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77.番外2+1P組:劫持(下)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6-10 08:06      字数:6044
  魔界的一座海島上,出現了只有人界才能看到的景象。

  陽光、沙灘、海鮮燒烤!

  藍天白雲下,蔚藍的海水打上金黃色的細沙,留下幾顆小巧玲瓏的貝殼與海星,翠綠的棕櫚樹隨海風輕輕搖曳,幾個年輕小伙穿著五顏六色的海灘褲,蹲在沙灘上架著爐子烤大蝦與扇貝,一棟豪華如宮殿的度假別墅矗立在他們身後,妥妥就是「老子有錢沒處花」的土豪氣勢——倘若外人看得到這被重重結界包圍的秘境的話。

  這裡就是桀普聲稱特別為諾蘭打造的別墅,但諾蘭要是清醒了,估計會說這只是一個裝飾過多的籠子,一切都是假的,只有「無瘴氣、無魔毒」這口號勉強算誠實無欺。

  欲魔撐著下巴,望著床上的人眉頭緊鎖,另一手在大腿上焦躁地輕敲。過了幾分鐘,他換個坐姿,兩手也交換工作,像是一個得了過動症的巨型兒童,怎樣都不肯坐好。

  桀普走進來,檢查諾蘭胸口的傷勢,縫合的傷口沒有發炎,恢復情況良好,抽血報告也顯示病毒已被消滅,基本上沒什麼大礙,便說:「魔君,大人已經沒事了,只是他以前落下的暗傷沒全然復原,這次得睡久一點才能醒來,您不如也休一會吧。」

  五天過去,諾蘭沒有醒來,欲魔就一直守在這盯著,像是怕對方一個眨眼就化掉一樣。桀普十分納悶,以前諾蘭受過更重的傷,都沒見欲魔這麼反常,這回不知是發什麼瘋。

  欲魔沒有出聲,只是隨手揮了揮,顯然是嫌他吵。

  桀普沒辦法,只好認命地離開,代這位大佬去處理落下的工作。三界結界雖然修復了,但也非一絲不漏,仍有細小的縫隙能讓低等魔或微小的分靈鑽出去,這點微末的力量在人界掀不起什麼風浪,但好歹還能發展點兩界的貿易往來,而他們在人、魔兩界的龐大產業,可不是整天談情說愛、打打殺殺就能維持的。

  欲魔又換了個姿勢,安靜不到幾秒,就索性離開椅子,一屁股坐上床。他想了想,拿出一條細軟的繩子,輕輕綁在諾蘭的手腕上,另一頭繫在自己身上,這才稍微放了點心。

  不怪他這麼緊張,任誰在親眼目睹愛人魂飛魄散,自己也絕望得陷入癲狂,因而放浪形骸,醉生夢死了數千年後,忽然失而復得,都會變得這麼患得患失。

  他俯下身,細細凝視諾蘭與記憶中那女孩截然不同的面容,輕聲低喚:「莎拉。」

  傳說,阿斯蒙德看上一個名叫莎拉的女子,強行附其身,殺害所有與莎拉成親的男人,最後被拉斐爾驅逐,墜入魔界,成為聖經上指稱的七宗罪之淫慾。

  實際上,是阿斯蒙德化身成一個美女勾引無數男人並加以殺害,並自稱叫莎拉,正好與他心愛的女孩同名,才會在拉斐爾的設陷下,頂替他犯下的罪。事隔多年後,他無意間得知阿斯蒙德竟敢以莎拉之名到處吹噓這件事,便一時腦熱地幹掉對方,還順手接管對方旗下的魔,名正言順地讓世人誤會他欲魔就是阿斯蒙德的化身。

