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百零一章 無題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7-12 00:00      字数:2783
  謝主恩醒了,卻還是待在這一片潔白如水鏡的地方,低頭看著肚子裡發藍光的小點。

  「別怕,誰也拿不走你,帝辛也不能。」

  他真的是沒看男人的眼光,上一世男人不要他和孩子,這一世的帝辛…

  “倘若真有必要,拿了孩子也要救活寡人的狐狸…”

  咬著委屈的下唇,反芻帝辛說的每一個字,雙手抱著手臂,抱著屈膝窩坐在那片藍天如白鏡的水面上,眼神漫無目的的望著那片水鏡。

  「他的狐狸,誰是你的…」

  水鏡上反射倔強的小臉,小臉上卻帶著一抹舉棋不定的猶豫,老實說他有些害怕,怕他醒了以後一切都是一場夢。怕有了孩子是一場夢,怕醒了以後不管身在上一世的試藥廠,還是大商,他都得面對失去孩子的痛苦,那種痛太痛,痛得他只想待在這兒,安安靜靜的,哪也不去。

  緩緩闔上眼皮,也就在一眨眼功夫,一縷黑霧從天頂竄下,如蛇如藤蔓勾著他頭頂髮絲順形纏繞—

  “…生。”

  沙啞又低沈的嗓音從頭頂傳來,那是他從未聽見過的嗓音,循聲望去,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才納悶,下腹卻亮起陣陣光暈透出薄薄的布料。他嚇了一跳,想收手抱著下腹,無奈渾身動彈不得,一股力量將他壓制在水面上,黑霧順著他的頭頂像餃子皮一樣,將他這捲內餡從後腦勺、背脊、後臀腿捆捲起來。

  …不…

  連聲音都擠不出來,琥珀色眼瞳著無助的轉動—

  不…不准動他的孩子!不…

  雙眼突然讓一層黑霧薰染,看不清的黑暗令他恐懼,他可以死,可他的孩子,肚子裡的孩子不能。黑暗蒙住他最後一絲視線,謝主恩清楚知道自己嚇得渾身發抖,在那一片黑暗中,他知道自己哭了。

  …不!

  怕是人都是如此,真到了死到臨頭,才會發現原來自己還有想念,留有遺憾。腦海中浮現他人生的跑馬燈,一幕幕在他腦海裡懸浮轉動,最後定睛在伯邑考沾血的笑臉,兩眼無情殘忍的扔了阿恆—

  不!!

  睜大琥珀色眼瞳,他仍在驚恐之中,急促的呼吸迴盪在漁火裊裊,微光暈暈的房裡,他連抽了好幾口氣,伸起無力而發抖的小手摸上小腹,有點害怕的朝下腹瞄去,眼珠子順著衣襟、胸膛—

  鬆了口氣—

  藍色的靈光隔著平坦的肚皮轉動兩圈,像是感覺到他的不安似的,又轉動了兩圈,調皮得很。謝主恩仰躺,枕回柔軟的枕頭,在碰觸著柔軟的枕頭時,他知道他醒了。

  他回到大商。

  有那麼一瞬呆滯的凝望天樑上的騶爪燈,心裡暗暗想道,原以為大商歷史洪流與自己無關,既然無關,為何還有人想奪走他的阿恆,更甚,他還差點保不住腹中的孩子。

  冷冷的、淡淡的、毫無反應的琥珀色眼瞳照映爪燈中那一縷舞動的火光,在銀色的睫毛再次扇過他晶亮的眼瞳後,如擦亮的鏡面,他逐漸清醒。緩緩地側身,才瞥過一側,眼瞳一怔,呆愣愣的望著眼前長滿鬍渣,眼皮下掛著黑眼圈的男人。他覺得自己應該推開他,伸手時發現男人攥著他的手,攥得緊緊的,他怎抽也抽不離。

  這臭男人…

  小手一抽,才鬆脫禁錮,帝辛便猛然睜眼,疲倦泛紅血絲的眼一怔見他醒了,激動過頭,想也沒想跨單膝踩上床榻,伸臂便將他揉進懷裡。

  「醒了、醒了,終於醒了!狐狸!終於醒了!」

  「醒…了也不…關你…事…哼…」

  這聲哼,哼得撒嬌,帝辛那是拉開一段距離,凝視他一會兒,鳳眼微瞇,猛地捏住他的臉頰。

  「寡人還沒懲罰你。你倒好啊,先下狐威!衝著寡人撒野。」

  沒敢真捏,這張小臉病白得很,白得他心疼,伸臂順著謝主恩纖細無骨的後背拉摟,摟回他的臂彎之中,不管狐狸樂意不樂意讓他摟,這會兒,他抱著就不放開。謝主恩順著他結實的胸膛貼靠,強而有力的心跳隔著薄薄的布料打在他的背肌上,噗通、噗通。

