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章
作者:乐逍遥      更新:2019-08-28 21:27      字数:3092
‘為您插播一則報導,近兩個月來的凶殺案在昨晚再次發生,一名年僅16歲的少女在回家途中遭人殺害,手法極為殘忍,警方已經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拉起封鎖線,據在場目擊者表示,兇手是位穿著襯衫西裝褲,身材壯碩的男子,目前警方已經循線尋找可能的兇嫌。’

‘但在今日清晨五點十分,兇嫌再次犯案,死者是年約三十的男子,根據死者家屬表示,死者是普通上班族,在外並未與人結怨,無故枉死,死法同樣兇殘,警方懷疑兇嫌為同一人,目前已經擴大調查……’

頂著鳥窩頭,秦岳一臉陰沉地看著電視機,在他房間的角落聚集的冤魂是越來越多了,同樣一致的看著電視機,其中包括了那個清晨被殺害的男子。他覺得自己很衰,他只是早上出去運動而已,怎麼就被殺了呢?

秦岳沒管他們的那些五四三,他眉頭緊鎖的盯著電視機,在男子找來的時候他已經看出男子的魂魄也被奪走了一部份,24小時內連兩起犯罪,居然加快速度了。看來對方確實在收集魂魄,腦中仔細計算這兩個月來的犯案間隔時間,居然是在逐漸加快,對方如此迫切的收集魂魄,是要做什麼?

轉頭看著角落那一堆聚集的冤魂,秦岳面無表情盯著,看得他們很緊張,怕自己被吃掉之類的,但秦岳對吃掉他們這件事毫無興趣,哪怕他現在肚子真的餓了。

這一看就看了足足半個多小時,冤魂們不敢動,攝魂鈴老神在在的在一旁啃洋芋片,期間還把洋芋片放上秦岳嘴裡,秦岳邊吃邊看,視線沒離開過。這樣詭異的氣氛足足維持了一個多小時,這位給冤魂們視覺壓力的先生才移開視線,把目標轉移到被攝魂鈴特別保護起來,那抹特別虛弱的少女魂魄。

把珠子拿在手裡細細的瞧,秦岳放下手,深深地嘆氣。他這一嘆氣讓攝魂鈴以外的冤魂看了過去,秦岳把珠子放到攝魂手中,躺回床上,閉目嘆道:“原來如此啊……”

“你看出來了。”攝魂鈴彷彿知道秦岳看出什麼似的,秦岳擺擺手,把那些冤魂叫過來,道:“你們爸媽有沒有跟你們說過生辰八字?”

冤魂們面面相繼,脖子還在流血的大姊點頭說:“我媽有和我說過。”

“我也有。”男子抓抓腦袋,說。

“這我不知道耶~”脖子都斷了還在賣萌的妹子說。

秦岳坐起身,環顧四周,道:“你們爸媽有跟你們說過生辰八字,那你們知道自己的命格嗎?”

冤魂們一致搖頭,他們不知道。

忍不住嘆氣,秦岳招招手讓他們都靠過來,攝魂鈴也跟著靠過去,像沒骨頭似的搭在秦岳背上。秦岳嚴肅地盯著聚過來的冤魂,道:“你們這些人彼此都不認識,也沒和什麼人結怨,這個凶手既不是心理變態,也不是厭世人士,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

“什麼可能?”

“你們身上有他要的東西。”

“啊?”眾冤魂驚呆了,男子急忙道:“我們哪有什麼他要的東西啊?”

“你們仔細看看彼此,互不相識,卻被殺害,魂魄都不齊全,最關鍵的只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冤魂們一致提問,秦岳雙手一攤,道:“就是你們的生辰八字。”

“我們的八字有什麼問題?”冤魂們不解了。

“問題可大了。”抓抓頭,無視背後的攝魂鈴,秦岳直接往床頭靠,把攝魂鈴夾在他和床頭之間,還老神在在地說:“你們的父母只跟你們說過生辰八字,卻沒告訴你們問題。”

抬眼看著冤魂們,秦岳嚴肅道:“你們的死法都不同,魂魄卻被奪走,最大的共同點就是你們的八字。你們的八字屬陰,在陰年陰時陰日出生,是至陰命格,這種命格的人容易被鬼纏上不說,命中還有劫數。若我算的不錯,你們再生前已經遇過幾次差點喪命的意外了吧。”

“是阿,我在前幾年曾遇過幾次車禍,最嚴重的一次差點喪命。”男子連忙點頭。

“我也是,是出國的時候遇到街頭槍擊案,也是差點死於非命。”噴血大姊說。

“這和我們的命格有什麼關係?”斷頭小妹比較想知道這個。

“關係可大了。你們的父母雖然沒告訴你們,但也是幫你們作了妥善的處理,幫你們一次又一次避開劫難。”掐指算了算,這是這一年來秦岳和秦育學的,他的功力還沒有辦法一次就看出一個人的命格,秦育就教了他這個辦法,基本的神通演算不僅可以幫助他避過危險,還可助他解惑辦事。

