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暮然回首宵阑珊(五)(完结)
作者:neleta      更新:2017-09-22 08:48      字数:6412
  醒来的时候身体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全身酸痛不说,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更是胀痛不堪。拉过毯子,孤然盖住自己的半张脸,双颊通红。还好那个人现在不在,不然他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人。他甚至连那个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跟那个人上了床,被老爹知道一定会打死他吧。啊!老爹!柳暮然立刻起身,然后痛呼一声摔倒在床上,腰好痛。

  屋里很暗,应该是晚上了。艰难地爬起来,柳暮然四下看了看,他的衣裳呢?打开台灯又找了半天,他拉高毯子盖住自己赤裸的身体,他好像把手机和提包都丢到路上了……怎么办?老爹会担心的。门开了,柳暮然慌乱地看过去,看清来人是谁后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发热。垂眸,他很羞赧地把自己缩成一团,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这人呢。

  “然儿,饿了吗?”

  听到对方的声音,柳暮然的眼眶热辣,他是怎么了?又想哭了。走到床边坐下,把要哭的人抱到腿上,风啸然抬起对方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凝视男人的双眸,柳暮然的嘴动了动,他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可是心里又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能问。

  “然儿,我知道你不懂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你为什么会想哭。”

  柳暮然点点头,身体不自觉地贴近男人,眼睛又模糊了。擦擦柳暮然红肿的眼睛,风啸然亲了亲他的眼睛,说:“过几天你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已经告诉了你的父亲,这几天你会和我住在一起,他同意了。”老爹知道了?很难相信老爹会同意,不过柳暮然还是点了点头,听从男人的安排。

  “饿了吧,我抱你下去吃饭。”风啸然说着就站了起来,柳暮然急忙抱住他脸红地说:“衣服。”风啸然极淡地笑了笑:“我刚让人把衣服送过来,下去穿。”眨掉眼里总是莫名出现的泪水,柳暮然乖乖地任男人把他抱到楼下的客厅,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很是羞赧地任男人给他穿上舒适的居家服。看到茶几上他的手机和提包完好地放着,柳暮然完全放下了心。而当男人把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端上桌时,柳暮然又哭了,甚至哭出了声,好像男人不该做这些事似的。吻去柳暮然的泪水,风啸然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语意不明的话:“然儿,这一世,我服侍你。”

  ※

  之后的两天,柳暮然和风啸然都没有出过房门,除了吃饭洗澡之外,柳暮然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和风啸然在一起,他仍是时不时就想哭,而风啸然对他的求欢哪怕他已经累得抬不起胳膊了他也不曾拒绝过。三天过后,柳暮然的身上满是情色的印记,眼神间多了一些以往没有的情韵,看得风啸然一次次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第四天早上8点整,那辆劫持了柳暮然的车停在了门口,风啸然抱着柳暮然走出屋子,上了车。

  柳暮然不知道男人要把他带到哪里去,这三天,他没有问过男人的名字,男人也没有告诉他。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男人会把他带回家。由男人牵着手下了车,柳暮然惴惴不安地站在家门口。他三天都没有给老爹打过一个电话,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老爹会生气吧。男人按响了门铃,紧接着匆促的脚步声传来,门开了。

  柳暮然从男人的身后站出来,喊:“老爹。”

  拉住儿子的手用力把儿子从风啸然的手上抢过来,柳恩世凶狠地瞪了风啸然一眼,拉着儿子就往屋里走。身体酸痛的柳暮然狼狈地跟着老爹,刚走出几步,他就被人拦腰抱住,手脱离了老爹的手,人已经在另一人的怀里了。

  “风啸然!”柳恩世怒了,柳暮然则是愕然地看向抱着他的人,这人叫……风啸然?这个名字涌入他的脑中,他顿时一震眩晕,耳膜嗡嗡嗡的响。

  风啸然毫不避讳地说:“然儿的身体不舒服。”他不说还好,一说柳恩世的肺都要气炸了。心疼儿子的他自然不会说儿子半句的不是,指着风啸然的鼻子柳恩世就骂了起来:“姓风的,你还有脸说然儿的身子不舒服!前一世你害然儿差点死掉,这一世你又来糟蹋他!上辈子我死得早,让你有机可趁,这辈子你休想再欺负然儿!”

