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酒痕在衣(一)
作者:南枫默      更新:2019-09-06 15:32      字数:3731
  蒋雨辰从梦中惊醒,伸手摸到茶几上的手机,接了起来。

  “杜总好,我是蒋雨辰。”

  “雨辰啊,跟霖市那边的合同出了点问题。咱们得过去跟甲方面谈。机票我已经买好了,12点的,你收拾收拾赶紧来机场吧。”

  “好的,杜总。需要我准备什么材料吗?”

  “不用了,你把电脑带上就行,剩下的文件邮箱里都有。”

  “明白了,我收拾一下,立刻出发。”

  放下手机,蒋雨辰茫然的看着茶几上的苹果核,十几分钟,双眼才逐渐聚焦,有了神采。很久没有梦到那天了,不,应该说,很久没有做梦了。她简单的扎了一下头发,用手搓了搓脸,使劲按了两下太阳穴,将回忆押回牢房,那些被酒精洇湿的封条也整齐的贴了回去,六神归位,意识渐渐清明。抬起眼睛,看到墙上的时钟正好走成一竖,像一座黑黢黢的墓碑,严丝合缝的堵住了心脏的缺口,一滴血也别想流。

  蒋雨辰站起来走向卫生间,路过卧室的时候,看到陈一嘉还睡的稳稳当当。

  “嗯,真好。”

  就谈一个合同,通常一天就回来了。简单的冲了个澡,收拾了一些洗漱用品,蒋雨辰拎包就出门了。还不到7点,出租车不太好打,好不容易约到一辆愿意去的机场的,还得等十分钟。蒋雨辰看着手机地图里的小车慢悠悠的往前蠕动,一脸无奈的切出地图界面,打开了通讯录。

  “喂,陆警官,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我是蒋雨辰。”

  “哎呦,别客气,我这刚刚下任务,没啥打扰的。”

  “嘉嘉昨晚来我这儿了,现在还没睡醒。但是我临时接到通知要去霖市出差,你在警局吗?我把我家钥匙给你送去,你来接她吧。我给她留了字条,让她等你。”

  “哦哦,行,那我在警局等你一会儿。”

  从蒋雨辰家到机场就得一个半小时,加上中间又拐去了警局一趟,到机场已经10点半了。

  “杜总,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蒋雨辰微微低头,但语气不卑不亢。她从未觉得普通员工和经理之间有什么差别,都是人。打招呼和低头是礼貌和规则,并不是谁比谁差了什么。

  “啊,没事。让你来机场也是太突然了一些。而且,我也才刚刚到。”杜宇是一个没有背景,却年纪轻轻就做到国企高级经理的人,他自有他的城府。杜宇用不易察觉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下蒋雨辰。知道一下飞机就得谈合同,出门的时候,蒋雨辰特意换了一身西装。合脚的尖头高跟鞋,浅蓝色的西装套装,西裙服帖的包裹着双腿,长度刚刚好到膝盖。上半身西装里面配了一件V领的白衬衫,领子的弧度不深不浅,一对儿锁骨正好露在外面。脸上的妆容,干净又精致。杜宇抬手用拇指和食指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缓缓走到蒋雨辰身边。

  “小蒋,今天穿的很漂亮。”

  蒋雨辰一愣,她不是第一次单独跟杜宇出差,但是他从未做过任何逾矩的事。蒋雨辰疑惑的看着杜宇,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就在蒋雨辰的目光里,杜宇弯下腰,掸了掸裤脚。随着杜宇的动作,蒋雨辰才发现,他今天穿了一身深蓝色的西装,裁剪和款式与自己身上这身很像,两个人站在一起竟然有那么一点情侣装的味道。

  “杜总说笑了,我这临时出门,随便穿的,不给咱公司,不给您丢人就行了。您说是不?”

