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三十六.帮助
作者:蓝宇国主      更新:2017-09-12 16:29      字数:4483
“去!杀了这个人!”洛痕凶相毕露地指着涅色衣衫之人命令。

  众妖魔立刻扑向了涅色衣衫之人,而洛痕又捻了一个召唤法诀,“召唤!魑魅魍魉!”

  顿时,四个更加巨大的妖魔出现,洛痕向四个妖魔道:“你们快去助我相公一臂之力,杀了那个墨黑色衣衫的臭小子!”

  四个妖魔一听立即扑向了络轲。

  事情有些糟了!络轲和涅色衣衫的人心中同时一沉,他们二人都不会召唤类的法术,而李灿燃和洛痕又偏偏都代理了召唤类的法术,倘若对方知道了这一点,凭借源源不断地召唤他人以人多欺负人少群殴他们,他们不是要吃大亏吗?络轲也管不上涅色衣衫之人能不能听到,使用心念传音传给后者两句话:“不要恋战,准备撤退!报仇来日方长!”

  但李灿燃也并非等闲之辈,他似乎看出来了他的对手有撤退的意思并且隐隐猜到对方二人可能不会召唤,此时他见自己的狂风已经将络轲发出的力量消灭殆尽,立刻收起乾坤扇,左手召唤法诀右手阵法法诀,“召唤!幽冥鬼使!”随即金光一闪,六个身着冥界衣服之人出现,李灿燃指着络轲,“快去消灭了这小子!”

  早在他捻召唤和阵法法诀的时候,络轲就趁此机会想要化光离开,但他刚一化光就发现了一个不容乐观的问题,魑魅魍魉早已围住了他,并且在他周围设下了包围光罩,他飞不出去!一迟疑之间,李灿燃的阵法也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那边,涅色衣衫之人也相当吃力,洛痕一见自己方面敌不过就再次召唤出帮手,涅色衣衫之人可谓好虎不敌群狼。

  眼见不敌对方,涅色衣衫之人做了撤退的打算,然而此时她才发现,她想要撤出去相当困难。

  “束手就擒吧你!你跑得了吗?”洛痕扭着水蛇般的水桶腰撅着仿佛喝了一桶狗血一般的红色巨嘴得意地叫嚣。

  涅色衣衫之人一看她那样就恶心,其实这是正常反应,是个人见到洛痕那贱样都得恶心。洛痕的猪叫刺激了涅色衣衫之人,后者立刻就下了决心:这次非要安全撤退气死洛痕!

  心一横,涅色衣衫之人在重重包围之中缓缓伸开手掌,一个透明的物体在她的手中出现,放出无比璀璨和强烈的光芒,将这夜空照得如同白昼。

  迫于这光芒的压力,围住涅色衣衫之人的妖魔鬼怪纷纷后退并用袖子遮挡住强光以免刺伤眼睛,趁此机会,涅色衣衫之人化道涅色光,径直向络轲这边飞来,意欲救援这边。

  络轲知道即使他和涅色衣衫之人联手也绝不是李灿燃方面的对手,于是再次用了心念传音,“你先别管我,我们不是这些恶人的对手!赶快去保安宫找保生大帝!”要是涅色衣衫之人听不见,他就只有喊出来了。

  涅色光顿了顿,调转了方向。

  “原来听得见啊!”络轲一边防御李灿燃等人的进攻一边在心里自言自语,他索性再次用心念传音传过去:“你叫什么名字?”

  远方传来了一段传音:“垣鈯。这两个字很难写,你如果记不住的话,就记一句话:原野的路途。”

  “可恶!居然跑了!追!”洛痕气急败坏地指挥着她召唤来的那些帮手。

  李灿燃见垣鈯跑了更觉得必须消灭络轲,络轲此刻已经非常处于下风,李灿燃、六个幽冥鬼使、魑魅魍魉联手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而他们的战场也渐渐移到了几十里外的无人区域。络轲很明白他现在的处境,他很明白,照这样下去,连逃跑的可能性都没有,他只有死在这里的份。看准时机,络轲将螺纹杖向天一指,半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一个闪亮的星系,而络轲的身体周围也出现了一个力量强大的保护层。以至于李灿燃等人不得不退了一步。

  通常,威力越大的法术咒语越长,而为了让施法者在念咒语的时候不受到外界攻击,在发动法术的同时施法者的身体会被一个保护光罩所保护,这个光罩通常十分坚固,可以保证在咒语被念完之前承受多次攻击而不破裂。

  络轲看着星系,无限虔诚地念起古老的咒文:

  “永恒的宇宙,神秘的星河,

  是谁咏叹着生命的悲歌?

  苍穹的诗句,岁月的沉默,

  何人的执着留下了承诺?

