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2.绮梦
作者:老漆哟yo      更新:2019-08-18 13:00      字数:3041
大芒山绵延几千里,零零散散有几百个山头,山妖洞府数也数不清,蛇族在深林沼泽密集的地方,胡三和小黑在粗大的枝干上跳跃,一路上只见几只小妖,询问后也没有结果。

  小黑趴在望天树的巨大枝干上喘息,“胡三!胡三!休息一会。”

  胡三踩着树叶飘在半空,恨铁不成钢,“你这样懒散,何时才能做上蛇妖王啊!?”

  “哼~人家伤才好么!”小黑长辫一甩,勾住胡三双脚,“过来坐!”

  胡三站在大树上,凝神四望,“这一带曾经都是小蛇妖,如今竟一个都不见。”

  “哎哎哎~”小黑拉扯胡三的衣摆,“那泥沼里有人!”

  “你看到了?”

  “感觉!”

  胡三静静看着树下一块泥沼,看了许久,忽然发现泥沼里有东西动了动,小黑激动的叫了一声,长辫子就扫了过去,从泥淖里吊起一条褐色细蟒,“嘿~小葛!”小黑轻轻的把他放在木干上,热情的打招呼。

  胡三静静看着,那褐色蟒蛇缓缓化作人形,胡三瞳孔一缩,正是那日老槐树下缠着自己的妖蛇之一,额心一条白线。

  “黑黑。”小葛趴着怯懦的说。

  “小葛!你有没有看到花先生?”小黑在男孩面前蹲下。

  “没,没有!花,先生好久没来讲课了……”

  “哦……”小黑看看胡三,欲言又止。

  “小……黑黑,你想找花先生?”小葛低头抱膝,依旧瑟瑟。

  “嗯!”小黑点头,“你知道他在哪吗?”

  “花先生换洞府了,可能在新府!”小葛忽然抬起头,咧嘴笑,眼神却空洞无焦“你知道在哪儿吗?”

  “不知!我已经很久没去听课了!”小黑摇头。

  “那我带你们去吧!”小葛拍拍衣服站起来,“离此不远!”

  “好啊!”胡三笑眯眯应下,“烦劳前面带路!”

  小黑挽着小葛,“小葛!你又长高了啊!”

  “嗯!”小葛一步一步僵硬的向前走。小黑感觉不对,渐渐松开手,好朋友依然自顾自的走,她诧异的去看胡三,胡三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她跟着。

  “他怎么回事?”小黑悄悄问胡三。

  “被控制了!”

  “怎么办?”

  “跟去看看就知道了!”胡三拍拍她的肩,“放心吧。”

  小黑咬唇,大槐树下散落的同类尸体划过脑海,她紧紧握着拳头,心里狠狠的诅咒那个幕后操控的人。

  走过两片沼泽,路过蛇皮谷,又行了一段,百花香气扑鼻而来,眼前出现大片的鲜花,各类花长在田里非常整齐,一团一团非常好看,团花中间有棵粗壮大棕树,小葛踩过花田,径直往松树下走,胡三心疼那些被踩断枝的花朵,皱眉绕开花田,走那石子小路,小黑担心的看着朋友,被胡三拉过去。

  小葛在大松树下化身,盘着树爬上去,很快没了影子。

  胡三小黑刚走近大棕树,就觉脚下一动,忽然失重,落在一堆柔软的东西上……

  小黑爬起来,四周已变了风景,美丽的花田不见了,竟然是在满地枯木蛇蜕的蛇皮谷里,远远的有笑声传来,小黑往声音源头走去,脚步踉跄,她跑着,化身黑蛇迅速游走。

  花先生盘腿坐在一块方形石灰石上,面前的地上是盘着身子仰头听他讲东西的各色小蛇们。

  “大家先来背诵一遍,蛇族古训!背诵完毕,我给你们讲这月亮上嫦娥仙子的故事。”

  小蛇们吐着信子应好,等花先生喊“一,二,三,起!”,便集体扬着脖子大声背诵:

  生我无足,有身蹒行。

  生我无角,不慕旁虫。

  修行是道,修心是德。

  德道并举,族心必同。

  不伤同族,不害性命。

  百年为虺,千年化龙。

  知易行难,吾类切铭。

  小黑没有跟上大部队,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声音,待她背诵完,花先生手里一颗豆子飞出,啪打在小黑头顶,小黑抱头,“又打我!”

  “偷懒当罚!佘黑黑,站立两刻钟。”

  小黑哼一声,爬出蛇群,在石灰石旁慢慢立起来。

  花先生满意的点点头,摸摸胡须,开始讲故事,“夜里我们仰望天空,总有一轮月亮挂在上面,它在草地上铺起轻柔的明光,照亮黑暗的山梁……”

  “花先生!可以直接开始吗?”小黑额头冒汗,吐着信子抱怨。

  “小黑!闭嘴!”小葛等齐齐喊道。

  小黑翻个白眼,默默闭嘴。花先生笑笑,“好吧!这月亮上,住着天庭第一美人,她叫嫦娥。这嫦娥在大荒时代只是个普通凡人,她的夫君却是个下凡的天神,名叫后羿。当时啊,天上有十个太阳……”

  “嗯!后羿射下来九个……”小黑忍不住又插嘴,“你讲过了!”

