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三十九.小狼
作者:蓝宇国主      更新:2017-10-07 21:43      字数:4446
  整体看来,这少年既有瘟神的邪魅优雅,又不乏吴韬的沉稳善良,仿佛是将瘟神与吴韬两个人完美结合起来了一般,让人不禁感慨神圣居然也可以与恶魔并存。

  这个绝美的少年与我们大祭司应该成为好朋友。三只老鼠精看到少年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

  但这并不是杨小狗的第一个想法,当杨小狗看到这个少年之时,他忽然感到心中最痛的伤口忽然裂开了一般,痛得他几乎不能呼吸,他再也顾不得什么探查魔界,一把抓住少年的手,“临烟!是你吗?你害得我好苦啊!你害我成了邪魔成了刽子手,成了人人唾弃的虐杀弱小的人!你害得我违逆良心做着自己本不愿意做的变态的事,走上了一座没有退路的悬崖,你害得我骑虎难下!你好狠啊!难道我们连成为普通朋友都不可以吗?”

  “放肆!你是何人,敢如此对皇子无礼!”少年身后的几个随从立刻对杨小狗剑拔弩张。

  “大胆!谁借你们的胆子敢对大祭司这么说话!”杨小狗身后的三个老鼠精也不是好惹的,当即严阵以待。

  少年看着眼前情绪激动的杨小狗,一时竟有些呆住,他很少看见这么好看的人,但后者眼中那深不见底的忧郁与伤痛似乎把他感染了,让他不由自主地想抚平那忧郁那伤痛。

  “住手!”

  “退下!”

  好在双方主子反应不慢,在打斗还在萌芽状态的时候便予以制止。双方手下见主子发话都心有不甘地退下了。

  少年抽出被杨小狗握住的手,反把杨小狗的手握住,“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临烟,我是温染韬。”

  杨小狗这才意识到自己认错了人,是啊,临烟是女孩,而他眼前的少年是个男孩啊!而且到现在临烟早已经老态龙钟了,怎么会这么年轻!在成为神人的这些年里,对于临烟这个名字,他回避过,试图遗忘过,心痛心伤过,不知为什么,他一直很在意与临烟相似的人,即便是变成了无性恋者也喜欢找和临烟相似的人成为朋友,每一次发现都不由自主地多看几眼,甚至有一次遇见一个与临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还神经质地悄悄跟踪了人家几条街,但是,即使是对于那个长得和临烟最相似的人,他也仅仅是跟踪几条街就算了,绝没有一次失态到这种几乎不受控制上来就抓住人家的手和人家诉衷肠的程度!

  而且,这个少年,和临烟仅仅是有一点神似,仅仅一点而已!

  “对……对不起……”杨小狗感到无比尴尬,“我认错人了,我其实……”说到这里他根本不敢看少女了,脸红得如同正月十五晚上的灯笼,而且手足无措。

  “你受了不轻的伤呢!”温染韬关切地看了他一眼。

  杨小狗惊讶地抬头,“你怎么知道?”

  “我父皇母后都是医中圣手,我有天赋吧!”温染韬温和一笑。这笑容倒让杨小狗愣了片刻,仿佛在这一瞬间找到了家的温暖。

  “你叫什么名字呢?”温染韬很好奇的样子。

  “在下杨小狗。”杨小狗连忙说。

  温染韬还想说什么,他的一个手下提醒他,“殿下,圣君还在等你。”他只得放开杨小狗的手,“我父皇有事找我,我先走了。”

  一听对方要走,杨小狗忽然感到一种难以割舍的痛苦,临烟出嫁时的那一幕又出现在他眼前,他想开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点了点头。

  温染韬放开杨小狗的手,带着随从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之后不忘回头看看呆呆站在那里目送他离开的杨小狗。

  他有点好奇了,这个人似乎只是想和他套近乎交个朋友而已,每天来找他交朋友的人也很多,但是这个方式有点特别,让他禁不住好奇此人是个什么人。

  待温染韬的背影消失,三个老鼠精才敢向杨小狗请示:“大祭司,我们还去探查魔界吗?”

  杨小狗不耐烦地一挥手,“探查什么,不用探查了。你立刻去找温染韬的资料,越多越详细越好!”

