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章
作者:鹔鹴裘      更新:2019-07-14 17:35      字数:1867
  看着窗外的风轻轻起了,詹如夙坐在病床上轻笑一声,瘦得骨节凸显的手,正轻轻抚着一本蓝皮书。

  他面容上带着病态的苍白,忽的抬起脸来,对着屋内的另一个人虚虚地笑了,“他要结婚了?”

  秋池眉眼带着不忍,“是,你要好好休息,等会儿他就来看你了。”

  “来看我啊……”詹如夙望着窗外的枯叶,琥珀色的眸子黯淡了下来,“来送喜帖吗?”

  秋池忍了忍,心仿佛被千针扎出窟窿般痛,“阿夙,别作苦了自己。”

  詹如夙朝她笑,本就偏美的长相,这一笑竟比窗外的阳光还要明媚。

  “怎么会呀,池池,你懂我的,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他顿了顿,又说:”我这少爷脾气你也晓得,吃什么都不想吃委屈。”

  秋池忍了又忍,没忍住,抬起眼,泪水终于崩了出来,“我就是懂你啊!我就是懂你我才知道你现在有多难过啊!”

  詹如夙一副被十足吓了跳的样子,瑟缩了下肩膀,再抬眼,完全褪去了之前那股伤心劲儿,换上嬉皮笑脸的模样凑上前,帮秋池拭了拭眼泪。

  “池池乖,不哭啦,我现在这样就很满足了,我还能要求什么呢。”

  秋池听了这话,心都要疼死了,她说不出话来,又吼不出声,最后只能把头埋入詹如夙的怀里难过地抽噎着。

  怎么会这样啊,这个把她抱在怀中的少年,应当是桀骜不驯意气风发的呀,怎么变成了这病怏怏的苦心人。

  秋池越想心越是难平,她恨呀,恨这样无情的命!

  詹如夙轻轻地拍着怀里的姑娘,此时他的脸上已没有了笑,目光又散散地落在虚无的空气中,仿佛没了生气的漂亮人偶。

  仲雁南来的时候,秋池已经被詹如夙支了出去。

  乍一眼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詹如夙突的心脏漏了一拍。过了会儿他整理好情绪,才打了招呼。

  “哟,哥你来啦。”

  “嗯。”

  男人走到床沿,默默地拉开椅子坐着。

  “身体如何?”

  “还行啦,最近好多啦。哥还好吗?”

  仲雁南盯着弟弟眼角的泪痣,不知为什么心痒痒的,又带着股轻微的钝痛。

  “嗯,还好。”意识到自己失了态,他暗自敛神。

  詹如夙没发觉他的异样,他捧着书,随意翻了翻,“噢,爸妈呢?最近他们挺忙的呀,我快一个礼拜没见过他们了。”

  仲雁南顿了会儿,才说:“他们前些天被外公叫到国外去了。”

  詹如夙抬起头,对他笑了笑,“这样么。”

  他看出来了,仲雁南心想。但这是谎,也是实话,只要希望又丢了,就只能是实话,倒不如不说,也不揭穿。

  “嗯,Jones的当家人去世了,爸妈代表出席。”

  “嗯。”

  詹如夙点了点头,不在意般地把书翻了翻,又啪嗒地扣在床头柜上。

  “哥,你再给我找几本书来吧。”

  仲雁南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手痒痒的,最后实在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弟弟毛茸茸的小脑袋瓜,又趁着他没反应过来时,及时收回了手。

  “嗯。”

  詹如夙愣愣地看着男人发红的耳梢,顶着一窝乱糟糟的小乌发,看起来像刚睡醒的不谙世事的小孩童。

  过了好一会儿,他嘟嘟囔囔地理了理自己的毛发,“胆子真是大了不少……以前可不这样的……”

  他的声音若隐若现,仲雁南听不明晰,但是耳尖又红透了一层,不禁暗怪自己怎么就没忍住,怕不是吓到弟弟了。

  他掩饰般的把眼神投放到床被上,没话找话道:“我最近也快结婚了……”

  詹如夙手里的动作突的顿了一下,仲雁南没发觉,接着说道:“你还没见过她,你想见见吗?”

  说完这话,不知怎的,连仲雁南心中都有些不舒服,一种无法形容的胀痛感充斥他的心脏。他突然猛地抬起眼看着他弟弟,却发现那个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把头垂了下来,正无所事事地摆弄着手指头。

  “噢,嫂子吗?挺好的,恭喜哥哥啊。”

  他声音轻快,好像并没什么不对的。

  可仲雁南莫名觉得眼前这个小奶豹般的弟弟很难过,那难过仿佛要化成实质,朝着他侵袭。

  “夙夙,你怎么了?”仲雁南不禁问出声。

  詹如夙抬起头来,奇怪地看了他:“没怎么呀,哥哥,只是可惜我不能给嫂子大红包了。”

  仲雁南定定地盯着他折出琥珀光的眸子,“真的没什么吗?”

  “对呀,”詹如夙弯了弯嘴角,那颗泪痣红得仿佛要滴出血,“哥哥怎么了?”

  仲雁南顿了会儿,摇摇头,“没什么。”

  两人随后心不在焉地聊了十来分,最后因候在门外敲门进来的林特助终结了话题。

  “大少爷,时间到了。”

  仲雁南点了点头,“好。”

  他看了下腕表的时间,而后抬起眼对詹如夙嘱咐,“药准时吃,哥哥下次再来看你。”

  詹如夙不在意地摆摆手,“知道啦,哥你忙去吧。”

  “嗯。”仲雁南站起身捋了捋衣袖,跟着林特助快走出门时,詹如夙突然又吭了一声:“小林子,多多照顾我哥啊,都瘦啦。”

  林特助顿了顿脚,转过身来恭敬地朝他鞠了一躬:“我会的,小少爷。”

  仲雁南转头看了眼弟弟,正发现他垂着头,怏怏的。仲雁南瞬时胸闷,他正想开口,蓦然看见一滴泪簌落在了床褥上,晕成了湿痕。

  仲雁南心顿时绞痛,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林特助带出了门,听着病房门吧嗒关上的声响,他的心也落上了锁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