  對他而言,莎拉是一個不可侵犯的名字,是他滿身淤泥的罪業中,唯一放在心尖上小心呵護的潔白無垢,若要套句人類的情話,便是他求而不得又親手毀之的白月光。

  他初遇莎拉的時候,還不是阿撒茲勒的影子,又或者該說,當時的他就是阿撒茲勒,一個追隨路西法一同接管西方分部地府,並輪流征戰魔界的熾天使長。

  他們不同於自天地而生或由血脈繁衍的生靈,是父神耶和華以天界之光創造的生命體,經過五千年的化育而成,從來都不懂愛恨悲苦喜樂,他們只為使命而生,也只為使命竭盡所能。他們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替父神實現三界和平的願望。

  所以,對他們來說,與魔族征戰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但坐在地府宮殿裡依人類生前的善惡對錯施予獎懲,卻是極為苦惱的事,因為人類太過複雜了。

  人類能為愛犧牲付出,卻也能轉瞬背棄所愛;人類能為自己謀私奪利,卻也能同時保護關愛別人;人類膽小脆弱又貪生怕死,卻也能頑強地抵抗強敵衝鋒陷陣。

  在沒輪到他出征的時候,他總是會被人類錯綜複雜的言行弄得焦頭爛額。某日,他終於受不了那些繁瑣的案件,決定親自去人界逛逛,仔細觀察人類到底是怎樣的生物。

  然後,他遇見了莎拉——一個美麗的牧羊女。

  為了看到最真實的一面,他悄悄觀察了莎拉好幾年,從她還是小女孩起,到她成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幾乎沒有一天落下。而他也在她身上看見許多美好的性格,活潑、善良、開朗、友愛手足、熱於助人……所有能想到的善,似乎都集中在她身上。

  莎拉是當地最美的女孩,吸引了許多目光,包括城主的兒子雷恩。

  這個尾隨觀察一直持續到某一天,他發現自己總會不由自主地想著莎拉,便忍不住又偷偷跑來人間,想跟那些愛慕者一樣親自與她說說話。

  「請問……」

  「啊!」

  當時,莎拉正在河邊洗手,被他冷不防的出現嚇了一跳,竟整個人往河裡摔去,他連忙要拉住她,卻忘記那天剛下過雨,河邊泥草正滑,兩人就這麼一起摔成了落湯雞。

  這段尷尬的初遇,讓他們每次提及時都會笑了許久,卻在日後成了他心中的一把刀,一旦稍有觸碰,便會傷痕累累地滴血。

  「你之前想問我什麼?」莎拉擠著裙子上的水,邊抬頭問他。

  「呃……」他呆滯地望著莎拉,忘了自己原本鼓起勇氣的提問是什麼。

  莎拉噗嗤一聲笑了,眼裡沒有任何戲謔或嘲笑,就是單純覺得這個陌生人很有趣。

  「你叫什麼名字?」莎拉又問。

  「我……」他本想回答阿撒茲勒,又及時想起自己不能洩漏身份,卻一時想不到化名,只得老實說:「我不能說。」

  莎拉便沒再追問,只是伸指彈了下黏在他髮梢滴水的苔蘚,開玩笑地說:「你不說,那我就叫你莫茲(moss苔蘚之意)啦。」

  從那天起,莫茲就變成他的暱稱。

  很快地,他發覺,自己想親近莎拉的念頭,沒有因為一次次的碰面而減輕,甚至還越陷越深,終於有一天,他在莎拉溫潤似水的注視中,情不自禁地吻了她。

  他終於明白了,這就是愛情。

  初次嚐到了愛情,嚐到了思念的苦,也嚐到了與愛人結合的歡愉,那美好的滋味令他有些無法自拔,不懂父神為何不希望他們接觸這些事,直到許久以後,他被冠上了欲魔之名,才明白,正是因為禁果太過甜美而教人沈淪。

  後來,莎拉懷孕了。

  他欣喜若狂,恨不得立刻將莎拉接回天堂,告訴父神他想娶莎拉為妻,他甚至願意捨棄美麗的羽翼,留在人界和普通人類一樣組織家庭,但天賦的使命不允許他這麼自私,他必須回地府,因為他是時候要去魔界征戰了。

