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二、寡情
作者:项野      更新:2019-10-19 08:33      字数:5307
  云天的盛典晚会只进行了不到一个小时,主要内容是云天的一些元老带大家回顾过去展望未来,顺便公布了云天接下来的一些重大项目,包括大制作的禁毒题材《国家在上》,和因为男主角吸毒被抓而被无限期搁置的爱情片《寒蝉》。

  作为特邀嘉宾,彭烨并没有出现在主演名单上,他参与的,是另一个项目,一个叫35毫米的电影计划。

  这个以电影胶片常规宽度命名的项目,是两年前由云天下属子公司云天影业CEO申羽发起的一个电影扶持计划,主要是为了与资深导演一起发掘扶持更多有想法有才华的电影人,为中国电影注入新鲜血液。

  目前这个计划已经上线的两部电影,都是口碑票房成反比,影评人打出五星好评,甚至有人二刷三刷,但是因为偏重个性文艺而脱离普通观众的审美,导致票房失利,尤其上个月刚刚下线儿的《十六夜》。

  这部电影很简单,讲的是初为人父的年轻男子与曾经因为工作而鲜少回家的老父亲在一起度过的十六天。

  导演和编剧是八零后新人盛俊,片中的父子,是申羽从青古大剧院请来的话剧演员,功底扎实,表演细腻,通过父子相处的点点滴滴,展现日常生活中那些容易被忽视的亲情关爱,引发诸多共鸣。

  影片一百零五分钟的片长,算上“嗯”“啊”这样的应声词,对白才六十四句,非常挑战观众的耐性。

  电影在十分制的评分网站上被打出了九点儿二的成绩,目前还有上升的趋势,此前一直做编剧的盛俊也一战成名,以三十二岁的年纪成为了金芒奖历史上最年轻的最佳导演获得者。

  唯一糟心的是,这部电影在从上映到下线儿的三十九天里,一共就收进了三千五百万的票房,勉勉强强算收支平衡。

  就在上午,美国华裔集团SA以振兴国产电影的名义,与云天影业签订战略合同,为这个项目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

  因为签约现场没有邀请任何媒体,所以这个消息直到这一刻才被公布。

  这个靠香水儿起家的SA,就是彭烨的外祖父隋敬臣白手起家创立的实业集团,旗下包括商业地产、酒店建设、连锁百货和进出口贸易等多项业务,在纽约已经有大半个世纪的历史。

  三年前,SA又增添一项电影投资与制作,负责人便是从故去的生母那里继承了大笔股份和遗产的彭烨。

  这三年由他负责参与制作的各类片种在全区范围内都取得了相当可观的票房,口碑也都是在及格线以上。

  这个合同,也是继十二年前的电影《繁星如你》之后,他和申羽的又一次的合作。

  而此刻,他这个合作伙伴,正在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

  夜幕浓重,华灯璀璨,一家五星级酒店顶层套房,位于电梯拐角的4008号房间,精致的红木门从里面被拉开,顶着黑色直长发的女孩儿从里面走了出来。

  关上门的一刻,她转过身左右看了看,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向左手边走去,顺手从包里掏出一对长长的耳环,一边走一边戴。

  很奇怪,明明每天五秒钟就搞定的事情,今天却怎么都做不好,鼓捣了半天,连一只都没有戴上。

  更加糟糕的是,越戴不好越心急,以至于在转角差点儿与一个正在打电话的人撞上。

  电光火石之间,一对儿细长的银制耳坠儿掉在了走廊的地毯上,不过她没去捡,因为反应过来时候才发现,差点撞上的女人,她认识。

  来人一米七上下,深棕色的纹理短发刚过耳廓,暗灰色的修身西服里是下摆塞进裤子白色打底衫,修长的腿上套着黑色的铅笔裤,脚上是一双同样黑色的平底儿帆布鞋。

  麻酱姐姐,她曾经很喜欢的一部爱情片女主角,眼前这位,便是扮演者。

  还没等她说话,对方就先收了线,蹲了下来,捡起那对儿耳环,站起身递给她。

  “谢谢小申总。”她微微颔首,双手接了过来。

  随后是一个厚重又带点儿妩媚的烟嗓:“明天一个叫葛野的人会给你发剧本的,他是这个戏的执行制片,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找他就行了。”