  跟着柳恩世出来的柳恩庭急忙拉住他的胳膊说:“大哥,有什么话进屋说,然儿还在呢。”柳恩世这才发现儿子脸色苍白地盯着风啸然,他愤怒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风啸然抱紧怀里的人,下颚紧绷地走了进去。陆文哲和龙天行都来了,前世的那件事他们都有责任。今天他们一是来向柳恩世赔罪,二也是来给风啸然壮声势。

  把人放到沙发上,然后紧挨着他坐下,风啸然握住柳暮然的手对一脸怒容的柳恩世说:“前世,我把然儿丢在后山,让他险些坠崖而亡,我永远也不会原谅我自己。世上没有后悔药,做过的无法挽回,但我不会放开然儿,我爱他,哪怕再次轮回我也要找到他,至死方休。”

  “一句不会原谅、一句你爱然儿就能赎了你的罪吗?”柳恩世根本不接受,咬牙切齿地说:“虎毒尚且不食子,你比畜生还不如!然儿那么乖的孩子,你让他大冬天在外头找吃的。他不过一个才5岁,饿得皮包骨不说,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连蔽体都勉强更何来御寒?你在屋子里好吃好喝,对收养来的孩子尽心照顾,可然儿呢?!我古怀意一辈子见过多少快死的人,没一个人像然儿那么惨!”

  风啸然的喉结上下浮动,握着柳暮然的手背青筋直冒。听到古怀意说出当年看到的种种,即使已经是上一世的事情,他仍后悔得恨不能在自己的身上捅一刀。柳暮然完全听不到老爹在说什么,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名字——风啸然风啸然风啸然风啸然……

  同样的,即使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柳恩世回想起来仍是止不住的心疼。他的眼眶红了,继续指责道:“然儿的身上全是血,尖石直接刺穿了他的腹部,身上还带着冰碴子,手脚全是冻疮,身子更是已经冻僵了。若我再晚一点发现他,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他。然儿能活下来全是老天爷可怜他!可怜他有个那么狠心的爹,不忍他小小年纪就惨死在山崖下!”

  风啸然的呼吸不稳,另一只空着的手紧握成拳,骨节因为过度的用力而青白。柳恩世说到这里已经是眼含泪水了。陆文哲和龙天行也是眉心紧拧,强忍心酸和自责。咽了口唾沫,柳恩世接着指责:“即便是这样,然儿也不恨你,可你呢!你又是怎么对他的!你让他做你的贴身小厮伺候你!你让他叫你收养的儿子少爷!你让他做尽那些下人的活!你累得他差点就死在释然楼外!你说你还是人吗?!你配爱然儿吗!”

  “老爹……”一直都没有出声的柳暮然突然哭喊了出声,挣脱开风啸然的手直接扑到了柳恩世的怀里,抱着他又喊了声:“老爹……呜……老……”

  “然儿!”

  “小然!”

  风啸然一个箭步上前抱起晕倒在柳恩世怀里的柳暮然,对方的脸色惨白如纸。柳恩世吓坏了,也顾不上指责风啸然了,拦住抱着人就要往外走的风啸然急道:“你快把然儿放下!”

  “啸然,快把然儿放到沙发上,让你世伯给他检查!”柳恩庭拉住风啸然,风啸然这才反应过来柳恩世就是医生。他赶忙放下柳暮然,柳恩世把他挤到一边,一手按上儿子的手腕。

  “大哥,然儿这是怎么了?”柳恩庭焦急地问。柳恩世的神色大变,看向风啸然快速说:“快把然儿抱到楼上去,我得给他施针!”

  风啸然立刻抱起柳暮然大步往楼上走,嘴里问:“然儿他怎么了?!”

  “然儿的记忆要冲开我给他上的锁了,得赶快解锁!”催促风啸然上楼,柳恩世以他这个年龄绝对不该有的速度奔进药房去取银针。

  风啸然刚把柳暮然放到床上,柳恩世就来了。把所有人都赶到一边去,他用热毛巾给孤然擦了脸,然后取出银针又快又稳地在儿子的头顶和太阳穴上扎下几根银针,然后他头不回地说:“恩庭,我房里的书桌第二个抽屉有一个盒子,你给我拿过来。风啸然,你去倒杯水。”两人马上出了卧室。很快,两人就回来了。从柳恩庭拿来的那个盒子里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两粒药丸,柳恩世把药丸化在水里,喂儿子喝下。

  做完了这些,柳恩世很是疲惫地说:“你们都出去吧,然儿要几个小时才会醒,我在这儿守着。”风啸然不想走,柳恩庭朝他摇了摇头,拽走了他。闲杂人等都出去了,柳恩世摸着儿子的脸伤心地流下两行老泪。

  几人来到楼下的客厅,柳恩庭拍拍风啸然的肩膀叹道:“你世伯他是心疼然儿,他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不让往心里去,也不要跟他计较。他是刀子嘴豆腐心,让他出了气就好了。刚才你也听到了,然儿受了那么大的罪,你世伯他心里气。”

  “我是该死。”风啸然哑声说,如果是他看到然儿的那个样子,只会比古怀意更愤怒。柳恩庭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四个人在楼下等着,谁也不出声,只等楼上的那个人醒过来。风啸然没有孤然即将恢复前世记忆的喜悦,只有深深的自责与懊悔。

