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再出(中3)
作者:兔八个斯基      更新:2014-09-23 21:37      字数:0
  看着某娃子磨蹭着爬进了浴桶,乖乖的自己洗澡,李太傅这才转身进內间,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又从柜子里找出那些牛皮做的小鸡小鸭,一个个吹胀了拿出来,放进某娃子泡着的浴桶里,“太傅还有事,你听话点,洗完澡就过去吃饭。”

  “好~”见某娃子趴在浴桶边,一脸呆萌呆萌地看着自己,李太傅心下当即颤了颤,连带着手也开始不自主地发痒,“唔,太傅,你又流鼻血了。”李太傅一惊,忙伸手去摸鼻下,果然,手上多了两条殷红殷红的血杠,当即尴尬,于是大掌一伸,就按住某娃子的小脑袋给转了个圈儿,“还不是给你气的,快点洗澡。”

  “好~可是窝最听话了,太傅你不要生气。”瑞小皇子可怜巴巴地将小脑袋一偏,接着就用自己的小嫩脸轻轻蹭了蹭那大掌,于是,李太傅当场血流成河。

  话说这是故意的吧,同狼呆在一起久了的小绵羊还是小绵羊吗?那至少都该升级成大绵羊吧……看着某娃儿人畜无害的小脸,李太傅沉默,接着就直接上手,搓。

  李府前院厅堂

  “咱家都来了这么就,这李大人怎么还没来呀?”老太监拿着老花眼镜儿站在案桌前挨个看着上头摆设,间或用手摸摸,管家跟在一旁赔笑,“已经让下人去请了,估计这会儿正在来的路上,要不王管事您先歇歇,尝尝点心。”管家顿了顿,接着再加一句,“这是府上厨子的拿手点心,很是得小皇子喜爱。”老太监一听,当即停下了动作朝对面的桌上看了看,上头果然又好几碟子做工精致的点心,于是来了兴致,笑眯眯地收了老花镜,“既然这样,那就尝尝吧。”

  只是,老太监刚坐下喝了口茶还没来得及吃上点心,李太傅就匆匆进门了,“府上刚到了客人,所以王管事到来有失远迎,还请海涵。”见李太傅如此有礼,老太监受宠若惊,“李大人真是抬举了,咱家只是过来传达一句话而已:今夜皇上会在夜华庭设宴,让李大人带上小皇子同延先生一同前去。”

  “有劳王管事了。”李太傅点点头,接着手摆了摆,旁边的管家就会意地拿着银子,放到老太监面前,“区区银钱不成敬意,权当是请王管事喝杯劳苦茶。”摆在桌上白花花的银子差点闪瞎老太监直勾勾的双眼,不过,在最后却是叹着气给直接推了回去,“李大人的好意咱家心领了。”

  难道是嫌少?可今次给的量几乎是以往的二倍,难道半年不见这人的胃口竟会大这么多?老太监不愧是人精,见李太傅不说话当即就揣度出了他的心思,“李大人且莫多心,只是最近宫里出了些事,以至于皇上对这方面的勘查加大了力度,咱家也不好在这风头浪尖上知法犯法。”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李太傅点头表示理解,接着就顺口接过,“李某今早进宫面圣不多时皇上就开始精神头短,但在这之前李某记得皇上身体都是一向康健的,王管事可知道是怎么回事?”听李太傅提起,老太监当即脸上就泛起了愁,“若不是李大人提起,咱家就差点将这事忘了。这已经是去岁的事儿了,大人带着小皇子走后,皇上就因日夜国事忙得焦头烂额,以至于最后病倒。当时,宫里的太医们都给瞧过了,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虽然后来有了延先生,但到底拖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所以皇上就落下了这个病根。知道现在老奴也在想若是当时大人未有离开京都,恐怕皇上也不会受如此多罪了。”

  “那延先生的医术李某也见识过,如此厉害难道也不能根治?”老太监点点头,接着脸上的神情就变得有些奇怪,“就算医术再出神入化,但到底也是人,不能通天,况且,皇上对他也不是太信任……”话声戛然而止,王管事自知失言,遂不再继续下去,李太傅也知趣地岔开了话题,“那皇上的病现在如何了?”

  “还能如何,也就是一直吃药养着的。”老太监叹了口气,准备伸手拿一块桌上的点心尝尝,那想不经意间就看到了畏畏缩缩扒在门框上偷听的瑞小皇子,当即手停了下来,连一张老皱脸都笑成了一朵花,“半年多不见,小皇子倒是又长高长俊了不少,真真跟张侍卫他们带回来的画像一个样儿。”

  李太傅一听,也转头,就看到瑞小皇子正一副受气小媳妇儿的样子眼巴巴地瞅着他,当即又好笑又好奇,接着就朝他招招手,“在那里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受到召唤,瑞小娃子当即风一阵地就奔进了李太傅的怀里,然后转爪拉上老太监的衣袖,“皇兄究竟怎么了?”老太监看了看李太傅,不知该怎么回答,想了想,于是选了个比较中庸的说法,“回小皇子,皇上很好,就是很想念小皇子。”

  “骗人~窝刚刚都有听到,你明明就说的不好。”瑞小皇子倏地收回小肉爪,接着就三爪两爪地爬到李太傅怀里,跪好,然后紧紧拉住他的前襟,“太傅,窝想去看皇兄。”看着某娃儿核桃眼里要掉不掉的小眼泪,李太傅叹了口气,接着就伸手顺了顺那小黄毛表示安慰,“好,但去看皇上总不能空着手吧,你快去看看你的小宝库里有什么好东西,也给皇上带上一点儿。”

  “恩,那窝们收拾好就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