  一次游离,一瞬思索,

  一份不弃把时间雕刻。”

  念完,络轲闭上双眼,拥抱着周围虚无的空气,脸上是无比的平和。而那个神秘的星系,在听到咒语之后忽然间无限地扩张,星系的运转也在加快,一个星云在星系中快速形成,星云之上光芒大盛。

  从五颜六色的星云之中又出现了无数的恒星和行星,这些星星一离开星云就从星系里飞了出去,抵抗着李灿燃等人的攻击。双方你来我往,在天空中打得十分热闹,不时有光点飞舞、气浪飘散。小爆炸产生的纷纷光雨翩翩彩云装点得天空如梦似幻,奇幻无比。

  李灿燃一伙人在络轲发动法术的时候就开始猛烈进攻,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果,李灿燃知道不使用绝招不行了,但不知怎么的,瘟神的法术他居然不能用,乾坤扇也代理不了。只有用青猺的了,他阴鸷地双手叩印,“怨魂之海!”

  顿时,周围的温度迅速下降,皎洁的月亮被遮蔽,无数的窃窃私语之声传来,一个巨大的黑色池水的幻影出现在李灿燃的前方,池水幻影中,无数的只有一个人头身体像一个蝌蚪尾巴的东西四处游动,络轲知道那都是些鬼魂。

  “去吧!”李灿燃右手向络轲一指,一股浑浊的水流带着无数的怨魂径直向络轲打了过去。

  络轲感受到了进攻而来的煞气,睁开双眼,螺纹杖准确地指向水流打来的方向,一束墨黑色光柱从星系之中冲了出来,携带着无数的小行星对撞水流!

  “嘭”的一声巨响,二者相碰,水花与光点溅起几丈高,冲击波铺天盖地,气浪随后蔓延,夹杂着鬼魂的惨叫之声的剧烈爆炸声响彻天寰,水流光柱纷纷破碎,一切转瞬间烟消云散。

  在李灿燃进攻的同时,魑魅魍魉和六个幽冥鬼使也向络轲发动了攻击,络轲的螺纹杖指向李灿燃的水流之后绕着络轲自身挥舞一周,十道同样的墨黑色光住冲了过去,可惜李灿燃的这十个帮手的实力没有李灿燃本人这么强,刚一接招就被打飞了。

  “我说,小子,你不要得意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呢你已经被画影图形上了通缉令了。”见周围只有他和络轲两个人,李灿燃嘿嘿冷笑,见络轲恶狠狠地盯着他,他继续笑道:“还有,我查到你好像和两个女妖精搞到一起了,在灭猫国还和她们住在一个客栈里?”

  “呸,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整天搞裙带关系。”络轲看不起李灿燃。

  “哈哈,说到你痛处了吧?不过呢,你也许还不知道,你的那两个姘头啊因为得罪了我还到火狐上仙那里去告我的状已经被我关在火狐上仙妖界的监狱里了。”李灿燃得意洋洋,“嘿嘿,那两个女妖精长得真不错啊!等一会我放一群男妖怪进去,一定很好玩啊!你到时候要不要去欣赏一下活春宫啊?”

  虽然知道蓝如海和玉儿已经被救出来了,可听了李灿燃这种毫无羞耻的话,络轲还是气急败坏地看着李灿燃,吼道:“李灿燃你妈死了!”

  察觉到周围方圆几十里一个人也没有,李灿燃满不在乎地笑了,“我妈死了?哈哈,我告诉你,我妈早就死了。你别忘了我的信条,有奶便是娘,没钱不是妈,为钱掘祖坟,为钱爹也杀。我把那老不死的的钱都骗到手了之后还会让她活着?我还会养着这么个光吃饭不干活的干什么?你当我傻啊?还不如养几只猫主子,还能提高我在猫奴和爱猫人心里的地位呢!”

  “李灿燃,你真是赚了钱,缺了德!”络轲从内心里看不起这个人渣。

  “缺了德又如何?我有钱,我有言论权,谁又能怎么样啊?我不妨告诉你,我十三岁那年,我娘生了个男孩,是我的兄弟,有一天呢我趁着照顾我那小兄弟的老婆子不注意,把我那个小兄弟扔到了井里,还嫁祸给了我爹的一个小妾。那是我的亲兄弟,一个爹一个妈的,你肯定会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其实呢也简单,他要是活着,不分了一份家产吗?我爹有多少个女儿我不在乎,但是儿子只能有我一个!无论是谁,挡了我的财路,都别想得好死!”李灿燃原形毕露,一挥手里乾坤扇,狂笑道。

  络轲看着他,笑了,“哼,好笑之至,我这回看见畜生什么样了。”

