,耳邊再次響起天璽細語。

  「本神子……本神子……賞你一個……」

  千、年、相、戀!

  火麒麟 正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