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五章:暗涛汹涌
作者:夏锦      更新:2018-06-13 23:25      字数:3385
  凤离天拍了拍凤鸣的后背:“你冷静冷静。”

  “没办法冷静,让你给好几个男人生孩子去,你试试看?”凤鸣使出吃奶的劲都没有推开凤离天扣在他腰上的手。反而把自己累到不行。

  凤离天在凤鸣看不到的地方,眼神深幽:“凤鸣,你需得知道,我凤氏一族不同于常人,凤氏一族所注定的命定之人,必然是与凤氏血脉最为合适的。即便是我的父皇和母后也不例外,我的父皇不喜男子,只是为了传承皇室血脉不得不娶了我的母后,然而我的母后生性旷达,喜好自由,所以他们俩完成了共同目标,便能够一拍两散。再者,你曾经生活在西燕国,那个时候凤氏一族夺回天下时,帝王本该是另外一个人,但是由于他尚未遇到他的命定之人时就已经得知他的命定之人死亡的消息,所以他退位让贤,一生孤苦不说,尚不足三十便薨了。”

  凤离天的意思很明白,他在告诉凤鸣,命定之说是不可能改变的,他在潜移默化凤鸣的想法,试图让凤鸣软化。

  “哦?”凤鸣冷哼一声,终究还是推开凤离天,他站在凤离天面前用清冷的目光盯着面前这个与他兜圈子的男人:“我如果真是一个六岁幼童,或许我还会被你的话打动几分,但是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曾经那些被萧韶残忍的禁锢十多年的岁月,是凤鸣最阴暗的日子,他如今好不容易得来一次重生的机会,凤鸣绝对不会再将自己置身与那种悲惨的境地。

  凤离天一扫刚才语气里的循循善诱,他危险的眸光触及到面前的凤鸣,眼中却划过诡秘的笑意:“还真是聪明!”

  他倒是真的来了兴致,而非之前兜兜转转的迂回试探,如果刚刚凤鸣真的相信了他的各种半真半假的话,他倒是有些看不上了,可偏偏这个人心智冷静强大到了极致,不仅没有被他诱惑,反而如此镇定的与他对峙。

  凤鸣敛下了眼眸,脸上的表情深沉难辨,只听他说道:“你的要求我不可能同意,我也绝对不会被人强迫着给人生孩子。”

  凤离天想要开口,便只见凤鸣抬起了头,他的眸子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明明是一张非常稚气的脸庞,却偏偏被他摆出了一副诱惑的模样,他凑在凤离天脸前,轻轻对着凤离天的侧脸轻轻吐了一口气,温热的气流贴着凤离天的侧脸,那种酥软的感觉仿佛要浸透到皮肉里,只听凤鸣在他耳边缓缓说道:“想要我为你们凤氏一族生下继承人,那就要看你们的能耐了。”

  他可不建议三宫六院,这一次他不会再沉沦在情爱之中,不会再被所谓的爱情蒙蔽,如果爱,只能别人爱上他,凤离天不是想要继承人吗,那么他就弄得凤氏如今三个皇族子弟,为他争风吃醋,纠缠不休,只有掌控权在自己的手里,他才是最安全的。

  凤离天扭过头,黝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凤鸣,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威压:“你倒是敢想!”

  “敢想?我为何不敢想!”凤鸣肉乎乎的手指轻轻在凤离天严肃,俊美的脸上游走,他平静的脸上带着笑意,眼中的淡然决绝却足以使人心颤,轻扬的眉梢和勾起的嘴角,无处不是傲然的自信,也是动人的诱惑,即使致命,也让人心甘情愿。

  这样的凤鸣夹杂着幼童的稚气,可是浑身上下染发的气质却是如此的诱惑,凤离天感觉凤鸣在他脸上游走着的那双手就仿佛是一根羽毛,反复的在他心上,划来划去。这样子的凤鸣是耀眼的,自然也是能够令人沉沦的。

  “好,本王就答应你,凤氏一族绝对不会强迫与你,我们叔侄三人,就只等着你的应允。”凤离天眸色幽黯,见凤鸣依旧勾唇浅笑,便只觉得心中霎时燃起了火一般炙热的念头,便是如此狡猾而又危险的凤鸣,突然让他有种无法放开的欲望,似乎是只想把他紧紧锁在怀里,不让他人窥探,就连自己的侄子也不行。

  “那我可就等着你们了!”凤鸣浅笑盈盈,那眸子里似乎闪烁着星光,略带小奶音的嗓声,将凤离天从那种诡异的思绪中拔出,复杂的盯着面前那张脸,凤离天突然有种觉悟,或许他们凤氏一族的三位正统血脉,真的会通通折在这个人的手里。

  这种情况已经远远脱离了凤离天的掌控,像他这样的人,自来喜欢将事情都掌控在自己手中,可偏偏会有些人能够打破他们所有的计划,让他们因命定之人而失控。

  凤离天重新将凤鸣圈进怀里,微微阖起的双眼,掩住了鹰一般锐利的眼眸,辨不出其中深浅,他陡然开口:“今日你也见了轩墨,感觉如何?”