  “好啊,小子,你敢骂我?”李灿燃忿然作色,“怨魂之海,万鬼夜行!”忽然之间,池水幻影沸腾起来,所有的水流和怨魂一起飞出了水池,从四面八方径直扑向络轲,那景象看起来十分的壮观,场面也显得异常宏大。

  水流与怨魂很快围住了络轲,呈一个旋涡状在络轲周围旋转,络轲双手迅速结印,整个星系也产生了异变,星云消失,星系旋转速度加快三倍,牢牢将水流与怨魂阻隔在络轲身前三丈。

  “哼哼,开!”李灿燃早就没了耐性,手势一变,水流与怨魂之上金光闪烁,水流之上形成了无数个小漩涡,每一个小漩涡的最中间又涌出一股带着无数怨魂的水流,千百条水流如同密不透风的针网,一起向络轲打了过去。

  络轲表情严肃,挥动螺纹杖快速完成了一套繁复的动作,顿时,星系幻化成一道银色的光芒,紧紧保护在络轲周围,对李灿燃的水流呈狙击之势。

  水流丝毫不畏,照常进攻,二者终于相碰。

  一声震天巨响,二者巨大能量的碰撞产生了巨大的热量,引起强烈爆炸,顿时火光纷飞,烟尘滚滚,强大的冲击波和气浪席卷乾坤,震得山摇地动。爆炸产生的破碎光点、残余能量在天地间纷飞流转,如点点流星,似片片彩云,在凋零的瞬间绽放着生命最后的绚烂,哀诉着战争的残酷。

  光雨之中,络轲被强大的能量推了出去,几乎摔倒在地,他苍白的嘴角挂着一丝血迹,显然有些狼狈。

  而李灿燃却动也未动,几乎没受到什么影响。

  “小子,你上次就不是我的对手,这次还敢来螳臂当车!上次让你跑了,这次可没那么幸运了!去死吧!”李灿燃说着就准备一道光劈过去。

  但是在他发出这道光之前就有一道极为迅速的光在他还来得及反应之前准确地打向了他,李灿燃想防御根本来不及了,叫都没来得及叫就被打飞了出去,在不远处一个倒栽葱脑袋扎进了土里。他想用法术把脑袋拔出来,却根本无济于事。

  “高……吟(人)……绕(饶)……明(命)……”李灿燃脚朝天头朝地,四腿乱蹬,可就是脑袋从土里出不来。

  一个坐着轮椅蒙着面纱的女子正划着轮椅走来,刚刚就是她出手打败了李灿燃。

  “杜娘大人?”络轲喜出望外,“多谢大人相救。”

  “不客气,你的星相也练得不错。”杜娘微笑。

  “可惜还不是这个伪猫奴的对手。”络轲遗憾,“不过这个伪猫奴如何处置?”

  “让他在这里呆着,我估计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很少有人来,等有人来救他估计要很多天之后了。”杜娘笑道。

  “他会召唤……”络轲觉得有必要告诉杜娘这一点。

  “所以我会占用他的代理法术几天,在这几天之内他是个不会法术之人。”杜娘回答。

  “嗯,明白了!伪猫奴啊,你就这么头朝下脚朝上呆几天吧,啊!杜娘大人,我们走!”络轲大模大样地收起螺纹杖。

  “久(救)……明(命)……啊……!”李灿燃吓得当场昏了过去。

  灭猫国皇宫。

  “昨晚有人刺杀李灿燃。”鹤影归向紫渘禀报。

  “哦?是什么人?”紫渘觉得事情有点意思。

  “一个叫垣鈯的人,似乎与李灿燃有仇。”鹤影归说,“后来又有一个神秘身份的男子来帮助垣鈯。”说罢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禀报给紫渘。

  紫渘听完好笑,“李灿燃自作自受,我们少管闲事。”

  “只是这垣鈯的实体法术很奇怪,其一是风实体,其二竟然是生命实体。”鹤影归继续禀报道。

  紫渘的目光变得深沉了,“记住,以后垣鈯的事情,尽量不要去管。”

  “是。”鹤影归领令退下了。

  保安宫。

  兰溪端了一盏茶给络轲,“那件事情真是悬,多亏一个叫垣鈯的及时报信,要不然你哪里是李灿燃的对手?”

  “这件事我知道,那个垣鈯把事情告诉大帝的徒弟之后看杜秋大人去支援我了就走了。”络轲点点头,“我一直不认为那个垣鈯是个坏人,她只是和李灿燃有过节。”

  “原来是这样。”留在保安宫的兰溪点着头,示意都明白了,“李灿燃的德行人人心知肚明,与他唱反调的说不定就是个好人。不过,好人又能怎么样,天底下有几个人是李灿燃那贼子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