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7.公值
作者:魅姬      更新:2017-07-27 13:16      字数:1670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孟唯嫌弃的用食指挑着明显洗过一遍,却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睡衣,一边挑眉看着余,“话说这衣服你不是说烧了?”

  “……”舍不得,余从孟唯的手里接过衣服,随即小心翼翼的叠好收到了柜子里。

  新家才建不久,余的打算是两人举行过仪式后再住进去,所以现在他们依旧住在小小的房子里。

  咳,其实小房子挺好的,两个人还可以更亲密些。

  “闷葫芦,”假装没看见余宝贝似的放自己睡衣的模样,孟唯撇着嘴在直接倒在了床上还顺便翻了个身。

  随后便感觉到床缓缓的下陷,下一秒,男人温热的身体已经靠上了自己。

  孟唯没有转身,也没有说话,反而轻轻闭上了眼,享受起这一刻的宁静。

  他知道只要有身后的兽人在,他就会感到很安全,莫名的。

  而他是个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

  “我会告诉他们你的身份,在我们定契以后,”余想了想,还是变成了狼的模样,然后用狼吻顶了顶孟唯的头。

  “别闹,”孟唯无奈的转过身,伸出手惩罚似的捏了捏余的耳朵。

  余做的没错,之前是他想的太简单了,这个世界和他的世界根本就是不一样的,现在那些人没什么感觉,时间一长肯定会发现他的不同,他也不是什么耐得住性子的人,瞒得了一时想瞒一世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与其将来被人揭穿,不如现在就坦白的好。

  “唯,我们,三天后举行仪式,”余舔了舔孟唯的脸颊,银色的狼眸里全是期待。

  “这么快?……好吧,那就三天后,”孟唯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满足似的将头埋进了银狼的毛发里。

  啊,好舒服,好暖和,可惜了,现在是早上,不是晚上,他们是刚准备起床,而不是正要睡觉。

  今天余要和族人一起出去打猎,而他只能抱着余给他削好的模板拼东西玩儿。

  万恶的兽权社会。

  “我走了,”余变回人形,低头吻了吻埋在自己胸口的孟唯,随后才恋恋不舍的下了床。

  而孟唯则是非常淡定的踹了男人一脚。

  嗯,因为他害羞了。

  然后余又非常顺手的抓住了光滑的脚丫子吻了吻。

  孟唯:“……”调情高手哪家强,异世兽人找银狼,呵呵!

  且不提部落门口看到向来喜欢提前到的余面色温柔的走到队伍种时那些兽人是什么表情,向来不喜欢赖床的孟唯已经顶着太阳跑去了集市。

  刘姥姥进大观园是什么感觉?

  呵呵,孟唯当然不知道。

  不过看着集市琳琅满目的物品,孟唯确实觉得自己和那进大观园的刘姥姥的感觉有的一拼。

  新鲜,好奇,陌生,然后才恍然发现,自己和那些人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这个世界的集市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单调,也许是有了前面其他异世者对他们的指导,集市上竟然有各种各样不同时代使用的东西,什么火石木簪,什么自行车,买衣服的兽人那儿也是,什么古代的素衣长袍,现代的T恤……怪不得他身上穿的这件余的衣服那么像现代的露脐装,麦洛麦雅他们却是一身简单素朴的古装呢,这里的兽人似乎都喜欢现代的衣服,而雌性则更偏爱古装。

  因为像裙子么?孟唯默默的看了眼自己已经穿了好几天的衣服,露胳膊露腿露肚子,不知道为什么余明明给他买了衣服,却在第二天又退了回去,让他这衣服先穿几天,过两天给他新衣服。

  至于原因,余不说,他也没问,只要不裸奔,一切好商量。

  然后孟唯走着走着就看见了他未来的岳父大人们。

  现在走还来得及么?

  好吧,来不及了,因为纹和赛尔已经看到了他。

  “啊,唯,好巧,你是来买东西的么?怎么一个人过来了?我家小面瘫呢?”赛尔掂着脚尖看着孟唯的身后,却没发现自家的小东西,一时有些奇怪。

  因为雌性没有自保能力,所以一般出门都会有兽人跟着,虽然是集市,也不是全都安全的,小面瘫怎么可以让唯一个人来集市呢!

  万一被其他兽人抢了怎么办啊!

  孟唯并不知道赛尔心里的圈圈绕绕,闻言只笑着道:“他今天和其他兽人一起出去了,我闲着没事,就出来走走。”

  “今天轮到余公值,”纹道。

  “啊,对哦,今天是小面瘫公值的日子,”赛尔一愣,才想起来自家小面瘫出去的原因。

  “公值?是做什么的?”孟唯一愣,余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向他解释原因,他还以为余只是和之前一样出去打猎了。

  “公值的任务就是部落安排未婚但是已经成年的兽人去打猎,然后由族长分配给部落里失去兽人的雌性,”赛尔呶着嘴指了指身边的纹,嫌弃的说道,“我能告诉你崽他兽父就是因为想要照顾那些人,直到我怀了多才和我举行仪式的么?”

  孟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