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7
作者:公子好坏      更新:2019-08-13 20:00      字数:4321
七、

  在太初帮站稳脚跟的元修偷偷来见了秦项,表示了自己的感谢,毕竟如果不是秦项给了他机会,他是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接管了太初帮。元修离开后,石荣跟在秦项身边忍不住问:“二少,当初你让我找他,早就料定今天的局面了吗?”

  秦项嗤笑一声:“怎么可能。否则,我也不会被人算计了。”

  石荣讪笑地劝慰他:“反正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让太初帮的元弘图背锅,马家也没有得逞,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秦项扫了他一眼:“陈家那只老狐狸,在蓝阁一定有人。”

  石荣这次很快反应过来说:“所以马家才会倒台得这么快?”秦项点点头想了片刻说:“走,我回一趟秦家祖宅。”

  石荣听到这话,有些惊讶,秦项也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他自从听到花老板那番话之后,就猜到秦承业应该也卷入到暗杀活动里了,秦承业自认为躲在马家和太初帮背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了景兴文,却忘了花老板也是一个“知情人”,索性花老板先落在秦项手里,不然还不知会给秦家带来多大的动荡。

  但也因为如此,秦项知道秦承业从来没有对自己真正放心过,连晓凯大约都是秦承业找来让花老板上贡给自己的,所以这次暗杀景兴文,秦项根本毫不知情。秦承业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杀景兴文的手法看起来太过简陋,更像是临时起意。

  “眠花宿柳的幕后老板查到了吗?”秦项想起之前吩咐石荣的事问。

  石荣摇了摇头说:“没有。不过以我之见,越查不到就越说明这人的背景很深。”

  秦项拍拍他的头笑着说:“变聪明了。既然查不到就换条路走,一个能提出打动我父亲条件的人,想必在华市并不多吧。”

  石荣灵光一闪追问了一句:“这人会不会也是马家的后台?”

  一语惊醒梦中人,如果这样似乎就能说得通了,提供打动马家的条件,让马家和太初帮合力搞垮陈家,结果马家和太初帮暗杀皇室的事儿被自己截胡了,幕后之人就另辟蹊径找上了秦家,在眠花宿柳做掉了景兴文,所以那天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个皇室成员死于非命,反正最后总会有人背锅,不是陈家,就是太初帮,不是太初帮,就是秦项。

  想到这点,秦项就有点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秦承业一定也知道会有让秦项背锅的风险,但居然还是照做了,他不在乎失去一个儿子,而换来更大的利益。

  回到秦家祖宅的秦项,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年轻的陌生女子,在安排家中的佣人干活,他不由站定打量起这个女人,女人也察觉到他的到来,笑盈盈地走过来说:“你是秦项吧?”

  秦项微微一点头反问:“你是?”

  女人掩嘴微笑说:“我是你父亲的未婚妻,秋以南。”秦项挑眉看了一眼站在秋以南身后的管家,管家冲他点点头,他稍稍欠身,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问:“我父亲呢?我找他有些话说。”

  秋以南指了指书房的方向说:“在书房呢,一会儿你也留下来吃饭吧。”

  秦项没接话,直接上楼去了秦承业的书房,进门看到房内有几个秦家的负责人,财务总监,律师,这俨然是集团高层在开会的架势,秦承业看到秦项出现倒也没显得特别惊讶,似乎早有准备。秦项一想刚才秋以南可完全没提书房里还有其他人,这不着痕迹地摆了自己一道。

  秦承业招呼秦项坐下说:“这些日子一直联系不到你,我就把各位管事都叫来问问情况。你也知道现在马家失势了,对秦家是个绝佳的机会,我不想错过,以后重要交易和事项都直接向我汇报。”看到秦项脸色有些不好看,秦承业又马上递上一颗蜜枣,“自由之都的生意还是由你全权管理,我不会插手的。”

  秦项似是被秦承业的“好处”说服了,点了点头说:“也好,各位管事直接向父亲汇报也省得我来回奔波,不过若有什么疏漏和隐瞒我……父亲的地方,可就……”眼神一狠,有几个跟过秦项处事的人,见识过他的手段,不免心中一寒,都陪笑脸地说不敢,秦承业自然也看出秦项这不过是在给在场的管事施压,但他又说不出什么来,秦项转头故作看不懂秦承业的脸色,笑着说:“那父亲您忙吧,我还有点事。”说完,抬腿就走了。

  秦项走出秦家祖宅的时候,扫了一眼正笑盈盈在门口送他离开的秋以南,他上车后打通了秦正阳的电话,直截了当地问:“你什么时候知道多了个小妈的?”

