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二章 最終章
作者:乐逍遥      更新:2019-01-05 02:17      字数:5643
昱祈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覺得身上冰冰涼涼的,還有隱約的鳥叫聲。想到這昱祈不禁在心裡自嘲。他們可是在山中墓的地底下,怎麼可能會有鳥叫聲?感覺冷到還是真的。

“啾啾啾……”但鳥叫聲實在很近啊,好像就在旁邊……

皺皺眉,昱祈的指尖輕輕動了動,他很不舒服的動動脖子,只覺得有點痛,好像是維持同一個姿勢太久了。眼睛睜開一條縫,入眼的微光讓他覺得有些不適。昱祈閉上眼緩了會兒在睜開,反覆幾次後終於可以睜開眼睛了。

“唔…”忍不住扶著脖子,昱祈動作緩慢地起身,他迷糊的看了眼四周,手摸到腳邊的面具,昱祈才發現自己沒戴面具,趕緊戴上。終於保住自己的真面目,昱祈這才開始打亮四周。

就這一看,他錯愕了。

他最後的記憶停留在秦育離開的身影,當時他們還在地下墓穴中。如今映入眼簾的是寬廣的湖泊和綠地草原,這會不會跳動太大?昱祈實在是沒想到自己是怎麼從墓室中移動到這裡的,他都沒記憶!

想到秦育,昱祈不可避免地想到他在墓室中對自己說的那些話。他忍不住按住胸口,那裡硬梆梆的,有本古籍就放在那兒,這個觸感讓昱祈知道這不是夢。

這一切都是真的。

放下手,昱祈決定先去找其他人,這沒什麼困難性,他只往上坡走就看到尼古拉斯、比利和羅納德幾人。他們每個人都還陷在昏迷中,昱祈走過去查看他們的情況,然後就看到羅納德手中有一本古籍。

那是華爾滋和羅納德一直費盡心思和手段不斷尋找,一定要得到的閻王令古籍。掌握生死,不死不滅的閻王令,青春永駐的背後是欲望也是絕望。昱祈知道,那本閻王令古籍已經不是原來的閻王令古籍了,真正的閻王令在誰那哩,昱祈很清楚。

一一把他們叫醒,每個人醒來都對自己身處的地方感到詭異和奇怪。他們都停留在古墓中打開棺木的那一刻,接著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都沒想明白,一點記憶都沒有。

“媽啊,回去後我要找主教給我禱告淨身!”尼古拉斯捧著自己發暈的腦袋,無力的說。

“我也是,回去後定要跑教堂。”比利蹲在一邊同樣無力的說。另一邊羅納德同樣疑惑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但讓他高興得快要手舞足蹈的是他終於得到了閻王令,他如此辛苦才找到的閻王令,不僅回去後可以交差,連長生不死都有希望了!

羅納德的高興和對永生最深沉的慾望都被昱祈看在眼哩,他想起了秦育說過的一句話。

貪婪和欲望,乃人罪惡的根本。

看著羅納德的樣子,他似乎慢慢懂了這句話的涵義。

在那之後,回到長沙城鎮後昱祈的任務正式結束。他和比利、尼古拉斯彼此留下聯絡的方式後便獨自離開,返回日本。在他離開前,尼古拉斯對他說:“回去後要立刻轉移你妻兒的位置,有什麼需要的就連絡我或者比利,比利會比較快,他在日本也有人手。”

“昱祈,千萬不要小看華爾滋的追緝能力,記住了。”

他記住的,他對這整個任務,遇到的所有人,所有事,每一句話,他都牢牢記著。

風塵僕僕地趕回日本,和妻兒好好的相聚了一番後,當天夜裡,在宥里睡下後,昱祈和妻子長談的一番。當然,關於他真實身分這件事昱祈還是沒有說,而是婉轉的告訴妻子要搬家的事情。

好在這也不是沒發生過,妻子很快就同意了。她是學校老師,正好接到調職通知,希望她去偏遠鄉下幫助那些無法得到完善教育的孩子們。這正好合昱祈的意思。鄉下偏遠,相較於城市還是比較安全,昱祈毫不猶豫的同意了。

他也決定暫時先休息一段時間,確保妻兒安全。如果華爾滋真的追過來,他也有能力保護他們,幫他們拖延逃跑時間。但他在如何厲害,也有力不從心的時候,為此昱祈決定請在日本也有勢力的比利幫忙。如果真有他不在的時候,希望比利的人能夠幫他暗中保護妻子和宥里。

