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二十)无题
作者:夏锦      更新:2017-09-06 22:44      字数:2475
  “父皇。”刚刚苏醒过来的太子,慢慢睁开双眼,看着床榻前的玉贺煊,这么多天过去了,玉贺煊完全没有心情打理自己,胡子拉碴的模样让太子心中微微有些动容。

  “陛下,陛下,太子殿下醒了,太子殿下终于醒了。”玉贺煊迷迷糊糊的,他已经又好些日子没有安安稳稳睡个好觉了,呆在儿子的床榻边迷迷糊糊了一会,所以太子叫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听到,但是他身边的福顺却被惊醒。

  福顺大着胆子想要伸手将玉贺煊唤醒,太子却摇了摇头,压低着声音道:“让父皇好好歇一歇吧!”估计这些日子,父皇也该累坏了。

  福顺点头,却一脸担忧的望着太子,太子笑了笑:“本宫无事。”

  直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玉贺煊方才转醒,抬头一看,床榻上却不见了太子的身影。

  玉贺煊赶忙起身,嘴里还大喊着福顺的名字,福顺快步从外间走进来:“陛下,您醒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宫女,外间还有饭香传进来。

  “太子呢?”

  “太子殿下今天下午就已经醒过来了,索性身上的伤也都已经痊愈,见陛下睡得正香,太子殿下便不愿让老奴扰了陛下好眠。”福顺挥手,让身后的宫女上前,替玉贺煊打理面容,自己也上前将水盆里的布巾拿出来,递给玉贺煊:“太子殿下醒来后一直待在外间,看神色有些个低沉,现在正在餐桌前等着陛下用晚膳呢!”

  玉贺煊迅速的打理好自己,快步走出内间,果然太子正在桌前坐着,神色有些许阴郁,或者说是消沉更为贴切。

  “逍遥这是怎么了,身上还有那里不舒服吗?”玉贺煊坐到太子身边,伸手摸了摸太子的额头,温凉的手感,高烧已经退下去了。

  太子摇头:“儿臣无事,儿臣出事的这段时间倒是让父皇受累了。”

  “傻孩子,说什么呢!”玉贺煊执起公筷给太子布菜,毫无疑问,都是一些太子喜欢吃的菜色:“你母后没了,就留下了咱们父子,和该是亲亲近近的,方才不会让你母后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

  提起墨采莲来,两父子对面无言,很多时候墨采莲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伤痛。

  太子低下头:“父皇用膳吧,要不然菜该凉了。”

  东宫这边两父子也算是其乐融融,丞相府却是另一番光景,丞相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从悬崖上掉下去,太子或者被人救了回来,可是他的儿子至今依旧是杳无音信。

  “父亲,您再派人去找找,太子能够平安回来,弟弟他定然也是能够化险为夷的,父亲!”一身素衣的丞相府长女左程怡跪在丞相面前,满脸是泪的拉扯着丞相的衣角。

  右相左宣扬也算是贫苦出身,他少年时爱过一个女子,那女子亦是对他痴心一片,可惜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并没有在一起,而他如今的这一双儿女就是那名女子为他生下来的,所以尽管他的儿子乘风再怎么纨绔调皮,他总是为纵容着。如今儿子生死未卜,他自然是悲痛欲绝。

  伸手搀扶起长女,左宣扬悲叹了一口气:“衣衣放心吧,为父就你跟乘风两个孩子,乘风更是咱们左家的心头宝,为父就算是散尽家财也一定要找到乘风。”

  这一次太子死中逃生真的是变了很多,平时也更加沉默了,就算是琉夏公主过来探望太子,两兄妹之间也只是相对无言。

  “左乘风一直都没有找到,右相不免对本宫心生怨恨,琉夏最好尽快找个出路吧!”太子手中拿着一本书,对着窗口往外看,而琉夏就站在他的身后。

  “皇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太子哥哥不太一样了,整个人都是消极的,有什么说的话又有些极端,太子哥哥出事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太子哥哥变成了这般模样。

  “琉夏也已经十四岁了,在咱们东陵女子十四就该是出嫁的年纪的,但是哥哥觉得琉夏还小,本不是嫁人的年纪,但是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西楚太子哥哥觉得是个人物,所以哥哥会为你安排好一切。”趁着他还在的时间为这个妹妹安排好所有的事情,这样他才能好没有后顾之忧。

  玉琉夏还想在说什么,太子却挥了挥手,东宫的太监轻车熟路的把玉琉夏请了出去。

  “皇兄最近一直都是这样吗?”玉琉夏满目担忧的回头望着书房里的人,太子手里依旧拿着书,但是目光却是游离不定。

  那名太监点头:“可能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太子最近夜里总是睡不好,话也比以前少了些,用膳更是用的很少,但是太子殿下却不让奴婢们往外说。”

  整个东宫的太监们也很是担忧,太子殿下没日没夜的坐在那里,就算是夜晚去就寝了,也会在睡梦中被惊醒,如此日渐消瘦下去,可如何是好!

  “算了,既然皇兄不像让你们说出去就不要惹皇兄生气了,让御医那边过来请个平安脉,父皇自然会知晓。”玉琉夏抬头望着屋外的天空,蓝色的天空中阳光有些耀眼。

  是夜,太子再次从噩梦中被惊醒,拿过身旁的帕子擦掉额头的冷汗,扔掉帕子,他起身坐在书桌旁,从抽屉中拿出一本书,书里面的内容很少,看样子是自己拿着空白纸张写上去又封好的。

  “时年琉夏嫁给西楚国君,感情深厚,东陵国内一片混乱,本宫身为太子却耽于玩乐,弟弟双儿身份被人爆出,一时之间成为众矢之的……”

  太子一页一页的翻看着手中的书册,眸中的泪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逐步将书册打湿,墨汁晕成一片。

  翻阅完整本书,太子紧紧的把书册握紧在胸口,整个人都在颤抖。

  “哥哥,哥哥……”“太子一声一声的呢喃着,看了这本书他才知道,原本太子哥哥原来也不是原主了,而是过来的,太子哥哥明明有机会远离着一切,却为了他一直留在这个落寞的东宫,太子哥哥本来就无心皇帝的位置,原来都是为了他才一直强迫自己争权夺势。

  “如果有一天,我的钰儿能够平平安安,幸幸福福的生活在京城,有人守着,有人护着,有人疼着,那么我就可以离开京城,或许我可以做一名行脚大夫,走遍东陵的大好河山,救死扶伤,无忧无虑……可是如今局势动荡,萧贵妃跟玉浩辰一直对皇位虎视眈眈,弟弟依旧生活在危险之中,我必须要留下来保护我的钰儿……”

  太子哥哥是个好哥哥,就是因为他,所以太子哥哥才会遇到这些危险,萧珮,玉浩辰,都是他们害了太子哥哥,都是他们害了太子哥哥……

  一页一页的,墨玖钰顶着太子的那张脸,将手上的书册撕的粉碎,这些东西都不能在留下来,有关他双儿身份的所有信息,都是一个危险的存在,他绝对不会让太子哥哥曾经经历的那些事情再重复一遍。

  一只彩色的鹦鹉从窗口飞了进来,墨玖钰从鹦鹉嘴里拿下来一张纸,纸上写着右相还有萧珮四个字,墨玖钰握紧那张纸条,看来今夜是彻底无眠了,没有想到萧珮会在这个时候让右相进宫,他一定要探一探,萧珮究竟要有什么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