  花先生拿豆子丢她,“佘黑黑!!!”

  “我,我不听了!”小黑爬上石灰石,围着花先生盘旋,“花先生,你都好了吗!?”

  花先生伸手逮住小黑,小黑顺势盘上他手臂,“先生当真好了!还能跟我开玩笑!哈哈!我去告诉胡三!”话毕,化作美少女,对花先生揖礼告辞,不等对方回答,又化风而去。

  耳后传来花先生气愤的声音,“小黑!你又逃课!!!!”

  小黑哈哈笑着,飞往蛇皮谷外,却在蛇皮谷入口处,见到两条刚蜕完皮的大灰蛇紧紧缠绞在一起,像在打架,忙跃下去,“喂!同族相残是要受罚的!”

  那两条蛇闻言抬头,吐着信子看了她几秒,又旁若无人的纠缠在一起,小黑只得走近一些,淫声浪语入耳,她谨慎地停住脚步,好奇的观望着。

  小黑睁大眼睛看着,只不明白为啥这两条蛇打架打的如此开心沉醉,却不想那两条蛇忽然化作人形,皆赤身裸体,手脚交缠。

  女蛇满脸绯红,迷蒙着双眼抬起头来,喘息着喊话,“莫要打扰我们夫妻欢好!”说完,抱着男蛇的头,吐出蛇信,双唇贴近。

  欢好?!!

  小黑耳边轰隆一声,脸上像被炭火烤了一般又红又烫,她扭头捂脸害羞地跑了。

  跑了十几步就撞在一个柔软的怀抱里,小黑头晕目眩的抬头,乍一看到胡三那张春风和煦的脸,桃花盛开的两只大眼,心口咚的一声巨响,心跳忽然加速,巨大的声音,敲的小黑头脑昏昏。

  你要去哪儿?小黑。

  胡三低笑着问,小黑听着耳边的震动,和自己的心跳声融合,紧了紧抱着胡三的手,柔声说,找你呀!你怎么在这?

  我来找你!

  小黑开心的拉扯胡三前襟,胡三为何找我。

  胡三只默默盯着小黑,眉目含情,专注认真,好似他眼里只有一人。

  小黑看着胡三眼底映出的自己,脸上飘起红晕,想起打架的那两条蛇,不禁浑身燥热,她踮起脚,樱唇送了上去。

  胡三盖住她的眼睛,头一低,双唇贴合,小黑嘴边温热,头顶发麻,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心却飞上了半空盘旋。

  这就是欢好吗?那我与胡三……

  唇边湿热消失,她茫然睁开眼睛,眼前的山顶上,那日的神仙抱着变小的胡三,对着胡三上下其手,胡三舒服的眯着眼睛。

  小黑怒火顿起,方才还在身边的人,竟然被他夺走,“无耻~~~”

  神仙听到,眼神一凛,五指在空中一抓,小黑又被金色闪电捆住,她大喊:“胡三!救我!!!这个坏人又欺负我!”

  胡三大约是朝她的方向瞥了一眼,眼波流转,化作人形和那神仙亲吻在一起,竟似根本没看到她一般。

  小黑愣了片刻,直觉要失去什么了,脸上潮热化作灭顶的冰冷,她摆动身体肆声大喊,周身束缚却越来越紧,“胡三!!我是小黑!!!你看看我!!!”

  胡三果真看了她一眼,细长眼眸里,笑意盈盈,春波荡漾,小黑头顶又是一麻,浑身似过电一般,不由自主便想到了方才唇边暖热。

  她出神地看着胡三,对方只向她望了一眼,就又专注的瞧着那神仙。

  神仙对着小黑邪魅狂笑,搂胡三入怀,手指探进他红色长衣……

  胡三轻哼传入耳中,小黑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裂声嘶喊,“坏蛋——!色鬼——!不许碰他————他是我的!”

  “胡三——”

  “你醒醒!胡三!”

  “胡三!!!”

  “胡三——————”

  小黑用尽全身力气挣扎叫喊,眼泪夺眶而出,嗓子哑到喊不出声,胡三就在眼皮底下,被那个所谓的神仙压在身下,强迫做那夫妻之间才能做的欢爱之事……

  小黑放声大哭,心口似裂开个大洞,半空的风从胸前穿过,冰冷地穿透血液,寒意从脚底蔓延到头皮,小黑哭着,嘴里咸苦,整个人仿佛要炸裂一般。

  “啊————————”

  她难过嘶鸣,瞳孔消失,又变成了癫狂的样子,眼中燃着恨恨烈火,细腿化尾,拼命挣扎,依然挣不开那神仙禁制……

  天空湛蓝,白云绵绵,小黑周围天雷闪动,她痛苦的嘶喊,咆哮,胡三听不到,任何人都听不到……

  世界寂静,唯一人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