  “你昨晚没睡好吧?”杜宇没有接话,反而来了一句让蒋雨辰更迷糊的话。见蒋雨辰一脸疑惑,杜宇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了,连藏在眼镜后的眼睛都隐约出现了弯弯的弧度。“我看你眼睛里有红血丝,龙城离霖市不远,2个多小时就到了,一会儿上了飞机,你赶紧补一补觉。这次合同谈判挺难的。”

  也许是睡的太少,也许是杜宇今天太过反常,总之蒋雨辰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无法处理眼前人说的话,只能木讷的回应了一句‘好的’。

  好在接下来,杜宇恢复了以前高高在上的领导模式。没有再说出一句让蒋雨辰尴尬的话。上飞机后,本想再确认一下合同细节,没成想刚刚打开电脑,困意就汹涌袭来,没看两三行就睡的昏天黑地。杜宇侧头看了看她,没忍住笑了一下,然后轻手轻脚的收起了她的电脑,放在旁边。

  “您好,麻烦给我一条毯子,谢谢”

  “好的,请您稍等。”正在发饮料的空姐,回头确认乘客需求,就看到一位先生,用手轻轻揉着旁边姑娘的眉头,眼里满满的温柔。

  发现空姐注视的目光,杜宇提起头,礼貌的微笑,“麻烦请快一点。空调还挺凉的。”

  “好的。抱歉。”空姐马上收回自己的眼神,快步去取毯子。

  杜宇把毯子铺开,盖在蒋雨辰的身上。抬头看见她的眉头仍然紧紧的皱着,像一座座小山。

  “这傻姑娘,到底在想什么呢?”杜宇抬起手,又一次揉了揉她的眉头,轻轻在她耳边说,“别怕,好好睡一觉,有我在呢。”这句话好像有魔力,蒋雨辰的紧张的表情竟然真的慢慢退去,连呼吸都好像更加平稳了一些。

  看她渐渐睡熟,杜宇才拿出包里的合同,开始研究谈判内容。其实他也是一大早才收到合同无法签署的消息。他虽然管着整个部门的业务,但是这个项目一直是一个刚刚离职的项目经理在统筹,而蒋雨辰是整个部门除了那个经理最了解整个项目来龙去脉和其中猫腻的人。本应趁着飞机上这两个小时,跟蒋雨辰仔细了解一下情况,但是看她像小兔子一样红着双眼还逞强的对自己笑的样子,心就软了,让她好好睡吧。

  合同很简单,看完杜宇就明白了,对方只是想坐地起价。既然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算问题。心里有底了,杜宇也放松了心情。身边的小姑娘睡的很沉,仔细看眼窝周围还泛着淡淡的青色,杜宇突然觉得,这次出差好像也没那么招人讨厌了。他摘下眼镜,放松了身体,打算眯一会儿。常年独居的杜宇睡觉很轻,恍惚间他觉得右肩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偏过头一看,发现蒋雨辰这个小丫头睡的歪歪斜斜的,这个人陷在椅子里,小小的脑袋就在自己的右肩上,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抖。杜宇突然觉得这一幕很美好,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十几岁。那时候全班一起春游。上车时偷偷坐到了初恋的旁边,那天,她也睡着了,也这样轻轻靠在自己的右肩上。

  “先生,飞机快要降落了,麻烦您叫醒您的女友,系好安全带,注意安全。”

  “好的,谢谢。”杜宇对空姐微微点头。等空姐离开后,捂着嘴轻笑了一下,“杜宇啊杜宇,误会都不解释,你这次可有失风度啊”随后马上整理好自己的表情,用左手轻轻拍了拍蒋雨辰的头,“雨辰,快降落了,不能睡了,得坐好。”

  蒋雨辰没有睁眼,晃了晃头,然后伸手抱住了杜宇的右胳膊,嘴里嘟囔着“可是我还没睡够呢……”感受到女孩柔软的头发在脖子上扫过,杜宇突然触电一般坐直了身体,心跳瞬间加速,这次不是想起,而是直接回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脸有点发烫,霎那间觉得愧对自己这33年吃过的饭,走过的路。杜宇深吸一口气,抽回自己的胳膊。