  语气舒缓,没什么温度,但是很平和。

  “知道了。”她答。

  “直接到地下停车场,悦姐在下面等你,她会送你回去的。”简单直接的通告,依旧没什么温度。

  她缓慢地点点头:“那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

  “去吧。”

  得到应答,她低着头,径直离开了。

  “等会儿。”身后又传来一句,她立刻停住,转过身,缩着肩膀,怯生生地看向对面。

  对方打量一下她:“如果没什么问题,走路还是把肩膀拉直了吧,这么好的身段儿,总弯着多可惜。”

  她先是一愣,又很快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笑:“习惯了,我会努力改的,谢谢您的提醒。”

  说着,她深深地鞠了一躬,抬起头已经笑靥如花,转身进了刚来的电梯。

  看着不断变小的数字,立于走廊的人舒了口气,转了身。

  “好久不见,申羽小总。”

  刚过拐角,语气亲昵的声音就从视线范围内的4008号房间门口传来。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高大健壮的寸头男孩儿,二十出头的样子,黑色的连帽卫衣松松垮垮,胸前印着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老虎,修长的腿上套着水洗的牛仔裤,白色的滑面运动鞋上一尘不染,耳朵上扣着蓝牙,两只胳膊环在胸前,倚在门框外侧的墙上。

  迎着那张浓眉秀眼棱角分明的脸,申羽目色柔和,因为对方看上去与四年前她第一次在ME练习室里见到的样子都没有区别。

  她走过去,用下巴指了指门:“还没醒么?”

  男孩儿点点头,左手张开挡在嘴角,故作低声:“你的药下得太狠了,吃死怎么办?”

  “那就我顺了他的遗愿,让尤磊进组……”申羽说着,推开虚掩的门,反手就要关上,却被男孩儿拦住。

  “恼羞成怒的大灰狼可是会咬人的。”

  申羽微微蹙眉,低声命令:“你进来他才真的会恼羞成怒,在外等着!”

  李浩想了一瞬,伸手夺过她的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自己的名字,按下自己耳边的蓝牙接通,最后把手机放进了她的口袋:“保持畅通,不许挂断。”

  申羽笑笑,顺手关上了门,转身便看到衣衫不整的男人从卧室往外间走,目光触及对方白衬衫之下还没来得盖住的六块腹肌,她挂上招牌眯眯眼。

  “身材不错啊尤导,怪不得那么多人前仆后继……”

  说着,她走到了沙发边上,拿起桌上的U盘,倚坐在了宽厚的扶手上。

  看到她一副大大方方的样子,对方蒙了一瞬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猛地转头,发现沙发对面的液晶屏上,正在上演自己和长发女郎的缠绵双修,干柴烈火。

  女主角的脸,全程都盖在长长的头发下,没有露出来。

  自此他也终于明白,下午在应酬上烂醉如泥之后,发生了什么。

  做了三十年多年的导演,尤敬炎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能做演员拍出这么一段,导演还是个在他看来,乳臭未干的丫头片子。

  他不再看荧幕,一边低头扣衬衫扣子,一边踱到申羽面前,居高临下:“不愧是申沐云的闺女,别当制作人了,去拍电影吧。”

  听到骨灰级最佳导演的如此肯定,申羽笑眼如初,掂了掂手里的U盘:“剧本里好像也有这个尺度的床戏……”她扬起下巴,冲尤敬炎举起U盘:“要不然,我直接把这段剪进去得了。”