“你們雖然避開可能早就奪走你們性命的劫難,但躲的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想要完全轉運平安,得到你們既定的歲數。現在這場劫已經是死劫,不只是你們,所有命格屬陰的都會被盯上,如今要做的是想辦法拿回魂魄,否則你們無法投胎。”

演算神通真的很困難,秦岳只能算到這麼多了,而被夾在他和床頭間的攝魂鈴早就看出這些人的命格,但他沒有告訴秦岳,這是給他成長的機會,沒必要阻止。

“那我們要怎麼辦?”冤魂們很擔心如果魂魄一直拿不回來,那他們不就一直無法投胎嗎?“

“別擔心,當務之急是先掌握兇嫌特徵和蹤跡,你們有沒有誰記得兇嫌長相的?”秦岳把變回銅鈴的攝魂鈴從自己背後抓出來放到一旁,道。

“嗯……”冤魂們仔細回想,奈何他們都還沒看到對方長相就斷氣了,看他們這模樣就知道會很花時間,秦岳也不催促,但就是放棄催促了,靈感反而來了。只見今早剛被殺死的男子突然啊了聲,在大家投去目光時,激動道:

“我有看過,我有看到他的長相!”

“真的嗎?他到底長啥樣你快說!”大家一聽急了,紛紛圍上去差點讓男子以為自己又要死一次,好在秦岳把他們通通趕到旁邊,自己則坐在他面前,面無表情地說:“真的看過?”

“真的!”男子激動道:“我是先被他悶死後才有了這些傷,在他動手的時候我有反抗,那時我有看到他的臉,就如新聞報導那樣,白襯衫,西裝褲,他的長相…他的長相……”

男子忽然說不下去,本該清晰的記憶變得模糊,讓他無法再說下去。秦岳看看他,知道是魂魄剝離造成的損傷,魂魄不全,連帶記憶都不再完整,看來要他想起還需要相當時間,唯有幫他養魂才有可能盡快想起了。

但秦岳不會養魂,秦育沒教過這種法術,沒辦法,男子只好靠自己去恢復,想起這段記憶了。

決定回到命案現場去查探,秦岳難得早早起床,卻沒打算出門,而是在難得的休假中宅在家裡,養精蓄銳,晚上徹底當個夜貓子。把冤魂們全關在家裡,自己帶著攝魂鈴出門查案去了。

在大半夜來到陰森森的命案現場,除了搞靈異直播的直播團有這個膽子外,估計也只有這個當自己是來觀光的秦岳了。白天人來人往探查不易,不如晚上出來查探,他還可以找聚在附近的魂魄問問。

最先來到的地點不外乎就是距離住處最近的兩個地方。一個是極為虛弱,也是秦岳當場撞見的命案現場,另一個,就是在少女被殺不到9個小時便被殺害的男子喪命的河堤公園,這兩個新鮮熱呼的地方現在都沒人敢在晚上靠近,反而方便秦岳行事,不過有警察的封鎖線就是。

讓攝魂鈴跨過封鎖線去探查,攝魂鈴不屬於這世間不會留下指紋,交給他最好了。

攝魂鈴很聽話,長腿一抬輕易的跨過封鎖線,走到還留下血跡得草地,蹲下細看。在他探察的期間秦岳已經到處去找當時目擊的靈魂了。不過他們都躲得很遠,秦岳得跑遠一點才能把他們通通抓過來。

在秦岳忙碌的時候,攝魂鈴將手放在沾血的草地上,在那瞬間,一抹冰寒刺骨透過指尖傳遞到他身上,攝魂鈴瞇起眼,已經知道大半。

指尖傳過來的陰冷是殘留的魂魄氣息,同時也是動手者留下的殺氣。

秦岳猜測沒錯,動手的真的不是人。

不是人,卻又是凡人氣息,只有一個可能。

凶屍。

凶屍,和喪屍相似,但兩者不同的是,凶屍是受人操控,實力全憑操控者,相比之下喪屍就單調很多,全憑吃人的直覺行動,毫無戰力可言。

這可是秦岳第一次遇到凶屍,若是這樣攝魂鈴到還不擔心,他真正隱憂的,是凶屍背後的操控者。能做到這樣來無影去無蹤,在瞬間奪取魂魄,操控者的功力必然只高不低,萬一也是修行者,以秦岳現在的功力要抗衡並不容易。

果然還是得等秦育嗎?

攝魂鈴站起來,回頭就看到揪著一票魂魄走回來的秦岳。看到這一幕,攝魂鈴微微一笑。

不,這一次不需要秦育也在場,秦岳肯定不會等他。

走出封鎖線朝秦岳過去,接下來將會是漫長的詢問時間,估計都不用睡了。攝魂鈴心裡想著,加入了詢問的隊伍,開始漫長的一夜。

作者有话说:

目前故事還在存稿階段,因為要上班,速度會緩慢些,這篇故事是接續閻王令:秦岳,建議第一次看的讀者先去看秦岳的故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