  一直到中午了,柳恩世都没有下来。他今天特地给保姆放了一天的假,没有人做饭。陆文哲打电话去酒店订了餐,四个人食不知味地填饱了肚子。而就在四人吃饭时,楼上的卧室醒来的柳暮然抱着老爹大哭。

  “老爹……老爹……然儿想你……然儿好想你……”

  “然儿……对不起……老爹锁了你的记忆,让你忘了风啸然,让你……”

  柳暮然,或者该称他为孤然更贴切。孤然在老爹的怀里大力摇头,抽泣地说:“老爹是为然儿好……老爹……老爹……我好想你……”

  一颗心稳稳地放在肚子里的柳恩世抱着儿子喜极而泣。他多虑了,他的然儿怎么会怪老爹?他的然儿最孝顺,从来都不会生老爹的气。

  “然儿,都想起来了吗?”

  眼泪涌出,孤然抬起头:“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

  擦擦儿子的眼泪,柳恩世再擦掉自己的眼泪,然后摸摸儿子的脸:“下去吧,他在下面等着你。”忍住眼泪,紧紧抱了抱老爹,孤然下床,拉着老爹往外走。心跳得厉害,恨不能立刻冲下楼去扑到那人的怀里,但是他不能,他不能伤了老爹的心。

  一步步走到楼梯口,一手按住胸口,真正醒来的孤然紧咬着唇迈下台阶。渐渐的,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中,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出现,扭过了头。四目交汇,那一刻,泪水涌出。缓缓站起来,风啸然转身张开双臂:“然儿。”

  视线模糊,孤然只觉得地双脚跟灌了铅似的,迈不出步子。柳恩世也不想凭什么不凭什么的问题了,他放开儿子的手,轻轻推推他。

  “然儿,过来。”

  哭声溢出,孤然的脚抬起,然后他用尽全力朝那人扑了过去:“宵!”身体被熟悉的怀抱紧紧拥着,孤然仰头再也忍不住地哭出声:“宵……宵……”对不起,对不起现在才想起你。在场的人各个眼眶泛红,尤其是柳恩世,哭得像个孩子。

  风啸然克制着心里的激动与伤感,在孤然的耳边哑声说:“然儿,下辈子,我还会找到你。”

  “嗯!”重重点头,孤然用尽全力抱住他的宵,“下辈子,我还等着你。”

  淡淡地一笑,风啸然放开孤然,单膝下跪,执起孤然的左手问:“然儿,我没来得及准备戒指,你愿意嫁给我吗?”

  孤然的泪哗得涌了出来:“愿意!我愿意!”只要那个人是宵,即使什么都没有,他也愿意。屋内的气氛陡然达到了一个高潮,可偏偏有人喜欢在这种时候杀风景。

  “我不愿意!”柳恩世大步上前分开孤然和风啸然,眼角还带着泪水的他对风啸然凶巴巴地说:“没有戒指还敢来求婚,别想我把然儿嫁给你!风啸然,我说过了,你首先得让我抱上孙子才能娶然儿。而且我柳恩世的儿子结婚绝对不能寒酸,你先把结婚计划给我上一份,你们开公司的不是都有什么企划书吗,就那么写。我满意了,又有孙子抱了,我才同意把然儿嫁给你。”

  “老爹……”孤然哭笑不得。

  柳恩世扭头不悦道:“你还没嫁人就胳膊肘往外拐了。老爹什么都能依你,就这件事不行!不然我就死给你看!”上辈子他就没能看到然儿出嫁,这辈子怎么也要风光一次。

  孤然擦擦脸上的泪,看向风啸然,这件事他没有办法,他得听老爹的。风啸然很冷静地说:“明年我会让你抱上亲孙子。至于婚礼的排场,我下周就把计划拿给你。”

  “还有,”柳恩世得寸进尺地继续说:“然儿不能离开我,他得跟我住,你自己看着办。”孤然马上搂住他说:“老爹,我不会离开你和叔。今后的事咱们明天再商量好不好?我饿了。”

  “你饿了?”柳恩世这才想起来儿子还没吃饭呢,马上指挥风啸然,“你,去给然儿做饭去!要好消化的。”

  风啸然二话不说地就往厨房走,孤然忍不住要跟着去,被柳恩世拉到沙发上坐下。“你刚醒过来,身子又虚,乖乖坐着。”看看老爹,孤然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又笑笑,他会想办法尽快解决老爹和宵之间的矛盾。

  风啸然做的饭好不好吃是个谜,因为吃过的人很少,不过柳恩世尝过之后对他的态度稍稍好了一点点,但也只有一点点。刚恢复所有记忆的孤然需要一两个月的调整才能把前世和今生的记忆融合在一起。柳恩世不会让儿子离家,孤然也做不出刚恢复记忆就丢下老爹的事,风啸然很果断地决定在上海置产。当然,这些就是后话了。

  柳恩世恨是恨,不过并没有阻止儿子和风啸然同居。当天晚上,风啸然躺在孤然的双人床上,搂着孤然心情仍然无法从白天发生的事情中平静下来,孤然也同样如此。两人静静地依偎在一起,好像又回到了前世。

  “宵,你怪老爹吗?”