  秦正阳跟秦项相处这么多年也没习惯他开门见山的聊天风格,不同于官场,大家弯弯绕地打太极,偏偏秦项从不吃这一套,一击必中才是他的风格。秦正阳挥散屋内的工作人员才开口说话:“也就比你早一星期。”

  秦项继续问:“这女人什么背景?”

  秦正阳叹了口气说:“如果我说我不知道呢?你信吗?”

  秦项习惯性地摸了摸嘴角:“查不到吗?”

  秦正阳点了点头,但想到秦项看不到,就说:“一方面吧,另一方面父亲防得严,我甚至让苏乐伊去跟她闲聊,这女人口风很紧。”

  秦项忽然跳转了话题问:“大哥,你认识眠花宿柳的老板吗?”

  秦正阳不知秦项为何忽然换了话题,本能地回答:“不认识了,他是谁?”

  秦项打马虎眼地说:“我听说那老板人脉广,也许有路子能打听到那女人的背景。”

  秦正阳不得不耐心劝说秦项:“就算我们都觉得秋以南有问题,但这是秦家的事,最好还是不要搞得满城风雨。”

  秦项笑着回:“知道了,大哥,我会用信得过的人。”

  秦正阳最近正在为自己进内阁铺路,也是焦头烂额的,没有太多的心思在秦家的事情上,再加上父亲打算扩大秦家的市场和迎娶一位新太太,他更加烦乱,岳丈对他入阁的态度也含糊其辞,他忍不住跟秦项提起了自己想要入阁的打算,问秦项有没有什么消息。

  秦项想了想说:“大哥,你现在入阁时机并不成熟,倒不如兵行险招赌一把。”

  秦正阳似乎真的有点被秦项说动了:“怎么讲?”

  秦项建议秦正阳提议同性婚姻法的议案,因为景兴文的死状让皇室蒙羞,这提案可以帮皇室从丑闻中扭转局面,而且民众中高呼这个话题已经挺久的了,只是一直没有人为他们发言,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民众的支持,皇室喜闻乐见,秦正阳的名字一定会让很多人记住,然后在徐徐图之。听完秦项疯狂的想法,秦正阳居然真的有些动心了,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真的不失为一个妙招。

  秦正阳甚至来不及跟秦项道谢,立马挂断了电话,秦项撇了撇嘴:“希望他记得这次是我这个弟弟帮了他。”

  石荣一边开车一边说:“秦少肯定还是信你更多些,不然也不会跟你说这些。”

  秦项不可置否地看着石荣说:“去兰城湖。”石荣知道这是秦项和莫野在华市幽会的场所,就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二少,最近还是避点风头吧?”

  秦项叼了一根烟,眯着眼点燃烟说:“上个床而已,不至于。”

  石荣也就不敢再出声劝阻了,虽然说莫野不过是k国一家律师行的大律师,但他的家族基本都在为k国的政府效力,尤其是他的父亲已经是内阁大臣了,可偏巧他和秦正阳的岳丈不是一个派系的,所以即便莫野和秦项两人地下炮友做了挺久的,但从来没有涉及到业务的往来。

  秦项之前一直也没什么心思见莫野,这次终于答应了,把莫野高兴坏了,刚一进门就直接扑上来了,抱着秦项就啃,石荣停在门外规矩的问:“二少,我留下等你吗?”

  秦项嘴被莫野堵着呢,挥挥手示意不用等了,石荣就关门离开了,莫野自然就明白秦项是打算留下过夜了,秦项一把拖住莫野的屁股,往上一抬,莫野顺势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两腿紧紧挂在了他腰间,抱着头亲吻起来。

  莫野边抱怨边主动替秦项宽衣:“你再不来,我可要走了。”

  秦项觉得好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他已经晚到了一个小时,莫野的抱怨不过是装腔作势,当莫野要去褪下他的内裤时,他给按住了:“去浴室。”