比利一收到昱祈的消息立刻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還讓他們喬裝成幫忙搬家的人員,一路護送他們搬到日本白川鄉。

看著白川鄉的天空,昱祈的眼中有悲涼和無法言喻的傷痛。在那之後,也過去半年多了。這半年來他過得膽顫心驚,深怕一不留神妻子和宥里就遇害。他們是他最重要的人,他不能失去任何一個。

但老天從不眷顧有罪的人,即使他的妻子是無辜的,即使他早已後悔,重要的仍被無情奪走。

緊緊抱著妻子逐漸失去溫度的身軀,昱祈無聲痛哭。這是他的錯,更是他的罪孽,他甚至不知道這半年來躲藏的寧靜為何被打破。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才會讓華爾滋的人找來,對此比利同樣感到不解,只能趕緊想辦法派人幫助昱祈,保護他唯一的孩子。

“這都是我的過錯。是我的判斷失誤,是我的過失,才會害死她。”在妻子下葬的那一天,昱祈跪在她的墓碑前突然說了這一句話。趕來的比利聞言,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只能沉重的拍拍他的肩膀,許久之後吐出一句:

“…這不是你的錯。”

昱祈失神的看著妻子的墓碑,冰涼的指尖輕輕拂過墓碑上的名字,許久之後,他說:“我這一生犯下最嚴重的錯誤,就是接下那份委託單。”

倘若當初他沒有接下那份委託,也許還有轉圜的機會。

都是…他的錯。

對他的自責和悲傷,比利不知該如何安慰。任何的言語說出來都只是空白的,既安慰不了人,還徒增難過。最後,比利只是安靜地陪在他身邊,陪著他度過這最難過的一天。

妻子死後,白川鄉不再安全,為了保護唯一的兒子,昱祈在比利的幫忙下搬到人口不多的早川町。看著滿山的紅葉,昱祈抱著宥里坐在一棵大樹下,手中拿著兩個紅色音樂盒。

他將其中一個音樂盒放到宥里手中,看著宥里好奇的的模樣,他微笑著,壓下內心的苦澀,說:“這是音樂盒,是爸爸送給你的禮物。”

說著,昱祈拿過宥里手裡的音樂盒,轉動發條,一道道旋律從音樂盒中發出,宥里一聽到這熟悉旋律,立刻雙眼一亮,喊:

“這是媽媽寫的曲子!”宥里記得母親常給他彈奏的曲子,這是媽媽自己創作的一首歌。想到媽媽,宥里心裡很難過,因為他再也看不到媽媽坐在鋼琴前給他彈曲子的樣子了。

“對,這是你媽媽寫給你的曲子,是屬於你的。”大手摸摸孩子的髮頂,談到妻子,昱祈眼裡帶著苦澀。他閉上眼壓下內心的痛苦,再睜開眼的他伸手把孩子抱在懷裡,輕拍他的背,在音樂的旋律中,用他低沉的聲音道:

“宥里,你要記住,無論是誰,哪怕是你最親近的人,都不要輕易相信,不要輕易說出自己的真正名字。記住,千萬要記住。”

宥里眨眨眼,聞言,天真的童音說著同樣天真的話語,說:“就像爸爸一直說自己是達二哥一樣嗎?”他記得爸爸對外都是這麼喊自己,帶他出去在外頭也讓他這麼喊,都不讓喊爸爸的。

對當時的宥里來說也許會困惑為甚麼要這麼稱呼自己的父親,但在很久之後的未來,他終於知道了原因。

這都是為了保護他。

是昱祈對他的愛。

“對,就像爸爸一樣。”慈愛的摸摸孩子的小腦袋,昱祈看著孩子的大眼,指尖輕觸他的眼睫,像帶著思念,又像帶著迷惘般,低聲道:“你的眼睛,和她一樣,美麗又帶著動人的風采。美麗的琥珀色,宥里,從今天開始,你的代號就叫做琥珀,記住,一定要記住。”

“嗯!”宥里用力點頭。昱祈摸摸他的小腦袋,和他靠在一起:“好孩子……”

宥里身上屬於孩子的高溫,昱祈永遠也不會忘記。他有時總會想,如果這樣的日子能夠一直持續下去,該有多好啊——

夢,終究只是夢。

腥風血雨一旦沾染,便是萬劫不復。

被人壓制在地,嘴角帶血的昱祈怒瞪著眼前居高臨下的外國女子,不斷掙扎想要掙脫,換來的只是更大力的壓制。昱祈看了看四周,靠近這裡被他們發現的普通村民無一例外都被這幫黑衣人殺了,毫不猶豫,一點感情都沒有。