  “是!”三个老鼠精不知杨小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只好下去执行了。

  杨小狗没料到自己这么快就能再见到温染韬,只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那个少年居然又回到了他们初遇的地方,自然,杨小狗一直等在那里,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不让他离开一样。他只是需要一个朋友,真的,一个可以谈心的人,在灭猫国,紫渘、鹤影归甚至孟素音等人都可以算他的朋友,但是毕竟左牵右制有隔阂,有些话他不敢跟他们乱说。

  温染韬匆匆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孤独一个人站在那里的杨小狗,他故意加重自己走路的脚步声,果然,杨小狗反射一般转过头来。

  此刻,面对着这个让自己心中掀起了万丈往昔波澜的少年,杨小狗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对方。

  “你发烧了。”终于还是温染韬首先开口了,他白皙的手在自己额头上摸了摸又在杨小狗的额头上摸了摸。

  “不会吧?我刚吃完药没多久。”杨小狗哭笑不得。

  “你身上怎么带了那么严重的内外伤?”温染韬的手搭在杨小狗的手上。

  “是这样,有一个叫水韵的人,此人非常厉害还老找我们麻烦,我们和他大打出手,当时我非要逞能,结果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杨小狗无奈地一摊双手,“那个水韵真是不可小觑。”

  听到水韵伤了杨小狗,温染韬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又平静了下来,“我父皇当时好像帮你们把水韵杀了。”

  杨小狗蓦然一惊,“染韬你是瘟神的儿子?”

  “很意外?你不也是灭猫国的大祭司吗,小狗大人?还有我听说你要查我的资料,现在也不用查了,我们敞开心扉岂不更好?”温染韬坦言。

  杨小狗微笑,果然在魔界谨言慎行的好,否则自己的行动说不定就成了魔界的情报了,不过换成以往他也绝不会这么鲁莽地直接命令三个老鼠精去找资料,可是一见到与染韬有关的事不知怎么的他就没有丝毫谋略可言了,“有道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也是通过情报?”

  “这个不需要情报,你告诉我你叫杨小狗,而全天下的杨小狗之中能这么自如地在魔界穿梭的恐怕只有你灭猫国大祭司了吧?”温染韬淡淡地说。

  杨小狗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分析能力,“你多大了?”

  “很大了,你呢?”

  “我的实际年龄已经在成年线上了,只是外表看起来是十六七岁的样子。”杨小狗看了看天空,“跟你谈话很开心,我觉得我忽然找到了很久以前丢失的愉快。现在看天空,还是想很久以前那么蓝蓝的,很纯净。”

  自从当了灭猫国大祭司,杨小狗就整天在尔虞我诈和杀猫之中过日子,虽然作为一个神人他并不害怕这些,可是他那原本纯净的天空也在阴谋和血腥之中渐渐失去了原有的蓝色,直到今天……

  “我也是。”温染韬由衷地说,他还从未遇到过一个人能让他如此愉快。

  二人接着谈了好多,大到人生理想、国家大事,小到个人爱好、特长性格,竟然无一不谈得来,简直一见如故。

  “看来我们该交个朋友。”杨小狗忽然说。

  “好啊。”温染韬也欣然答应,“不过,以后我如果想见你要去什么地方呢?”

  “灭猫国神坛。”杨小狗微笑。

  后花园。

  魔界的后花园远比紫渘皇宫的花园要大得多,里面的琪花瑶草更是争奇斗艳。

  “渘皇,你看这花园里的花草如何?”卿沫恭敬地问。

  “不错,很美。”紫渘给了一个无可挑剔的回答。

  卿沫笑笑,“渘皇有所不知,这魔界花园里的花草,一部分是有毒的。”

  “哦?”紫渘表现出一副十分好奇的样子。

  “所以渘皇千万不要仅仅看它们的外表。”卿沫意味深长地说,“圣君让我转告渘皇,是敌人还是朋友,必须仔细斟酌,况且有些人,不是你可以控制得了的。”

  “请卿沫姑娘转告圣君,紫渘谨遵教诲。”紫渘看了一眼瘟神寝宫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明了的笑意,“蓝鄀鄅这个人,我会注意的。”

  “如此,卿沫也就转告圣君,请他放心好了。”卿沫行礼道。

  “有劳。”紫渘微微欠身,算是还礼。

  几人又客套几句,卿沫共境地送客了。

  灭猫国。

  温染韬,瘟神之子,也子是魔界的太子,他是瘟神的掌上明珠,瘟神视之如珍宝,他还有个妹妹名叫温雪栀。

  杨小狗看着老鼠精找来的资料,点了点头,继续看着那些资料出神。

  其中一个老鼠精一万个不解,“大祭司,你怎么了,我发现从魔界一回来你就着了魔似的到处找这个魔界太子的资料,连灭猫这样的大事也抛之脑后了。你不会与这个魔界太子有什么个人恩怨吧?她是瘟神的儿子,我们可惹不起啊!”

