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八章:祭拜
作者:止水      更新:2017-04-06 00:13      字数:0
  【第十八章:祭拜】

  得知阿丑醒来,正在县长办公室里听从下属汇报的司令大人,立刻摆摆手起身大步离去。

  等司令大人走远后,霍无双凑到高启胜身边问道:“高启胜,咱们司令大人是在哪儿邂逅瑾公子的?”

  高启胜木着脸:“就在这里。”

  “临城?”霍无双惊讶:“司令大人什么时候来的临城?”

  “是秘密行动。本来是暗中探访,司令无意救了昏倒在路边的瑾公子,为了不打草惊蛇,当夜就终止了。”

  霍无双了然点点头。

  霍飞扬冷声警告:“无双,不要随意打听司令的私事,做好你分内的事。”

  霍无双翻了翻白眼:“知道啦,啰嗦!”

  霍飞扬无奈地沉着脸。

  高启胜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飘悠悠地遁走了。

  司令大人来到阿丑暂居的小院时,阿丑已经在县长派来的小侍帮助下,刚好洗漱完穿戴整齐。他的头发被心灵手巧的小诗在两腮边编了两条缠着丝带的辫子,额上佩戴着那条水蓝头饰,他谢绝了小侍奉命拿来的绫罗绸缎和锦绣棉夹,在小侍古怪的眼神下依然穿着那身素淡的侍人衣物。

  “参见司令大人。”

  小侍见到英俊威武的司令大人眸光刷地一亮,赶紧福下身子盈盈一拜,俊俏的小脸倾慕红晕。

  司令大人看都不看那小侍一眼,高大挺拔的身影阔步走来,大掌轻轻扶住了正要向他行礼的阿丑:“瑾儿,睡得可好?”

  阿丑脸颊微热,低着头呐呐嗯了一声。

  “陪我去用饭。”

  司令大人牵着阿丑的小手,来到了正厅,那里刚摆好了一桌热乎乎的早饭。

  阿丑捏着一个素包子,小口小口地吃着,身后的小侍正要上前伺候,便被司令大人抬手阻止了。

  只见司令大人亲自为阿丑盛了一碗热粥,动作行云流水又似熟练地向阿丑喂了一勺。

  阿丑红着小脸想要自己来,但见司令大人冷肃严厉的眼神,他慌忙习惯性地张开小嘴,微颤颤地噙住了那口白粥。

  不知为何,眼眶湿热热地,心也跟着暖暖地。

  那小侍惊疑不定地瞪大眼,却也不敢在司令大人面前放肆,连忙垂首后退,掩去了眸中的那抹嫉妒和不甘。

  吃完了早饭,司令大人又带着阿丑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直到高启胜从外面赶回来复命,司令大人这才在心里着急又不敢开口的阿丑期盼下,淡淡地开口道:“瑾儿,我带你去个地方。”

  ……

  “大帅,那位霍司令去了临城。”

  张驿匆匆忙忙地推开书房门,激动地汇报道。

  荣靖天抬头,俊美无俦的脸庞浮现一抹兴味,危险地眯了眯眼:“那咱们就去会一会这位传说中的司令大人。”

  大元帅一声令下,铁骑兵立马整顿待命。

  荣靖天一袭漆黑戎装,披肩大衣迎风飞扬,腰间佩着一柄墨色长刀,军帽边沿遮住了那道狰狞骇人的疤痕,只露出一双深邃凛冽的眼瞳和一只高挺笔直的鼻梁,以及一抹似是薄幸又似是邪魅的唇形。

  张驿见大帅身姿流畅地跃上骏马,那一身铁血凶悍的枭雄魄力和强大尊贵的霸主气势,是南疆所有百姓和军兵们心悦臣服的信仰存在。

  他心下犹豫不定,踌躇了片刻后,便用脚踢了踢身下的马儿,凑近大元帅的那匹心爱白马,低声道:“大帅,那位阿丑公子找到了……”

  手握缰绳的荣靖天闻言顿了顿,忽而轻笑道:“不会是在那位霍司令身边吧。”

  张驿心道大帅英明神武,您猜的太准了。嘴上却委婉说道:“听说是做了霍司令的贴身侍从。”

  “听说?”

  大元帅斜眼冷睨着张驿,吓得张驿冷汗津津,忙回道:“是派过去的线报传回来的消息。”

  荣靖天眸光一闪,旋即挥起马鞭,沉声喝令:“出发!”