  怀里的‘抱枕’被‘拿走’,蒋雨辰抬头迷迷糊糊的看向杜宇,她的意识还没清醒,就一直迷茫的看着杜宇,似乎在说“为啥不让人家睡觉?还抢走人家抱枕,”杜宇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躲开蒋雨辰的目光,边擦眼镜边说“小蒋,飞机要降落了,你看你的安全带系好了吗?”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所有个人电脑及电子设备必须处于关闭状态。请你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已妥善安放。稍后,我们将调暗客舱灯光。谢谢!”

  突然响起的广播吓了蒋雨辰一跳,全身上下所有细胞迅速清醒。赶紧坐直了身体,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杜宇,他笔直的坐着,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还好,我应该没有睡的很难看。”蒋雨辰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胸脯。刚刚放松下来,就发现杜宇正看着自己,赶紧又绷直了身体,“杜总,非常抱歉,我确实昨晚没有休息好,我现在马上跟您汇报这次一讯科技突然抬价的相关信息。”

  “你耳朵疼不疼?”

  “啊?”被杜宇突然没头没尾的一问,蒋雨辰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该说点啥。

  “合同和相关的文件,我看过了。一会儿下了飞机,你再跟我说说一讯科技负责人的相关信息就好。现在飞机正下落,耳朵可能会疼,你照顾好自己就行。”听着杜宇四平八稳的说完这一段话,蒋雨辰更迷糊了,而且杜宇说完没有转过头去,而是继续看着蒋雨辰,似乎在等她的回答。

  无奈之下,蒋雨辰只得先回一句,“好的,杜总。”

  下飞机后,两个人都没有行李,直接赶去了一讯科技的总部大楼。

  “小蒋,你跟我说实话,咱公司王经理是不是拿了一讯的回扣?”

  “我……我……我不知道”刚刚在出租车上跟杜宇汇报的时候,蒋雨辰才明白,这次突然出差的原因是一讯科技坐地起价,她立刻就反应过来,以前那位王经理该是拿了回扣。这一离职,八成是有些以前私下答应了一讯,却没有写进合同的条件要无法兑现了。

  杜宇看着蒋雨辰左右飘忽的眼神,心里有了数。接着问,“好吧,那你知道最开始一讯跟我谈合作的时候,都提了哪些要求吗?”

  其实,蒋雨辰一直是很欣赏这位杜总,睿智又有魄力。自己这一句不知道,估计他猜的也八九不离十。接下来的问题,也不显山不露水,即问出了自己想问的,也给蒋雨辰找好了台阶。

  “嗯,我不那么确定了,因为没有纸质材料,我只能凭记忆。大概是……”

  “好的,我知道了。”杜宇听完了,咬了一下后槽牙,紧绷的右脸上出现一条锋利的沟痕,转身就走,嘴里还念叨了一句“胃口不小啊”。

  看见杜宇这个表情,蒋雨辰心里有点担忧,万一合同黄了,回去以后,自己就得背锅,很可能这个季度的奖金都要泡汤。不管自己一天天多么骄傲,可怎么也不能跟钱过不去啊。

  突然,杜宇停了下了,回头对蒋雨辰说,“没事,有我呢。”说完没等蒋雨辰反应,径直走向一讯的办公大楼。蒋雨辰张着嘴,半天没有说出话,发现杜宇的身影越走越远之后,赶紧小跑了几步追了上去。

作者有话说:

我上周五和朋友们喝酒,喝了一宿,喝到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自己是谁。我很开心。
但是周日酒醒以后,我就很丧。果然酒精和尼古丁只能扛一会儿。
不管有没有人看,文章我都会继续写的。无论如何,我都要把这本书写完。
会不会上V,我自己也说不好。
嗯,就是这样。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