  门外的李浩失笑,换了个靠墙的姿势,继续听着。

  尤敬炎愣了一秒,嘴角泛起淡淡笑意,伸手杵在她身侧的沙发靠背上,暧昧打量着她:“这丫头不照你在《繁星如你》里差远了,那个时候才十九吧,这么多年你身边的小哥儿就没断过,应该更长进了吧,要不哪天儿咱俩演一回忘年恋,也来这么一场,估计能在头条上挂好几天……”

  申羽夸张地耸耸肩,笑着扭头看了眼门口的方向,吸了吸鼻子。

  一墙之隔,李浩的笑意已经全部消散,身下的拳头已经握得紧紧实实。

  虽然当年在韩国,他听到的见到的比这更恶心。

  “不用这么麻烦……”片刻,申羽回过头,一字一句:“只要我把这个U盘里的东西在网上一放,就够您在上面待几天的了,挤掉假药的热搜,福存制药那些人还得谢谢您,没准儿连您下部戏的投资都有着落了。”

  尤敬炎笑笑:“我听说你当年,就是用这招儿逼金智恩的小情人,跟你里应外合弄死金智恩,把你的小欧巴送上ME掌门人的位置上?”

  “所以您也想尝尝是么?”

  申羽直视回去,唇角的笑容收敛了一些。

  望着这张清新好看的脸,尤敬炎半眯着眼睛,据他得到的消息,在那之后眼前人就反手将那个小白脸送进了监狱。

  至此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厉宸天没有把云天最重要的影视制作发行这一摊儿交给自己独生子厉航了。

  因为论狠毒和下作,一本正经的厉家大爷,根本就不是这只小狐狸的对手,而这,也是云天董事会那些人最忌惮的,将来接班人选举,就算申沐云和梁书晗一起努力,这丫头也就没什么胜算。

  器用又被牵制,还能一心一意为云天,除了她,厉宸天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思索之后,他转了转眼睛,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我刚起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几百条的新闻题目,说彭烨回来了,就在云天的周年庆上呢,看不上尤磊,你是打算把男主给他么?他可是杀过人的。”

  “我看我还是发给媒体吧……”申羽根本不接他的话:“也好让您跟他比比,谁能霸占接下来一周的头条……”

  尤敬炎咬着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两声后接通:“给常悦打电话,跟她要《国家在上》的所有材料。”

  收了线,他摇了摇手机,表示自己的诚意。

  申羽再次送上眯眯眼,站起身,把U盘塞到了他的衬衣口袋里:“后半段您自己留着看吧,偷偷看,别被您太太发现了。”

  “谢谢小申总提醒。”尤敬炎也学了一下她的眯眯眼。

  申羽背着手走上前一步,在导演的耳边儿轻声道:“所以您可要好好导,一定要把雷董哄高兴了,要是因为您出了什么岔子,我可会找您算账的哦……”

  说完,她故作天真地看了尤敬炎一眼,慢悠悠地转身离去,没再理会身后的人。

  看着那个背影,尤敬炎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但是无计可施。

  *************

  见她走出来,李浩挂断电话,刚要说什么,她的手机就响起,看到屏幕上闪着“厉皇大帝”四个大字,他忍不住笑笑。

  “在哪儿呢?”申羽刚一接通,低沉浑厚的声音便从听筒里传来。

  “外面。”她说着,便跟李浩向电梯间走去。

  “你给我立刻滚到戏剧学院来。”

  虽然是命令,但是对方语气低沉,只是从用词上申羽知道,自己被出卖了,于是只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

  进了电梯,李浩愤愤道:“艺术垃圾还真是不分国界。”

  申羽看了他一眼,笑着揉了揉他的后脑勺:“

  “就算真的曝光,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实质的影响吧?”男孩儿联想道,因为当年ME那些所谓的大佬现在也照样风风光光。

  “嗯。”申羽也毫不隐瞒:“他只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已,我要回戏剧学院,你去么?”

