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坠欢莫拾(一)
作者:南枫默      更新:2019-10-15 10:32      字数:3467
  “喂……阿……岳,你……你来接……我好……不好?”

  蒋雨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一句话,把李程岳吓得差点儿从楼梯上滚下来,“woc,怎么了啊?雨辰你在哪儿啊?别哭了啊,别怕,我在呢!你先告诉我你在哪儿?。”

  “我……我就在霖市,在那个……那个…美…酒店……,出租车……不让……进去……”蒋雨辰说的颠三倒四,李程岳皱着眉头仔细想,也没想到是哪里。电话里蒋雨辰一直在哭,听的李程岳撕心裂肺,脑子更是不听使唤。他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雨辰啊,乖啊,别哭了奥。我在呢!你能在说一遍酒店名字吗”

  “啊岳……我好……好害怕啊……”

  李程岳突然站直身体,一边快速走向停车场,一边说“雨辰,是不是承美酒店?”

  “嗯……对……”

  “行,你别哭了,听话,我不挂电话,这就开车去找你,你在酒店门口别乱走!”确定了位置,李程岳也不顾这一路红灯绿灯,恨不得把汽车开的和飞机一样快。蒋雨辰向来要强,让她哭成这样,还打电话求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李程岳越想越远,越想越害怕。原本需要至少半小时的路程,生生被李程岳甩出去一半。刚到酒店所在的路口,他就远远的看到蒋雨辰把自己缩成一团,蹲在大铁门前。

  李程岳把车停在路边,冲过去抱住了还在发抖的蒋雨辰。结果怀里的人却像受惊的小鹿一样疯狂的挣扎起来,“啊!放开我!快放开我!”李程岳使劲把她箍住,强迫她抬起头看向自己。

  “雨辰,清醒一点,是我,我是李程岳!”

  “啊岳?”

  看着蒋雨辰哭花的脸,李程岳心好像被人用老虎钳使劲拧了一下。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静的等她反应过来。蒋雨辰懵懵的看着李程岳的脸“你要不要摸摸,我真是李程岳”李程岳把蒋雨辰的手拿起来在嘴边亲了一下,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脸上。真实的触感,让蒋雨辰一下反应了过来,主动抱紧李程岳的身体开始嚎啕大哭。

  “乖,没事了啊,没事了,我找到你了,谁也不敢欺负你了。”蒋雨辰啥也不说,只是一直哭,李程岳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紧紧抱着她,不知不觉间自己也红了眼眶。

  蒋雨辰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但还是抱着李程岳不撒手。她的头松垮垮的放在李程岳的肩上,双眼无神的盯着酒店门口的路牌,眼泪源源不断的从眼睛里溢出来。从昨天凌晨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都经历了些什么,在嘉嘉面前,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甚至连一句过往都没有主动提起,那些委屈,那些难过,那些不甘心都扎在她的身体里,扎在五脏六腑上,所有器官无一幸免。从外面看,她依旧是衣着得体,落落大方的职业白领,其实内里早已经千疮百孔。

  “好点了吗?”

  “嗯……阿岳,谢谢你。”蒋雨辰放开李程岳,坐直身子,低着头也不看他,声音小小的,“对不起……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受伤了吗,能站起来吗?”李程岳没有接蒋雨辰话,伸手把她已经滑倒肩膀下的西装外套穿好,又轻轻的把她散落的头发别到耳后,“可以站起来的话,咱去车里,我带你回家。”

  蒋雨辰点了点头,试图站起来,却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李程岳似乎早就预知了会这样,就在她站起来的瞬间抓住了她的手臂,“是不是腿麻了,车停的不远,我抱你过去可以吗?”这么多年,李程岳对蒋雨辰一直很克制,他知道她的性格,她的执着和她的自尊,所以,除非她允许,他不会做任何超过朋友之外的事。见蒋雨辰不吭声,李程岳有点着急,深吸一口气,‘死就死吧’直接打横把蒋雨辰抱了起来。

  “你也不说话,我不客气了啊。今天太晚了,咱们也不能一直在这个酒店门口坐着,是吧?我把你抱上车就放下。而且你的衣服上都是酒味,得换下来。”李程岳大步向停车的方向走着,这是他第一次抱蒋雨辰,今天这样的情况,他顾不上感受别的,更多的是担心。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平时原则一堆,处处要强的姑娘,今天温顺的像只食草动物,她安静的靠在自己怀里,没有挣扎,没有还嘴,甚至还把脸埋在了自己的胸口,呼吸热乎乎的。

  李程岳把她放进车里,系好安全带,“我家没有你能用的东西,一会儿到超市咱得下去买点洗漱用品什么的。你现在的情况,我不放心,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

  “好”听到蒋雨辰回答自己,李程岳的眼睛里闪着光,“阿岳,我没事了,我也没受伤。刚刚是蹲太久,腿麻了,没关系的。”听到熟悉的逞强专用术语‘没关系的’,李程岳的心算是彻底放了下来。

  刚刚酒店外的歇斯底里,蒋雨辰基本上已经把这两天所有的情绪都宣泄出来了。她现在只是觉得累,连续的刺激、熬夜、酗酒,让她整个人处在崩溃的边缘。可无论是闺蜜面前还是同事面前,她还得强撑着温柔大方的人设。此时此刻,劫后余生,她不想要什么坚强,不想要勇敢,更不想要什么懂事,她只想当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小姑娘。

