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章 月老仙府,妙不可言
作者:弥雅      更新:2017-08-21 20:27      字数:3130
  蒋歆抱着左伊飞速往玄明宫飞速掠去,他心急如焚!

  左伊体内那一缕仙气本就是他从月老处借得的,未固化在左伊体内,如今他醉后意识薄弱,这仙气被地府阴风煞气一冲,散失得更快。尽管他用袍服将外界与自身的煞气隔绝开,但他本身维持形体的消耗却是不曾停止的,现在他的身体正一点一点接近鬼魂。

  一旦越过那条界限,他将要承受抽筋剥皮、刺骨锥心的痛楚。

  怎么办?低头看左伊紧皱的眉头,蒋歆飞速思考对策。

  比对多种方法,还没找出最佳途径,窝在他怀里的左伊突然一阵颤抖,双眼猛的睁大,口中发出令人闻之惊骇的惨叫,继而不停挣扎。

  变化开始了!蒋歆掐诀,使出个缚身术,将他捆缚住,以防他难以忍受苦楚而伤害自己。被诀缚住,左伊不停挥舞踢打的手脚老实下来,他现在除了能眨眼张嘴外,连头颅都不能晃动一下。

  “放开我!放开我!”左伊发出不似人声的怒吼,双目圆睁,失却焦点,脸上表情十分骇人,鬼魅一般。

  “对不起。”蒋歆双手将左伊用力扣紧,收入怀中,低头,额头触碰左伊的额头,一滴泪落在他脸上。虽然残留的意识已经十分淡薄,左伊仍感觉到脸上那滴眼泪,止息了哀嚎怒骂,静静望着蒋歆。

  揩抹掉自己落在左伊脸上的泪水,蒋歆抬头望向地狱穹庐,一咬牙,腾跃而起,飞射向上方。

  砰然巨响后,穹庐顶部的结界发出耀眼的蓝紫色光芒,光芒中,蒋歆穿过结界,消失在穹顶上方。

  于此同时,地狱下方千里处,结界弹动后被一双利爪撕开。

  各种怪笑声从那裂缝处传来,令人毛骨悚然。

  “哈哈哈!上百年了,吾等觊觎的机会……”

  “桀桀……这次我一定要砍下阎王的头颅!”

  “嘿嘿,听说那十殿转轮王十分貌美,吾等何不好好享受享受?”

  一批魔物从裂缝中涌出,冲向地面。

  “阎君,恕小老儿直言,用小老儿出借的仙气保得他的肉体也不是长久的办法。他阳寿本未尽,肉身仍在,阎君不如放他还阳,如何?”身穿红色长袍的白发老人捋着胡须,看向躺在床上的左伊。

  蒋歆摇摇头,道:“此次他阴差阳错间顺应天道入得地府,如若失去这次机会,他便要再度轮回,下一次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本君不惧违逆天道,却也不愿让他再受苦楚,更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

  “阎君的心思小老儿自然明白。”月老捋着长胡须思忖片刻,道:“小老儿想到一个办法,不知可行不可行。”

  “月老仙君请讲。”

  “小老儿把我这片仙府划上一小块出来,使之联通三界、八荒,各界求姻缘的人皆能从各自的入口入得其中,如若有人许下姻缘愿,他代小老儿行使职责便是。”

  “即便如此,他仍是肉体凡胎……”

  “无妨无妨,他手中持有小老儿的姻缘簿,只要促成一桩姻缘,便是货真价实的缘结神,自然有资格动用小老儿的仙府神祠。即使是玉皇大帝也无法抹去他的功绩。”

  “谢过月老仙君!”蒋歆深拜。

  月老扶起蒋歆道:“阎君不必给小老儿行礼,当初将红线系在你与他的小拇指上的正是小老儿我。因你具有这般命格,让他受这诸多痛楚,正是小老儿查看不周的过错。”

  “仙君不必自责。全仗他昔日扶持,我方能坐阵地府,如若没有仙君那一根红线相连,我和他之间又怎能有此等美妙姻缘。”

  “这倒是。”月老丢开胡须,望着熟睡的左伊道:“只是没想到,在人间轮回几世,他竟然会变成这般模样。”

  “性格扭曲一点也有趣一些。”蒋歆抚摸左伊脸颊,面上柔情似水。

  月老慈祥的微笑,取出一只小瓷瓶,手指弹动,一个个小小光点飞入瓷瓶。月老用木塞堵住瓶口,将瓷瓶送到蒋歆面前道:“阎君,这是小老儿分化出来的仙气,已经化为实体,用这净玉瓶盛装,必要之时,取出一粒放入他口中,自可补充流失的仙气。”

  接过瓷瓶,蒋歆再度朝月老深深拜礼。

  “接下来的画面不太适合小老儿观看,小老儿告辞。”

  蒋歆微笑,将月老送至门外,闭合大门回到左伊身边,就着床沿坐下,拔掉瓷瓶木塞,一颗光华耀眼的圆润小珠子从瓶内浮空而出。蒋歆弹指,一股细微得肉眼难见的黑色雾气将珠子覆盖。煞气与仙气相互较劲,珠子略微一顿后,飞入左伊口中。