  “不去。”很坚定的回答。

  “桑博士可是带杨一峰了。”

  “那更不去。”

  “好吧。”

  申羽妥协,之后先把李浩送回了家,又回家换了套衣服,直奔戏剧学院,到那儿发现,整个明心礼堂和国交院都已经被戒严,路过的学生就只能远远地瞄一眼。

  而一贯西装革履的亚昆,已经在门口招财猫似地冲打招呼了。

  申羽走过去,瞥了他一眼:“我死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今生今世,愿为你陪葬。”作为厉宸天的秘书,亚昆跟着她进了礼堂后门,笑眯眯地表达忠心,话音落下就被她踩了一脚。

  “我会为你祈祷的。”

  亚昆依旧笑着,推开了其中一扇化妆间的门。

  申羽看过去,发现里面厉宸天和自己的爸爸妈妈都在,厉董坐在一个化妆倚上,双腿交叠,甚是威严,父母则是并排坐在一个休息凳上,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祝你好运。”亚昆低应了一声。

  申羽走了进去,双手背了过来,贴着后背,冲他竖了两根中指,还灵活地勾了勾。

  亚昆动了动嘴角,一边退出去一边关上了门。

  厉宸天看了眼夫妇俩,得到一个“您随意”的表情之后,眼里的怒色立刻升起,转向了背着手站在屋子中间的犯人。

  “干嘛去了,小申总?”

  迎着那双深邃严厉的鹰眼,申羽倒退几步,紧紧贴着门站好,挂上招牌眯眯眼,:“解决点儿事情……”

  “胡闹!”厉宸天厉声打断她的嬉皮笑脸,吓了她一跳:“一个女孩子去做这种事情,成什么样子!?”

  申羽听后,眼神不自觉地飘走,一副任平处置地样子。

  这每次她一这样,厉宸天就毫无办法,只能转向夫妇俩:“你们看看,每次都这样,一点儿分寸都没有……”

  申沐云摆摆手,示意他歇歇,自己看向女儿:“申申,这次真的过分了,尤敬炎不是韩国那些人,不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

  “那怎么办?”申羽直言不讳:“顺了他的意用尤磊,将来别的导演也用这招中途往里塞人我也随着么?”

  “这就是这里的规则……”梁书晗严肃道:“你回来也三年了,这些东西该学会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申羽挑了下眉,再度祭出沉默应答。

  这一招儿申沐云夫妇也是毫无办法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包括当年毕业就要跟金智浩结婚的时候。

  厉宸天叹了口气:“那个尤磊,真到不能用的地步么?”

  “哦!”申羽重重地回了一声。

  申沐云无奈地笑笑:“你不怕他跟雷青森告状么?”

  “但凡他要是把这件事儿说给任何一个活人听,我要是知道,那就用尤磊。”申羽斩钉截铁。

  厉宸天差点笑喷出来:“拍的时候给你挖坑呢?你也不能一直看着他。”

  “盛俊能啊……”申羽笑的阳光灿烂:“雷青森也挺中意他的,所以我打算用他做监制。”

  “一山不容二虎……”厉宸天提醒:“盛俊年轻了点儿吧?”

  “年轻才会有什么说什么嘛……”申羽得意道:“顺便学学商业片儿怎么调度,还有许延庚在,保证没事儿。”

  申沐云想了想:“你确定尤敬炎会给他说话的机会吗?”

  “那就是他自己的事儿了。”申羽步步为营:“我都已经把他送到这个平台了,下面的路就得他自己走了。”

  “要是再有什么事端,你可得做好准备。”梁书晗还是不放心地提醒女儿。

  “好的。”申羽爽快应答。

  此言一出,几位长辈都关了麦,对于她的行径很无奈却又找不出绝对的失误点,毕竟他们只是理念不同。

  毕竟这也不是回国后,申羽第一次这么做事儿了。

  “韩相仁呢?”这件事翻过去,申沐云提起了一个名字:“他下个月就要出狱了。”

  申羽笑意嫣然:“欢迎他随时来报仇,我会带着他去程远墓前,好好忏悔的。”

  看着她志在必得样子,梁书晗深吸了口气。

  不知道该为这样的女儿骄傲,还是难过……

作者有话说:

如有任何错误…烦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