  「等我,一個月後,我就回來。」他信誓旦旦地許諾。根據薩麥爾的回報,他要攻克的那一塊領地沒有什麼大魔駐守,難度不大,一個月就能拿下。

  然而,他輕敵了。

  雖然沒有大魔坐鎮,弱小的魔族們也極為聰明狡詐,竟讓他久攻不下。他越是想盡快完成目標回去,就越是慌亂出錯,最後受了重傷,被困在惡毒的沼澤之地,等薩麥爾救出他時,已是三個月後,他中魔毒過深,瀕臨入魔。

  拉斐爾特地趕來幽冥界幫他治療。

  他們說,他在昏迷期間一直喊著:「莎拉……我要回去……她在等我……」

  執念過深,加遽了他的魔化,路西法不得已,與拉斐爾聯手將他分裂出來——從此,他再也不是阿撒茲勒,而是阿撒茲勒的影子,是阿撒茲勒屬於黑暗能量的那一部份,他擁有阿撒茲勒的全部記憶,也擁有阿撒茲勒的所有情感,包括對莎拉濃烈的愛。

  他趁大家不注意時逃出牢籠,趕回人界去找莎拉。他原以為,歷經三個多月的分離與煎熬,迎接他的會是莎拉甜美燦爛的笑容,卻哪知,當他循著氣息找到她時,正是一個神父宣布她與另一個男人正式結為夫妻的時刻。

  「為什麼?」他不敢相信地闖進美輪美奐的婚禮,顧不得自己是否現出了原型,只想抓住那個帶著他的孩子嫁給別人的女人。那一刻,他品嚐到了妒恨,而這該死的東西令他難以控制地不斷怒吼:「為什麼要背叛我?」

  莎拉的丈夫立刻站出來, 說:「不是這樣,請聽我解釋……」

  他一眼就認出對方是那個叫雷恩的城主兒子,但他一點也不在乎這奪走莎拉的人想說什麼,一揮手就將對方炸成了血霧。

  「啊——」

  整座城的人都為城主兒子的婚禮而來,也都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魔毒在他的血液裡沸騰,在他的腦海裡喧囂,將眼前染成了腥紅色,此起彼落的尖叫與扭曲的驚恐面孔,都像是在指責他破壞了這場婚禮,激起他更多的憤怒與殺欲。

  殺了,將所有要拆散他和莎拉的人全都殺了!

  他分不清眼前的人有誰,似乎有從沒見過的人,也有他曾悄然觀察過的人,似乎有莎拉最敬愛的父親,也有莎拉最疼愛的妹妹……等他終於發洩夠停下手時,整城的人都死絕了,只有他心愛的新娘癱坐在一地殘屍中,精緻華美的白紗已染成了紅色。

  「我來接你了,親愛的。」他輕輕擦去莎拉臉上的血,落下久違的吻,吻中帶著濃重的血腥味。莎拉沒有說話,只是神情空洞地落著淚,靜靜地任他擺佈。

  一直到許久年以後,他終於能夠冷靜地回憶時,才明白,那時的莎拉已經瘋了。

  一個平凡的牧羊女見過最血腥的事,就只是看著母親拿起菜刀斬雞,她幹過最殘忍的事,也只是將釣到的魚剖肚去鱗,所以她在目睹自己肚裡孩子的父親殘殺了所有人,甚至連她的家人都不放過後,就徹底地瘋了。

  他帶著莎拉回到幽冥界,那裡是他唯一想到能藏匿莎拉的地方,卻被路西法率領所有天使包圍追捕,罪名是——墮落。

  「我沒有墮落,是那些該死的人類要拆散我們,他們都是罪人!」

  「你簡直無可救藥!」

  那場架他們打了許久,路西法怕殺了影子會危害到阿薩茲勒,始終不敢出全力,也讓他有機會不斷帶著莎拉逃亡,最後,他被逼到焰獄池旁,那足以焚毀靈魂的焰漿下就是通往魔界的深淵,而位在崖上的傳送陣已然啟動,他知道路西法打算把他關進魔界。