女子碧色的眼居高臨下淡淡地看著被牢牢壓制住的昱祈,冷豔高貴,卻有著常人不可能會有的冷冽。她踏出腳步,高跟鞋的鞋跟發出清脆的聲響,她用英語冷冷地說:

“達二哥,你以為你逃到這樣的鄉下,華爾滋就找不到你嗎?太天真了。”

“妳這傢伙…”昱祈看著女子,怒聲道:“妳是華爾滋的人!我已經照約定讓羅納德拿到他想要的東西,妳卻派人追殺我,還波及無辜的人,妳到底想做什麼?!”

女子冷冷看著即使被壓制著也不願屈服的人,冷聲道:“你確實幫助了我奪得閻王令,但也僅限於此。你的生殺大權握在我手上,而不是羅納德,你知道的太多,華爾滋留不得你。”

彎下腰,女子淡淡道:“至於你的孩子,能夠為華爾滋所用派上用場,也是他的榮幸。就當作是替你避開這道死劫吧。”

女子的話讓昱祈睜大雙眼,一種可能讓他的恐懼油然而生,當下驚喊:“琥珀…妳對琥珀做了什麼?!這件事和他無關!他還只是個孩子,放過他!”

“我會放了他。但這得他活著才行。”女子的話如同一桶冷水撥了昱祈滿身,讓他涼到骨子裡。昱祈絕望的模樣似乎讓女子感到滿意,她嘴角一彎,側過身,在離開前,她說:

“達二哥,就憑你這個沒有任何勢力的殺手,不會是我華爾滋的對手。不過看在你幫我完成一件大事的份上,我告訴你我的名字,來日若你想報仇,我也給你這個機會,當然,你得有這實力。”

“我的名字,叫珍琳佛,奧羅茲。記住了。”

珍琳佛,奧羅茲,這一切罪惡的起源。因為她,才有了閻王令的現世。因為她,才有了TB032的誕生,因為她,才會開始了這長達六十年以上的恩恩怨怨。

妻子死了,宥里又被珍琳佛帶走,昱祈絕望了,也崩潰了。他發瘋似的不斷尋找孩子的下落,比利對華爾滋的情報網感到相當吃驚和棘手,他已經將人藏匿至此,究竟為何還能找到?

正重要的一點是,華爾滋為甚麼會知道昱祈真正的樣子?

比利對此萬般不解,決定親自調查,和尼古拉斯裡應外合,幫助昱祈盡快找到宥里的下落。再不找回宥里,比利很擔心昱祈會因此發瘋。他已經看過一次昱祈因為妻子的死而自責難過的樣子,他不想再看到,真的不想。

然而這一找,便是半年過去。這是讓人絕望的半年,但他們都沒想到的是,在如此絕望的境地下,這個人竟會再度出現。

“你的妻子會死,孩子會被抓走,是我的失算。”昱祈無神的看著這個在深夜中突然出現的人,聽他說:“我沒想到羅納德昏迷前竟會看到你的真面目,這是我的過錯。”

昱祈安靜地看著這個人,喉頭滾動,他低啞的開口:“過失已經造成,遺憾已經鑄下,你現在出現在這又有什麼意義?”

“秦育,你永遠也無法理解我內心的傷到底有多深,有多痛!”

看著變的憔悴許多的人,面對他的絕望和無禮,秦育並未生氣,也沒像過去那樣冷嘲熱諷。他出乎意料的平靜,就連聲音都帶著昱祈無法理解的感情:

“我能理解。”靜靜的看著昱祈,秦育開口道:“不管你信不信,這份深重的絕望和傷痛,我能理解。我所失去的,從來就不比你少。”

昱祈聽著這人的話,似乎是感受到他那份說不出的情緒是什麼,他不再說話,轉而失神的看著桌上的燭火,鮮紅的音樂盒在燭火的照耀下顯得陰暗,顯得悲涼。秦育摘下頭上的帽子,他在昱祈面前的那張椅子坐下,安靜會兒後,開口:

“我今天來,是要告訴你兩件事。”