  另一个老鼠精也插嘴说:“大祭司,你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了。上次你在街上见到一个人就立刻让我们去找这个人的资料,这次又是。你是不是想找什么仇人或者什么重要案件的证人啊?可别碰到太岁头上。”

  可惜,他们这番苦口婆心的话杨小狗一句也没听进去,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些资料,然后抬头,挥手,“你们说的我都会认真考虑的,你们先下去吧。”

  三个老鼠精只好行礼退下。

  这天的天很蓝,气温不高不低,空气中有一股清新的味道,风吹到人身上很凉爽。

  杨小狗步出祭坛,清风微微拂起他钝色的华服,他仰望着蓝天,许久,却感到一丝从没有过的轻松。

  “临烟,我想我该把你忘了,连同那不美好的过去一起忘了。老鼠精的话提醒了我,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就会出大事。”他喃喃自语,“这些年,我一直生活在过去的不愉快之中,我一直在为过去活着,用仇视的目光对待比自己弱小的生灵,在杀戮中获得快感,再用这快感填补生活中的不幸福。我真的错了,因为我渐渐发现,这个世界再假,终会有一些东西是真的。而这些真,便足以让我们维持心中仅有的一片绿洲,我们不能做什么,但足可以善待自己,善待其他生灵,这,也是善待人生吧?只可惜,我做不到善待自己,善待人生,也维持不了心中的绿洲。”

  他依旧望着蓝天,天,似乎更湛蓝,更纯净,也更开阔了。

  再见,属于她的过去,你好,属于我的未来。多么好的幻想。放下了过去,那还是攻击学家吗?

  灭猫国都城。

  衣衾捏着老鼠精传回来的情报,不知为何居然怒从心起,两下就将情报撕了个粉碎。

  有意思,很有意思呢。意料之外的人出现了,打破了原本的计划,看来,剧本要重新写了。

  桌子上是一幅杨小狗的画像,算不上怎么惟妙惟肖,却也很是生动。

  他拿过旁边的一盒朱红颜料,泼在了杨小狗的画像上,画像顿时一片殷红。

  蓝雪绮独自一人在街上走着,因为扮成了小狼精的样子,他并没有引起别人的主意,最多路人会因为他可爱多看他几眼。灭猫国与魔界关系不错,妖魔鬼怪常来灭猫国,且灭猫国人大都会法术,早已见怪不怪了。

  碰巧的是,尹陌遥今日也从驿馆来到了灭猫国的大街上,他准备各处玩玩,顺便看一看灭猫国的风土人情。

  尹陌遥的身体非常不好,甚至远远赶不上紫渘和杨小狗,他从一出生就被御医断言活不过三个月,他母亲抱着他哭得泪人一般,幸亏他的父亲给他吃了一粒仙丹,他才能熬过幼年,稍微大一点之后,他凭借自己绝世的天赋练成了好几套早已失传的法术,凭借强大的法力延续着自己的生命。

  此刻他走在街上,看着周围百姓热火朝天地忙碌之余还面带喜悦,不禁暗暗感慨,“紫渘此人果然不容小觑,看来传回的情报不错,灭猫国的国力实在很强,至少我到过的地方都是这样。”

  忽然一道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一只白色的狼精!这只小狼只有七八岁的年纪,身上穿着华丽的暗花白衣,白衣上绣着金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那睫毛长得可以当扇子了,高高的鼻梁,小巧的嘴,好一个可爱的狼精!

  尹陌遥对妖怪并不反感,见眼前狼精如此可爱忍不住走上前搭话:“小狼精,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这狼精正是化了装的蓝雪绮,他刚才正在想心事,忽然听到了一声询问,抬头一看,一个很美丽的青年男子正站在他面前,这男子面如傅粉,一脸和气,很容易让人把他认作好人——如果不是他腰间挂了三张血淋淋的猫皮的话。

  见了自己同类的皮,蓝雪绮的第一反应就是回头就跑。

  尹陌遥一个空翻就跃到了蓝雪绮的面前,挡住了后者的去路,“你跑什么?我又不是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