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八十九章破鐘(中)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6-11 16:38      字数:2331
  引來姬昌英雄救美,謝主恩始料未及,這會兒假哭的眼淚還掛在睫毛上,搭著他愣呆愣呆的水眸望著姬昌,怕是有點那什麼勾什麼引的了,他連忙趴地什麼話都不敢多說,就怕與姬昌牽扯不清。姬昌還真的貼了上去,蹲身在他跟前,長滿武繭的手落在他膝蓋邊,謝主恩低著頭沒法見著姬昌的臉色,但吐在他髮上的氣息變得紊亂像是真的生氣了一般。

  「臣,多有冒犯,還請娘娘恕罪。」

  冷冽的聲嗓,一瞬氣氛降至冰點,華妃的小腳還怕得退了一小步。謝主恩盯著地板,納悶得很,他什麼咖,就算姬昌貪圖他的美色也不至於為他生氣成這般德性。

  「本…宮驚擾西伯侯大、大人?」

  「不敢。臣只是想這教訓奴才的聲音傳過了幾個榻子之外,微臣都聽著了,那些番主盟國豈不聽見了?特此前來,關心一二。」

  「本宮教訓奴才罷了。不勞西伯侯這番關切。」

  「這番大典之上教訓奴才?恕下官果敢告諫,還望娘娘三思而行。」

  要是平日的華妃早就嚷著放肆外加一巴掌,可這會兒敢怒不敢言,水袖下的手爪抓攥成一拳。姬昌冷眸瞪瞅她,眼裡毫無一點憐香惜玉。

  「大殿之上,娘娘且坐在主位之下,雖不是萬萬人之上,卻也是千百人之上。大典之際,總不好失態,丟了大商臉面,讓人看笑話了。引來了皇上責罵,娘娘得不償失。」

  這姬昌教訓華妃教訓得還真理所當然,謝主恩抬眸偷瞄了兩眼,就見華妃雙臂交叉於胸前,警戒的回視姬昌。

  「西伯侯你這是和本宮要人情?說本宮若真的沒有你就沒有今天?你可別忘了當年在鎬京,我爹娘是如何助你打開無極門。」

  無極門三字一出,謝主恩暗暗嘀咕華妃蠢,先不說無極門這黨事,華妃這會兒哪壺不提提哪開,開了這壺就是和姬昌要人情,這時候要人情還不惹毛姬昌嗎。姬昌倒是沈得住氣,連哼一聲也不哼,就是淡淡地笑了,他笑得清風雲淡也就是如此輕那般淡才引人心尖發毛。

  「華妃有今天,下官自然功不可沒。」

  轉身他又蹲回謝主恩跟前,謝主恩也趕在那一瞬趴回地上。姬昌的氣息逐漸逼近,還是那若有似無的笑聲。

  「此一時彼一時啊…華妃如這一小白翎雀,翅膀硬了就飛,唉~這會兒倒懂得和我這位叔叔討人情啦。」

  說得倒是感慨,表情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姬昌自顧自地攙扶謝主恩起身。

  「走,跟著我走,我不會讓你受苦的。」

  容不得他違抗,姬昌要比帝辛還要強硬,扣住他的肩頭逼著他朝大殿外走去。謝主恩讓他拖著受傷的腳步過小門門檻,無法高抬的小腿狠狠的打上門檻,他痛得彎身,額頭疼得沁出薄薄冷汗,站不穩的身子偏了下,他趕緊抱緊了下腹穩住身子。現在他可不是一個人,再怎麼樣也要護著孩子平安。

  「大人,奴才身份低微,大人您這般於禮不合啊。」

  姬昌手掌仍是扣緊他的肩頭,冷眸蒙上一層謝主恩看不清的情流:「初見你,你便是這般為我著想…」

  初見他,他哪裏為他著想了?謝主恩傻眼,他完全不懂,趁著他停步,他忍著疼痛連退了好幾步,離他離得遠遠的。姬昌也在他退步中再次露出包容的溫柔笑容,慢條斯理的步步逼近。