  為了不讓莎拉被誤傷,他不得不暫時將她藏在一個安全的角落,再繼續廝殺。

  若他在得知莎拉有身孕時,沒立刻帶她離開是第一個錯,受不住魔毒的影響屠殺人類是第二個錯,那麼,他在當時放開莎拉,則是第三個也是最大的錯。

  沒人注意到莎拉,等他被路西法等人壓在地上時,才發現她已經走到焰獄池邊。

  「你要做什麼?快回來!」他驚慌地喊叫,其他人發現不對勁要去拉她,卻已經太遲了。莎拉留下一抹解脫的微笑,就帶著他們尚未出生的孩子跳下去。

  「不——」

  他在撕心裂肺中,正式成魔。

  他不知道自己瘋了多久,自莎拉魂飛魄散的那一刻起,他就被魔性徹底佔據,開始渾渾噩噩地依著本能在魔界四處殺戮,等到阿薩茲勒與他聯繫時,已是兩百年後,他的身後也已遠遠跟著一批崇敬強者的魔。

  也是在那時候,他才瞭解到事情真相——原來,人類自己定了一種罪,叫貞潔。

  從此,他與阿薩茲勒便互相怨恨上了。

  *  *  *  *

  「讓我猜猜。」

  克里斯打了個呵欠,感覺這種劇碼果然是千古不變的大老梗,「未婚懷孕,孩子爸身份不明又搞失蹤,她沒被家人打斷腿已經很好了,所以她只能找個倒楣鬼來當免費老爹。」

  「可以這麼說,但不是莎拉主動,而是雷恩自願的。」董司常趴在他身上,戳了戳他冒出些許鬍髭的下巴,「莎拉懷胎快四月,肚子早就遮不住了,她又說不出孩子生父的來歷,偏偏時值旱災,民智未開,人民以為是她敗壞風俗引來天怒,就逼她投湖祭神,雷恩為了救她,就謊稱孩子是他的。」

  「城主就等同於那塊土地的王,城主的兒子就是王子,他說什麼便是什麼了。莎拉死裡逃生,雷恩痴心一片,許諾會照顧他們母子倆一輩子,而莎拉也並非知恩不報的人,所以幾經思量後,就做了全天下母親都會做的選擇——為了孩子,犧牲自己的愛情。」

  克里斯皺了下眉,了然道:「雷德就是雷恩轉世?難怪會對諾蘭死心塌地成這樣。」

  「是。」董司常側臉貼在克里斯胸前,語氣有幾分感慨,「因前世沒能圓滿的執念,讓他每一世都與莎拉的轉世牽扯不清,就像莎拉懷抱極深的罪惡自盡,那份無法原諒自己的怨念,也令她每一世都不得善終。」

  自殺是罪,帶著未出生的孩子自殺更是大罪,更別說那孩子還是跨種族結合的奇蹟,這份罪業加上執念,讓她即便沒有魂飛魄散,也注定要在輪迴中受盡苦難,但任凡一個有惻隱之心者都會不忍莎拉的境遇,因而耶和華在她墜入焰池後,就撈起殘魂予以重生的機會,也令這靈魂因精魄裡的上帝之淚得到更多機緣。

  「因魂魄不全,他在畜牲道輪轉萬世,又當了十世痴兒,每一世都因天生的殘缺被虐待,甚至被親生父母殺害,除非他有幸遇到雷恩的轉世,才能勉強過上幾年好日子,而那些傷害他的人,也全是當年受莎拉牽連慘死的人轉世。」

  「我翻查諾蘭的輪迴記錄時,簡直就像在看一部痴兒受虐史。」董司常語調一轉,稍微洗去先前的沉重,「不過他到了這一世,總算是恢復正常神智,除了雷德之外的債也都償完了,如今又有救世功德加身,往後的路應當會舒暢許多啦。」