  ……

  阿丑从大山村里走出来谋生至今已有三个多月,在临城呆了不少时日,却依然对这里很陌生。他在戏班子里干活的时候,班主不允许随意外出闲逛,再加上经历过一场惨痛的意外,他更是天天躺在床上养病,像今天这样被司令大人牵着手走在繁华的临城街道上漫步而行,着实是头一回。

  以前的阿丑是不幸的,但现在的阿丑是幸运的。

  他被司令大人救了一命,得到了司令大人的照顾和善待,阿丑心怀莫大的感恩和感激,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等此间事了,他一定尽心尽力的服侍司令大人。

  霍城此次出行很低调,他脱下军衣换上一身严谨的灰色中山装,身边只带了同样穿着普通便服的高启胜和几名随身护卫。

  阿丑悄悄地抬起小脑袋,大着胆子看着街上的行人和店铺,跟他第一天来到临城时所见的一样热闹。

  司令大人微微俯首,细微观察着阿丑的神色变化,见双儿不再总是怯懦卑微地低着头,而是用那双清澈似水的杏眸好奇地打量四周,他觉得以后多带双儿出来转转,还是挺不错的。

  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完了县城的街道,绕过一道不起眼的西边小门,一行人出了这座城墙,来到了临城后山上一处僻静的林子里。

  那是一冢新添的坟头,土里插着一个墓碑,上面刻着“阿言安息永存”等几行碑文,立碑人标注着“叶瑾”二字。

  眼泪瞬间夺眶而出,阿丑惨白着小脸,跌跌撞撞地扑过去,噗通跪倒在了坟前,双手颤抖抚上那块冰冷墓碑,反复摩擦着“阿言”二字,失声痛哭起来。

  “阿言!阿言!我是阿丑啊!阿言,阿言,我来看你了……阿言……对不起阿言,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啊!……阿言,阿言……”

  司令大人负手而立,高大的身形愈发冷漠沉肃,那双寒星般冷冽的漆黑眼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伤心哭泣的双儿,眉宇间拧起一抹心疼。

  高启胜自然是知道来龙去脉,他吩咐两个手下把带来的祭品供上,然后亲自点燃了几支香烛,在心里遗憾地叹息一声。

  能遇到这般舍己救人的好双儿,瑾公子是个有福之人,但愿他与司令大人今后幸福安康,也希望阿言能在天国保佑。

  高启胜上完香后,霍城也沉默地点了根香致谢,若不是阿言拼死救下了瑾儿,他或许这辈子都遇不到让他心悦情动的双儿。

  祭拜之后,阿丑趴在阿言的墓碑上迟迟不肯离去,霍城并未勉强,他示意高启胜带人回避,随后便蹲下来搂住了哽咽不止的双儿,默默地轻拍安抚陪着他。

  阿丑泪流满面地望向司令大人,小手揪着胸口悲痛地含着哭腔道:“司令大人,谢谢您……阿言是除了阿父之外,我最亲的人了……”

  霍城大掌五指收拢,温暖地握住了阿丑冰凉的双手,淡声道:“世道不平,与其活着受罪,不如在此清静长眠。”

  阿丑呜咽地流着眼泪,依偎在司令大人的怀里,期期艾艾地缅怀哀悼。

  却在这时,伴随着一阵阵由远至近的哒哒马蹄声响,树林中惊鸟四飞地面微微振动起来。

  霍城目光一凛,冰冷慑人的双眼倏地扫向来源处。

  高启胜立刻带人有条不紊地将司令大人围住,一行人神色戒备地盯住飞驰而来的大队兵马,纷纷掏出枪支严阵以待。

  荣靖天一马当先,俊美逼人的脸庞凌戾而凶悍,身下铁蹄沉沉地踩踏着松枝落叶,飞骑直接朝着高启胜冲过去。

  高启胜瞳孔一缩,他临危不乱,猛地举起手中的短枪,目标精确地对准了那头白马的肚腹。

  却在千钧一发之际,率队前来挑衅的荣靖天,突然从马背上腾飞而起,白马似乎感应到主人的命令,昂首发出一声嘶鸣,咻地弯曲两只前蹄往侧面翻滚,险险躲过了砰射袭来的子弹。

  高启胜挑眉,这匹白色战马倒挺有灵性。

  然而下一刻,他面色骤变,只见荣靖天身影如魅地借助一颗树枝,足尖轻点在空中飞旋,犹如一枚伸缩有力的弹簧,嗖地朝着司令大人的方向攻击飞去。

  正当高启胜大喝一声,带领手下冲上去保护司令,便见他们的司令大人猛地跃起身,身姿矫健地接住了荣靖天袭来的掌风,二人瞬间展开了首次交锋。

  “荣靖天。”

  “霍城。”

  二人不约而同地报上自己的姓名,下一刻,更是激起了对方好斗的血性,施展一身武术本领,强强对决,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是叱咤南疆的大元帅。

  一个是掌管北疆的大司令。

  这二人虽是初次见面,却早已神交已久,在东华子民共同抵御外敌的各大战役中,偶尔也听说过对方的大名和战绩。

  彼此之间第一次交手,武功实力皆是不相上下,双方打得难舍难分,并不是殊死搏斗,但也非要争个高低胜负。

  两方人马很有默契地往后撤退,给这两位年轻的大将军腾地方,各个热血沸腾摩拳擦掌,认为赢的必定会是自家大帅(司令)。

  高启胜趁机将受了不小惊吓的阿丑从墓前带离,他见阿丑面无血色瑟瑟发抖的可怜样子,便心生不忍轻声安抚了几句。

  张驿眼睛贼亮地发现了阿丑,即使那晚在戏楼里阿丑画着戏妆看不清面貌,但张驿还是一眼认出了那就是大帅要找的双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