  「別再退了。你的腳骨細,現下怕是連走路都吃力。」

  謝主恩擰眉,他又不是鳥,腳骨細個屁,他仍是退步,一退再退。姬昌一副奈他沒法的寵溺樣,望著他的眼神卻不像在看他。

  「來,跟我回去,發兒當是也想你想得緊。」

  「那隻鳥回來了?」

  「那是發兒!你怎地這麼喊發兒!」

  說變臉就變臉,姬昌連眼神都變得冷冽,彷彿剛剛那一瞬間的寵溺都是假的。謝主恩沒錯看姬昌此刻的清醒,剛剛的姬昌彷彿著魔了一樣,明明是對他說話,卻也不是。

  「恩人,對不住。沒嚇著你吧?」

  「奴才沒嚇著。」

  怎麼又變了張臉,不過,現在這張道貌岸然的模樣比較像他認得的那位充滿壞心思的姬昌。

  「倒是…大人,姬發回來了嗎?」

  「快了。待他回來,在下便能接你回鎬京了。」

  姬發快回來了?謝主恩原本就擰緊的眉頭擰得更捲,姬發回朝歌之際,那便是商朝最後的末日,想也沒想,他回頭便往大殿內走去,沒走兩步,又讓姬昌給攥著手肘。

  「恩人。還是別進去了。」

  謝主恩還在納悶時,回頭就見著五大座自鳴鐘,一面一面的運入大殿:「自鳴鐘?」

  「恩人,知道?」

  沒錯看姬昌危險的瞇眼打量,謝主恩抬眸一瞬他也變了張無辜天真的臉,帶水波的琥珀色眼瞳直直的望著他。

  「奴才力氣大,日前那五座大鐘都是我一個人搬進大殿,不瞞大人,奴才曾偷拍了兩下鼓皮,卻是什麼聲也沒拍響。」

  姬昌原本起疑的眉頭再見著謝主恩微氣餒的噘唇後一展舒眉,連瞅著他的眼神望著都柔情似水:「外頭自然是拍不響,自鳴鐘乃是從內響徹雲霄。」

  「由內?」

  他假意好奇的又朝大殿走了兩步,姬昌又給拉住了他的腳步。

  「聽話,別進去。」

  「奴才不進門也不成啊,還得幹活呢。」

  讓他拉著,謝主恩不好奇也得好奇,畢恭畢敬地撥開姬昌箝制的手,沒想見這回姬昌死纏爛打,又攥了上來。

  「都讓你別進門了!你怎地就是不聽!難道又想讓我剪了你的羽毛!」

  謝主恩一怔,他的小心臟還真讓他嚇了一跳,丟丟丟的連跳了好幾下,睜大了眼,無辜的眨了眨。羽毛?他可是狐狸,又不是鳥,姬昌說的是誰的羽毛?

  姬昌自知口誤,穩住性子後恢復他冷靜理性的模樣:「嚇著你了。恩人?」

  又是一回說變就變,謝主恩此刻還真有些後怕,姬昌不僅壞,還是那種變態的壞,陰晴不定。

  咚咚咚—

  大殿內傳來悶悶的鼓音,而後又靜了許久,直到一聲高亢的鳥鳴,啾—

  謝主恩往大殿裏頭瞅去,華妃肩頭上那隻白翎雀繞著紅架上的自鳴鐘繞了一圈,鼓皮內一隻隻幼鳥隨著他繞行衝上鼓面發出砰砰砰的聲響。大殿內一陣驚奇—

  啾啾啾啾啾—

  白翎雀急著呼喊,謝主恩乃是狐妖,是獸類,聽得懂獸禽之語,白翎雀每一聲啾啾聲都是悲鳴,引他心悸。

  「不…不可以…」

  鼓皮內幼鳥隨著悲鳴再次衝撞鼓皮—

  啪嘰。

  鼓皮上渲染出一抹鮮紅,血珠滲出鼓皮—

  啪嘰。

  又是一聲重擊鼓皮鳥骨爆裂的聲音,血珠會聚成血痕,順著鼓皮膜低落紅木架架緣,血流滴答、滴答落地落成一片鮮紅斑駁。謝主恩抓著胸口,兩眼通紅—

  「不—」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等待~感謝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