  克里斯在聽著同時,雙手一直摟著趴在身上的戀人,邊輕輕摩梭董司常光裸的背,這撫觸並不帶任何情慾上的撩撥,卻有著激情過後歸於平淡的寧靜與滿足。他想,雖然他們此刻的幸福也是得來不易,但跟這故事裡的三個主角比起來,還是幸運多了。

  他想著想著,就發現一個問題,「諾蘭輪迴這麼多世,欲魔或阿撒茲勒會查不到?」

  「查不到啊。」董司常搖頭,「耶和華修好莎拉的精魄後,就將她投到東方地府來,請託包伯伯務必不能讓她在恢復前碰到西方地府的人,有關她的資料也被重重屏蔽,徹底掐斷阿撒茲勒的追查方向,直到這一世的諾蘭要加入偵察部,我們才解開他近三世的紀錄。」

  「要不是貝貝被諾蘭打死結又兩頭牽的姻緣走向弄得一頭霧水,翻查姻緣記錄追溯源頭,我們還未必挖得到那麼久遠的事呢,嘿嘿。」董司常說著,就露出我八卦我驕傲的表情。

  克里斯輕笑一聲,又沈默了會,突然說:「我們大概很難要回諾蘭。」

  在還不知道諾蘭的身份時,欲魔就已對他有莫名的佔有欲,如今知道了,更不可能放手。然而,諾蘭畢竟是地府偵察員,又是救世大功臣,於公於私,他們都不可能坐視不管,何況他在人界有那麼多羈絆,以他的脾性來說,魔界也絕不會是他的歸處。

  「唉,百密一疏,我竟然忘了欲魔會趁機綁架。」董司常稍微撐起身子,不滿地哼唧道:「不過,我七世子說要罩的人,就會罩到底,哼,看我怎麼想辦法把他搶回來!」

  「唉唷,七世子好威武吼。」克里斯掐了把他的細腰,對董小七這裝腔作勢的小樣兒既喜愛又想吐槽。他挑了下眉,問:「人都不知跑哪了,你想怎麼搶?」

  董司常小腹黑地瞇了瞇眼,吐出一個名字:「阿撒茲勒。」

  空盪的西方地府舊址裡,阿撒茲勒佇立在一幅畫像前,畫中的少女有著一頭烏溜的長髮,肌膚是被長久日曬的小麥色,深邃精緻的臉龐在燦陽下洋溢著明媚的笑意。

  幾千年過去了,他依然記得,莎拉柔軟的身子散發著陽光的氣息,每根髮絲都有青草被雨水滋潤的清新芬芳,她一笑,即便是天堂最美的樂園,都會為之失色。

  但這一切美麗,都只能在回憶裡,用漫長的永生去思念。

  「欲魔。」他痛苦地閉上眼,用意念告訴自己的另一半,「你不該去找他。」

  「我怎麼做都不用你管。」

  腦海裡,是欲魔不屑的嗤笑,阿撒茲勒只得繼續勸:「你的一意孤行會害了他。」

  「說得你很懂。當初要不是你顧慮太多沒早些帶她走,又怎會發生後來的事?」

  「……」

  「使命?哈,你就繼續當你的天使吧,魔君我來做,所有罪名也都我來背,莎拉也由我來保護。」欲魔冷笑說完,就切斷感應,拒絕任何妥協。

  阿撒茲勒睜開眼,臉上閃過一絲狠絕,緊握的手幾乎要刺破掌心。他深深注視著莎拉含笑的美麗眼眸,輕聲說:「我不會讓我們又一次毀了你。」

  ☆ ☆ ☆   ☆ ☆ ☆   ☆ ☆ ☆   ☆ ☆ ☆

  後記:

  其實整篇重點是克里斯跟董小七的體位(喂#

  下一篇,先回到諾蘭的童年,論彆扭的傲嬌美人如何養成(X

  出場人物:諾蘭、老鬼、泰特斯、貝兒

  【下篇預告】《番外2+1P組:諾蘭》: 字數約三千多字,禮拜五發佈。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6.1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