昱祈沒有反應,秦育也不在意,自顧自地說:“第一件事是關於一年多前在地下墓穴中的事。當年我要你牢牢記住所有的事情,卻不得洩漏半字,如今我要你以日記的方式寫下當時的所有事。你若要告訴他人也行,但不能說出全部的真相。”

看著昱祈望過來的眼,秦育說:“你的真相,只能存於你親自寫下的日記,只能由他們自己發現。昱祈,你想殺死珍琳佛,只有這個辦法。”

昱祈聞言皺起雙眉,還來不及說什麼就聽秦育接下去說:“第二件事,是關於你的孩子,宥里的下落。”

“你找到宥里了?!”一聽到兒子的名字,昱祈瞬間激動起來,整個人不再像一開始那樣死氣沉沉。秦育按下他,道:“我和尼古拉斯合作,已經在華爾滋位於英國的分部找到宥里。”

“英國…但你不是說過華爾滋無法將勢力伸入英國嗎?”昱祈高興之餘也感到疑惑,難道道爾吉斯家沒擋下?

如他所想,秦育道:“道爾吉斯家極力阻擋,卻沒擋下其他貴族和華爾滋建立關係,以至於讓他們有機會在英國設立分部,進行地下秘密實驗。”用力按住昱祈,在他的目光中,秦育第一次猶豫了。

他們找到了宥里,但事實,卻太過殘忍。

深吸口氣,秦育緩緩道:“我一開始就和你說過,我們在那兒找到宥里,但是宥里,已經不是原來的宥里了。”

“什麼意思?”

“華爾滋在一年前拿到閻王令文獻後,就開始著手研究,試圖研發出和閻王令一模一樣的藥劑,就是TB032計畫。那是非常強力的病毒,許多無辜孩童都死在TB032下,有的甚至變成怪物。”

按住變得激動的人,秦育肅然道:“宥里也在那些孩子中,但不一樣的是,他成功了。不僅成功完成TB032實驗,還殺死了羅伯茲‧羅納德和他的長子,以及當時在場的所有研究人員,並毀了TB032所有資料。可以說,英國分部已經全部毀在宥里手上,尼古拉斯已經接到宥里,很快會把他送回來。”

“但宥里這輩子已經毀在華爾滋手上!他還只是個孩子,變成了這樣,你叫他如何活下去?!”昱祈心痛的無法言喻,他看著這一切的源頭,再也忍不住怒吼著:“都是你!你為甚麼要給他們假的閻王令文獻?如果你沒有給他們,他們就無法進行這場實驗,是你促成這項計畫的推動!”

“我是推波助瀾的兇手,那麼你就是幫凶!如果你沒有接下這份委託,沒有跟著羅納德進入古墓,這一切同樣不會發生!”秦育的話讓昱祈瞬間冰涼,他呆呆地看著桌上的音樂盒,低低苦笑,一行清淚從眼中落下:

“是啊,若我當初沒有接下那份委託,我還是原來的我,妻子和宥里也會好好的,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過錯害死了他們,都是我!”

看著昱祈自責的樣子,秦育早已不會疼痛的心窩感到些微鈍痛。他慢慢閉上眼,轉過身:“這件事是我的過錯和失誤。我自己鑄下的因果,我自己會償還,這是我對你的交代和歉意。昱祈,珍琳佛總有一天會為她的罪孽付出代價,在此之前,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著。”

秦育說完這段話後就離開了,在他離開後,昱祈便一直想著他說過的每一句話,最終,寫下這本記載所有真相的日記。

宥里回來了,但他早已不再是原來天真單純的孩子。昱祈除了對不起這三個字,再也說不出其他。為了贖罪,他甘願成為傳奇榜單上第一個被束縛的人。為了贖罪,他化名達淑,四處漂泊,最終留在台灣,心甘情願地當一個街友,保護著那五個孩子。

阿生,豪豪,小和,雅雅,以及——

紫鳶。

緩緩閉上疲憊的雙眼,前塵往事,原來在臨死前竟會走得比跑馬燈還快。他的時代已經落幕,罪孽卻永遠也還不清,至少,他在最後一刻保住了紫鳶。但紫鳶接下來要面對的,只怕是更殘酷的未來吧。

這份抱歉,這份愧疚,只能到地下再好好贖罪了。

這是他對紫鳶的抱歉,是他對宥里最後的愛。

也是他,在這世間駐足的最後一刻。

從此,在無坂本昱祈。關於他的所有,僅存於這本日記,以及那些還活著的人的記憶中。

僅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