  “凤轩墨?C国的帝王,听说他是被你亲手扶持上去的,内阁皆以为那就是一个傀儡皇帝,想着你端荣亲王能够掌控,他们自然也能够左右一二,却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帝王,最擅长装傻充愣,偏偏就是这份装傻充愣才最是高深莫测,内阁看不清楚凤轩墨再想什么,可以端荣亲王应该知道,你这个侄子才是最通透的。”

  说起来凤轩墨,凤鸣就单单凭着今日短短相处的那几个小时,便能够体会的到,狐狸一般的狡猾,那个年轻的帝王最擅长于将自己伪装起来,或许连他自己都被自己骗了,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哼,你们叔侄但是情感深厚,不想跟你争权夺位的那几个兄长。”

  “这是自然,轩墨跟程归也算是本王一手调教出来的,他们两个都是本王亲自挑选的继承人,一个狡猾却温和,一个圆滑却张扬,相辅相成的兄弟,绝对不可能残害手足。”

  凤离天眼神淡淡的,难辨喜怒的话音没有丝毫起伏,凤鸣却笑了:“我倒是真有些佩服亲王殿下。”

  可不是嘛,凤轩墨诡辩善言,偏偏温润良和,看不出一点本性,不说那个他还未曾见过的凤程归,就单单只是一个凤轩墨,能够培养出来这样的继承人,还能够让凤轩墨对他敬畏有加,不得不说,凤离天才是最老谋深算的那一个。

  天已经很晚了,凤鸣这幅身子本身就才六岁,熬到这个时候渐渐有些受不住了,他窝在凤离天怀里秀气的打了个哈欠,眼角溢出两滴生理泪水。

  凤离天低头望着小孩眼角微微湿润的模样,仿佛受到了诱惑一般,伸出手擦掉小孩一只眼角下的泪水,湿漉漉的手感,让凤离天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低下头,凤鸣有些疑惑的抬头,之间凤离天伸出舌头,从凤鸣湿润的眼角滑过。

  凤鸣霎时退了睡意,凤离天正值壮年,二十八九的年纪根本容不得挑逗,更何况是他自己不知何时就被凤鸣那眼眶微微泛红的模样诱惑了。

  凤鸣只觉得耳边是凤离天有些粗粝的呼吸,带着一股热度,充满了欲念,而他坐着的地方,正压着凤离天那火热的硬挺。

  凤鸣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凤离天时候的场景,那个时候他只以为凤离天是个如同萧韶一般沉迷于肉欲中的人,现在想来倒是他看走了眼,这明明就是一直吃人的狼王。

  “对着一个六岁的孩子亲王殿下也能够燃起欲望,凤离天,你确定自己不是一个变态吗?”凤鸣扭动着身子,结果凤离天更加火热的坚挺却误打误撞又往他的臀间挤入了几分,虽是隔着衣裤,凤鸣仍感觉到凤离天硕大的阳物,正顶在他的双股间。

  耳边小孩充满讽刺的话,依旧不影响凤离天的情绪,他用一种肆意又带着审视的目光一点一点的略过凤鸣的眉眼,双手控制住凤鸣挣扎的身子,极力的压住体内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突然而至的欲念,他不是一个纵欲的人,也不曾沉迷于肉体的欢愉,此刻却轻易地被怀里的小孩引发了欲望:“是不是变态,你又能如何?”

  凤离天低哑中带着忍耐,他的语声透着明显的压抑,指尖抚过小孩那泛红的眼角。讽刺的眼睛,诱人的粉唇,低声说道:“困了就早点睡吧,我抱你回去。”

  凤鸣确实是困了,即便是他的精神能够受得住,但是这幅孩子的身子却弱爆了,他或许得给个机会让凤离天给他找人教授锻体之术,不过这个不急,毕竟现在他还小,一切都来得及,凤鸣没有再介意凤离天依旧戳着他的那坚挺,伸手环抱住凤离天的腰间,靠在他胸前感受着熟悉的怀抱带来的温暖,两人默默无语,只是这么相互依偎着。

  凤鸣本事就在强撑着精神,如今谈判暂且结束,一时放松下来,很快就睡着了,凤离天抱着小孩软软的小身子,默默压抑着胯下的欲望,过了许久,他将小孩抱了起来,往屋外走去。

  外面一片灯火通明,守在外面的梁祁见凤离天抱着睡着了的凤鸣出来,有些疑惑,刚想要开口,却望见凤离天警示的目光,他会意,识相的没有多嘴。

  轻车熟路的走进凤鸣的青云殿,凤离天将小孩放在床上,脱掉了鞋子,又给小孩盖好被子,这才在床边坐下,他盯着凤鸣熟睡的脸庞,有些恨恨的,又有些无奈:“倒像是一头小猪,说睡就睡,还得本王来伺候你。”他的语气里难得带着几分温柔,这种温柔几乎从来没有出现在过凤离天的身上,偏偏此刻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人,一个无法觉察自己的语气,一个睡得正香,也就再没人看得到如此少见的景象。

  凤离天坐了良久,方才起身走出青云殿,梁祁跟在凤离天的身后,只听见凤离天说道:“以后凤鸣要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要求,尽管满足他!”

  梁祁虽然惊讶凤离天的话语里的意思,却还是点头应下:“属下明白!”

  作者有话说:

  危险的小凤鸣才是最真实最迷人哒,亲王殿下您就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