  光华行至丹田处,珠子破开,丝丝仙气浸入左伊四肢百骸。

  “唔~”左伊口中溢出呻吟,微微张开眼睛。

  蒋歆微笑着注视他。

  左伊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坐在床边似笑非笑盯着他的一殿秦广王。仙气耗尽,他浑身疼痛,仅仅残留一些意识,迷糊中,他知道自己被秦广王用咒诀束缚。身上难受又动弹不得,心脏闷得难受,浑身被一股黏黏腻腻的感觉缠绕,他很想一拳揍在秦广王那张拥有绝世盛颜的脸上,无奈无论如何都挣扎不脱那咒诀的束缚。

  内心的焦躁让他感受到的痛楚又更深了一些。

  这阎王老子就是爱折腾我!

  想毕,左伊咬牙切齿问:“你这样折磨我,很快乐?”

  蒋歆将一条腿踏在床基上,胳膊肘撑着大腿,朝左伊一笑道:“很快乐。”

  这笑不同凡响,那一双仿佛勾着眼线的细长眼睛微微上挑,唇角微翘,一时间,左伊倒看得有几分呆了。

  “怎么?被我迷住了?”蒋歆凑近。

  “谁、谁被你迷住了?我可是直男,比筷子还直!”左伊把头别过一边,吼得理直气壮。

  “是么?”蒋歆伸手,将左伊的脸掰过来,低头凑上去,细细啃他的唇。

  心脏猛的一酥颤,左伊只觉熟悉的感觉流遍全身。他那个地方可耻的硬了……以唇为中心,那股舒服的感觉飞速流遍全身,头顶发麻,左伊不由得勾起脚趾,溢出呻吟。

  蒋歆放开左伊,伸出舌头舔舔湿润的嘴唇,笑眯眯问:“感觉怎样?”

  左伊面色潮红,死鸭子嘴硬道:“被大老爷们亲,还不如被狗舔了一口。”

  “是吗?”蒋歆将手伸入左伊袍服内,在他腹部上下游走,缓缓移动至侧腹。

  秦广王绝美的脸孔靠近,近得能让左伊看清他唇上细细的纹路。不知为何,他不仅眼角有黑色眼线一般的线条,这两片嘴唇也比一般人红艳许多,仿佛艳妆的女子一般,对比鲜明的色彩配合挺拔立体的五官和那坏坏的表情,倒颇有风味。一瞬间倒令左伊心脏加速跳动。

  也许是心跳加速,加快血液流动,蒋歆这小动作引爆左伊体内的仙气,瘙痒中参杂着酥麻,流遍全身,左伊忍不住呻吟出身。这一呻吟不得了,体内那股酥麻感再也压抑不住,瞬间爆开,他那地方硬得更加厉害。

  十分满意左伊的反应,蒋歆抽出手,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坐着,欣赏左伊那绝妙的表情。

  他的手已经抽出,体内那股感觉却如波涛汹涌,左伊感觉自己头脑一片空白,身体仿佛躺在波浪轻漾的海面,上下起伏。捡回一点意识,左伊恨恨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蒋歆唇角轻提,用轻飘飘的语气道:“任君想象。”

  “你给我吃了什么?”

  “恕不奉告。”蒋歆站起身,不理会左伊,自己走出房间,将房门带上。

  听着关门声,左伊把手伸进袍服,握住那事物上下套弄。左伊嘴唇微张,鼻腔里咻咻喘息,盯着上面垂下的薄如蝉翼的蚊帐和那些层叠的流苏。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躺在这样的床上打飞机,真是丢人!

  浑身被汗水湿透,体内的冲动方才褪去,整理气息,左伊吐出一个字:“操!”

  蒋歆中途来看过他几次,左伊都装作睡觉不理会他,装着装着便当真沉沉睡过去。第二天中午,左伊才扶着疼痛欲裂的脑袋坐起身,想起昨天的事,叫苦连天。醉酒的他不但没能撮合两人,反而教给十殿阎王不少“把妹”心得,生生将他往花心的路上推进一大步,让两人恶劣的关系更上一层楼!

  捶着脑袋,左伊生平第一次诚心诚意的反省。

  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蒋歆走进来,慵慵懒懒往床边一座,照例是脚踏床基,手撑下颔,懒洋洋看着左伊问:“可以下床走路吗?”

  “你他妈的才不能下床走路!操!”左伊恨恨地骂出脏字,撑着纵欲孤过度而软软的双腿,往门口大步走。虽然他自认为比筷子还直,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男同志用哪块地方办那档子事他调查得很清清楚楚。秦广王的问题让左伊想象那什么的场景,再一看地上残留不少痕迹,羞从心头起,只得用怒骂掩饰自己的羞耻。

  环视一地狼藉,再看左伊软着腿往外走,蒋歆唇角提出漂亮的弧度,洋洋得意,心想仙气得以提升,对于神仙来说也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这种感觉在成分复杂的左伊身上,却得到这般奇效。当初为了防止他被阴风煞气所害,灵机一动想到的这条计策,真乃妙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