  「你…壞…」

  沙啞的哭嗓擠出牙縫,謝主恩喉嚨相卡了根刺一樣硬是吞了口口沫後才再次擠出聲。

  「你這壞蛋,竟然…竟…然說不要孩子…沒孩子…我活著…有多…」

  傷心二字他說不出口,氳冉而上的眼淚染紅了雙眼,他盡量不眨眼,就怕眼淚落下,丟了臉面。然,豆大的眼淚背叛了他,一顆顆滾出眼眶,鼻酸的抽噎兩聲,他伸手抓著帝辛擱在他腹上的手胳膊湊向自己的嘴邊,狠狠地咬他一口,潰堤的眼淚引他唇嘴顫抖,邊咬邊哭。帝辛心頭一顫,任他咬手,另一手手指撫過他的臉頰—

  「我不後悔。」

  「霸道…專制…你不要這孩子,我要…誰准你…拿走。」

  帝辛抿直嘴角,斂下眼掩飾眼底波動:「生死攸關。倘若再次抉擇,我仍會如此。」他捏著謝主恩的下巴,而後彎身,將額頭貼在他的額頭上,帝王冷情的眼眸裡只映著狐狸一人:「倒是你有了身孕卻不說。趁著你清醒,你倒是給寡人一個理由,留下這差點害死你的孩子。」

  謝主恩該大吼大叫痛罵帝辛一頓,然後賞他巴掌就此別過,然,要他如何捨得離開這個寵他疼他的男人。他在帝辛臂彎裡挪了個舒適的位置,小手不客氣地卻又無力的揮開他箝制的手。

  「哼…我狐狸精告訴你,我就要…就要生個…生個像你的孩子。」

  這話像支鎚子直直的打中帝辛心頭,摟抱在腰側上的手臂一點一點收攏,在狐狸蒼白小臉上的眼淚滴落在他手臂上時情不自禁地將他揉進懷裡。謝主恩虛弱得無法抵抗,他也沒想抵抗,抬起虛弱無力的手,手指順著帝辛刺刺癢癢的鬍渣臉摸去。

  「你這麼殘暴,你的孩子…定也是個小壞蛋,來日,我就讓他使壞…氣死你。」

  帝辛將臉埋在他凹陷的頸窩處,幾次張口想回他個兩句,卻是哽在喉頭最後全都悶在相擁的那一瞬靜謐之中。謝主恩靜靜的枕著他的臂彎,琥珀色眼瞳望著窗外逐漸翻魚肚白的天日—

  「帝辛。」

  帝辛靠在床背也是貪享這片刻慵懶,任狐狸偎靠,望著他那一頭銀髮的眼溢滿依戀,低頭親吻他的頭頂:「嗯?」

  「阿恆死了。」

  「…嗯。」

  「我饒不了伯邑考。」

  帝辛似有猶豫卻還是定定的應一聲:「嗯。」

  「他說…他是聽了小蘇兒的話來殺妖胎。」

  帝辛一凜,鳳眸流轉思忖,側身與他相視,謝主恩眼神堅定卻也放遠,彷彿告訴帝辛,他不讓做,他狐狸精也會討回公道。

  「…隨你。正反,寡人也管不住你。」

  謝主恩眼神一滯,而後緩緩抬眸,這才正眼與他凝視,發抖的小手緩緩撫上他的臉頰,嘴角微微上揚,是那抹狡猾淘氣的笑容:「好。」仰頸咬住他的下唇:「我就算殺了她,也不准你心疼。」

  沒讓帝辛回應,他一點一點親吻吮含,霸佔他的唇片,帝辛哪能容許他霸佔主導權,拖著他的小身子,按上他飽滿的後腦勺回咬他一口,探進柔軟奪回被掠奪的主導權。

  旖旎纏捲,帝辛沒敢多進一步,就怕累著謝主恩,纏吻後是細吻,細吻後是親密的擁抱,他伸手順著謝主恩的手指縫扣上,雙手交疊而後安放在他的下腹上。

  「來日,你心疼孩子。」

  攥起他的手湊在唇邊親吻,鳳眼勾撩謝主恩,溫柔地細語。

  「我心疼你。」

  謝主恩琥珀色眼瞳熱紅,第一次知道原來睜著眼,也攔不住眼淚落下,帝辛雙臂收攏,大手掌一上一下的撫過他的背,讓他別再假哭騙他心疼,謝主恩將鼻水擦抹在他衣裳上說他是狡猾的狐狸不騙他倒是可惜了天賦。反唇相譏卻惹笑語,兩人凝視對望,又是一寸寸靠近—

  叩叩叩,急促的叩門聲打斷他們倆的纏綿—

  「大王。是奴才。」

  「進來。」

  元喜那是趕緊進門,隔著珠簾,慌慌張張的稟報說辣木方的車隊要走了。

  「…日前,大王答應了辣木方番主到三央院領一隻妖回南方。」

  「是。寡人答應了。」

  「番主他挑了那隻小豹子回去。這會兒要出皇城了!」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