  莫野含笑明白秦项不想在沙发上做,便一边脱掉自己并不多的衣物,一边乖巧地进了浴室,放好水,秦项随后拿着酒和酒杯进来了,刚放下,莫野就主动地跪下,仰视着他帮他把内裤完全褪掉,忍不住亲了亲秦项的宝贝儿,秦项揉了揉他的头,大步跨进浴池里,缓缓坐下,发出舒服的声音,莫野迫不及待地踏进了浴池,跨坐在秦项大腿根部,一边亲吻,一边摩擦着秦项的下半身,秦项拖着他滚圆的臀部用力的揉捏着,莫野更兴奋了,刻意将自己的后庭往秦项手里送,秦项摸过早就准备好的润滑剂,娴熟地帮他扩张,莫野边亲边发出“嗯嗯”舒服的声音,秦项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抬高莫野的身体,把自己送进了他的身体里,刚进入的那一刻,莫野咬着嘴唇,一副承受不住的小模样,秦项使坏,故意用力一顶,整根没入了,莫野“啊”叫出来,带着欢愉和痛楚,秦项扶着莫野的腰,轻轻地顶了顶他:“自己来。”

  莫野双手轻按在秦项的腹肌上,不住地前后摆动着身体,让自己更深刻地感受到秦项的存在,时不时发出浪言浪语地叫声,临近临界点,秦项停下来调整了两人的位置,将莫野翻转跪爬在瓷砖上,从后面直接攻入,加快了抽插的频率,莫野上半身几乎伏在地面上,两腿被秦项分得很开,方便两人契合得更加紧密,莫野承受不住秦项的快攻,已经叫不出连贯的声音了,只是最后一瞬间,两人都喷薄而出了。

  莫野完全不管不顾地趴在地上喘息,暂时没有爬起来的想法,秦项抽离身体后,又坐回到浴池里,慢慢平复自己的气息,顺便给自己倒了杯酒,欣赏地上的莫野。

  秦项与莫野是在大学认识的,最初两人并不熟,但秦项却在无意间知道莫野的性取向,莫野一开始以为秦项要借此威胁他,结果发现秦项似乎什么也没打算干,倒是自己疑神疑鬼地天天偷窥秦项,后来还被秦项抓包了,结果秦项倒没追究他偷窥自己的事情,只是问他想不想做一次。莫野本想严词拒绝,秦项一早就猜到他的想法说给他三天时间反悔。

  之后莫野就反悔了,他去了秦项的单人宿舍,两人有了第一次,再然后,就从一次变成了n次,直到毕业两人也藕断丝连着,莫野纠结过很久要断掉两人的关系,结果转头一看到秦项和别的男人或女人鬼混在一起,自己又忍不住要吃醋,最后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地认命了,谁让自己喜欢上了这个没心的混蛋。

  事毕之后,莫野半爬在秦项的身上问:“你最近没受什么影响吧?”

  秦项不想提秦家的事调侃道:“还好,老头没有把我一脚踢出家门。”

  莫野幽幽叹了口气说:“我到希望你被踢出家门,这样我就能收留无家可归的你了。”

  秦项点了点他的鼻头说:“你怎么这么狠毒呢?”

  莫野不服气地蹭了蹭秦项的胸肌说:“我可听说这次死掉的还有一个你专宠的小男孩,难过了吧?”

  秦项扳过莫野的脸让他直视自己的目光:“你听谁说的?一个花钱就能买得到的玩意,我难过什么。”

  莫野抓住秦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摩擦:“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没机会再告诉别人了。”

  秦项这才明白莫野这是在跟自己邀功呢,毕竟他一时不察有了漏网之鱼,莫野帮他善后了,他轻轻拍着莫野的背说:“你再帮我个忙如何?”

  莫野忽地坐起来,不满地说:“二少,你这是打算差遣在下啊?”

  秦项一把把他拉回到自己怀里说:“不是,再多给你一个我的把柄如何?”

  莫野一副不信的样子,秦项缓缓地说:“你应该也知道我爹找了个小老婆吧?帮我查查她的底细。”

  莫野的目光不由地落在了秦项的嘴唇上:“你查不到吗?”

  秦项笑了笑说:“我大哥已经查过了,既然他都搞不定,想必我爹是提防着我们呢。”

  莫野回抱住秦项的肩:“行吧,这个忙我帮了,那我什么时候……”

  秦项亲了亲他的嘴含糊的说:“应该用不了太久,我爹就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