  “雨辰,超市到了。你要不要先下了,我去停车。”李程岳试探性的问

  “不,我跟你一起去停车,我现在不想自己一个人,我想跟着你。”一句‘我想跟着你’短短五个字,通过空气传进李程岳的耳朵,转化成电信号又顺着神经到了大脑,经过曲曲折折的处理,最后在他心里炸成一朵冷烟花。这么多年,他站在朋友的位置上,努力扮演个绅士,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拿捏着该有的分寸。每次远远看到蒋雨辰咬着后槽牙偷偷哭,他都无能为力,他恨这样的关系,这样的自己,无数次‘跟我在一起吧’到了嘴边又咽回去,就怕这一句出来后,朋友都没得做。尽管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蒋雨辰这一句话,无关风月,就是字面意思而已,但是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慰藉。

  李程岳克制着想要牵她手的冲动,停好车后,跟她一起并肩走进了超市。现在的她看起来与平常一般无二,唯一的区别就是脸上已经没剩什么妆,姣好的脸庞看着有些憔悴。

  “阿岳,我没啥特别需要的,有个牙刷就可以了。”

  “行”李程岳口头答应着,还是往购物筐里拿了一堆零零碎碎,毛巾,洗面奶,漱口水甚至还有两瓶指甲油。要是平时,蒋雨辰一定会拎着筐把这些没用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放回原处。可今天她不仅没有要求李程岳放回去,甚至还拿起了旁边一袋薯片问李程岳她可不可以要点零食。李程岳点头如捣蒜,“当然行啊!你要啥都可以!”

  李程岳夸张的点头动作和急切的语气,一下把蒋雨辰逗乐了,笑眯眯的说“这样的话,我可不客气了,我为了减肥好久好久没吃零食了。”

  李程岳太久没见到蒋雨辰这样真心的笑了,看起来那么美好。似乎人世间的都纷扰与她无关,今天天使降临,只是想要一袋薯片。就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眼眶又湿了,他偷偷捏了一下衣角,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面前是喜欢了十年的姑娘,她正在认真的挑选薯片,一袋番茄口味,一袋烤肉口味,她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依依不舍的把其中一袋放回货架,抱着另一袋走向了前面的冷柜。李程岳的视线渐渐模糊了,在他的眼睛里,此时蒋雨辰穿着蓝色套装的背影,和7年前穿着蓝色运动服的背影,渐渐重合,时间能偷走当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青春年少,却偷不到流淌在骨子里的岁月静好。

  “阿岳!阿岳!想啥呢?快过来,帮我挑一瓶酸奶,我都挑花眼了。”

  “哎……哎,好!”李程岳从恍惚的记忆里缓过来,向着冷柜三步并作两步走,路上还不忘拿上让天使犹豫不决的薯片。

  “不用挑!都拿上,我付钱,你怕啥!”

  “哇~阿岳这么大气啊!”蒋雨辰用一只手拿着怀里的薯片,用另一只手拍了拍李程岳的肩膀,“既然我们岳哥这么大方,而且自打上班以来,我也没有好好吃你一顿,今天就让我放肆一下吧”

  蒋雨辰笑的很甜,说的也轻快,右脸上薄薄的酒窝若隐若现。这一闪而过的酒窝使李程岳突然意识到,蒋雨辰并不是正常的笑,而是在故意的咧嘴,他的胸口好像被钝器砸了一下,疼的他不能自已,只能伸出手寻求救援。克制了一路,终于在这勉强的笑容之后被全部释放,李程岳抓住停留在自己肩头的手,使劲拽了一下,毫无防备的蒋雨辰顺势栽到了他的怀里,他紧紧的抱着蒋雨辰,似乎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蒋雨辰没有挣扎,僵硬着身体,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这个拥抱好像关上了什么门,又打开了什么闸口,眼泪就那么轻轻的无声的从她的眼睛里流出来,滴在他的外套上,洇湿一片。

  “没事了,我不会欺负你,不会嫌弃你,不会抛弃你。你要的,不要的我都能给你,求求你,别这样笑了,雨辰,我受不了。”李程岳抱着蒋雨辰,声音小小的,听起来比蒋雨辰还要可怜几分。蒋雨辰吸了吸鼻子,手被他李程岳紧紧箍着,只好用头轻轻嗑了一下李程岳的头,“好吧岳哥,我不笑了,既然你说啥都给我,那这个草莓果粒的和芦荟果粒的我都想要,可以吗?”

  李程岳放开蒋雨辰,用手抹了抹她脸上残留的眼泪,“哭的眼睛都肿了,不许哭了啊,不就两瓶酸奶,旁边奇异果和蓝莓的也拿上。”

  “好~”蒋雨辰从货架上拿下四瓶酸奶,放进李程岳手中的框里,然后像5、6岁的小姑娘做完家长布置的任务求表扬一样,抬头看着李程岳。

  “Good job!走,咱回家!”

作者有话说:

我生病了,住了快一个月的医院,回家又修养了很久。
还好,没死掉。
就是耽误了更新,最近一阵子,可能没办法保证一周一更,抱歉。
我尽量,快点写。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