  “之前怪,现在不怪。”

  知道了柳恩世为什么要锁住孤然的记忆后,风啸然对他只有感激。前世今生,柳恩世都当得起孤然的父亲。

  摸上孤然的短发,风啸然的眼里透出怀念,还是喜欢这人一头长发的模样,不过现在这个世界男人留一头长发就是异类。

  “宵,你见到欧阳大哥和舅舅了吗?”应该见到了吧,不然他也不会被那通电话引出会场。

  想到昨天陆文哲给他的电话,风啸然回道:“见到了。我们三个人触发了他的记忆,他和医院请了两个月的假,你舅舅陪着他。他现在的记忆还很混乱,等他消化完了我再带你去见他。”

  “嗯。”其实他自己也在混乱着。孤然闭上眼睛,拉过宵的手让对方抚摸他的后背,就如过去那样。“宵,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让记忆重叠在一起,你陪着我好吗?”

  “然儿。”不高兴了。

  幸福地扬起嘴角,孤然又努力地往对方的怀里钻了钻:“那你要陪着我。”

  “好。”

  “宵,我困了。”

  “睡吧。”

  怀里的人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风啸然执起孤然的手放在嘴边轻吻。他的然儿终于真正地在他的怀里了。虽然他错过了然儿26年的成长时间,但是他们还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以在一起。这26年就当是他给古怀意和然儿的补偿吧。然儿的这26年没有受四处寻他之苦,可以说古怀意没有做错。而然儿会比他迟了四年才转世想必也是因为古怀意吧。上一世,然儿因为与他的身份关系而痛苦过,这一世,他们将不再有这个困扰。至于古怀意的要求,以他的能力都不是问题,他最先需要解决的是戒指,他要赶快把他的然儿定下来。现在的人作风太大胆,他得更加小心才是。

  这一晚,除了柳恩世之外所有人都睡得异常香甜。梦里,孤然又回到了他和宵成亲的那一天,不同的是,那一天是老爹和叔把他送到了宵的手上。老爹对宵说:“风啸然,我把然儿交给你了,你要一辈子都爱他、疼他,你要照顾好然儿和他肚子里的孩子。”

  宵牵着他的手说:“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然儿母子的。”母子?孤然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就见自己的肚子好大好大,好像快要临盆的孕妇!

  “宵!”

  “然儿?”

  正在考虑两人婚礼的风啸然急忙抱住惊得坐了起来的人:“怎么了?做噩梦了?”

  抓住风啸然的手,孤然惊慌地说:“我,我梦到我有身孕了!”风啸然愣了,然后呵呵低笑地搂着孤然躺下。这才想起某事的孤然赶忙问:“老爹要亲孙子,你要怎么给他?!我不会生孩子。”

  吻上孤然的嘴,风啸然再也忍不住地解开他的睡衣:“放心,交给我吧。”立马被吻得晕乎乎的孤然有点害怕地抱住宵,心想老爹不会是打算配出什么生子药让他生孩子吧。嗯……不过要给宵生的话他愿意。接下来,孤然就没空想孩子的事了,全身心都沉陷在生孩子的仪式中。

  孤然能生孩子吗?在目前的医疗条件下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虽然他的老爹是神医,但也没能成功地配出生子药。不过一年后,风啸然把两个又白又胖的男婴放在了柳恩世的怀里,孩子一个叫封凌意,一个叫柳意纹。孤然无法接受代孕母亲的事情,最终孩子用的是风啸然的精子。柳恩世一开始很不高兴,气得一个月都没吃下饭,但他看到孩子之后他就再也不肯撒手了。管他是谁的种,抱到他怀里就是他的孙子。接着,风啸然正式向各方发送请帖,他封霄要结婚了,新娘是男性。这一事件成了当年全球最火爆的新闻,余波直到多年后仍然不绝。两人的世纪婚礼三十年内都无人能超越。

  风啸然定居在了上海,陆文哲和龙天行自然也一起搬到了上海,结束了和自己爱人两地分居的生活。庄瑞和李子木的发展也不必再猜测,结局只会有一个。不过庄瑞现在更有底气在柳氏中医院做他的个性医生了。生活渐渐的又和前世一样,变化的只是名字与环境。

  一生一世情、生生世世缘,暮然回首,你始终在寻找着我,我始终在等待着你。变的只是身份,而我的人、我的魂,生生世世都只会是你的。孤然随风,世事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