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章 周芷若的环球旅行指南(完)
作者:虎闹猫      更新:2019-08-19 03:17      字数:2906
  溜哥得知周芷若要结婚的时候,我正和他一起吃拉面,那应该是我们认识的第三年。

  刚认识他那会我才从学校毕业,在武汉找了个外企当医药代表,溜哥是个滴滴司机。

  第一次坐他的车,他载着我一路从武昌开到咸宁。我是提前一天约的车,溜哥现实不愿意接单,然后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事情解决了,要到哪接我。第二天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溜哥穿的挺正式。

  开始时,他不似别的司机口若悬河,说话不多,但一口普通话相当标准,显得有礼貌,有距离。这一趟是长途,开到一半他还是忍不住打开话匣子,顿时连绵不绝的段子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突突突,每一下都打在我的笑点上。

  临下车的时候,我知道他祖籍和我一样是驻马店,就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之后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那天我是去解放大道上的医院夜访,这是公司分给我的医院,溜哥就住在附近,十一点我才从医院出来,我们约在医院旁边的兰州拉面馆吃个宵夜。

  武汉的夏天像是一口高压锅,高温而且密不透风。即使晚上气温稍低,也热的让人烦躁。

  拉面馆的空调拼命的鼓风,声音像是个犯病的哮喘病人,让人不禁担心他会突然断气,真可惜我不卖哮喘药,要不一定要给这个空调推荐一个疗程。

  我到面馆的时候,溜哥还没来,我先点了碗牛肉面自己吃了起来。

  “文少爷来的早呀,是小的迟了,恕罪恕罪。”一个粗犷又活泼的嗓音带着戏谑地说道。

  “没事,你磕一个我就原谅你。”我没抬头,努力想找出碗里最后的几片牛肉。

  “要是磕一个你就原谅我,我现在就用脑门在这挖口井,但爸爸跪儿子是要折寿的,我这不是担心你健康吗。”一具肥壮的身体坐到了我对面,“老板,老样子。”

  “好勒,大份素拉面一碗,酥饼四个,馕一个,两份汤。”老板抄着不熟练的普通话向后厨喊道。

  “终有一天我的生命将会走到终点,而你会加冕为王。”溜哥随时不忘占便宜

  终于确认了面里再没有肉,我停下了在剩下的半碗面里翻找,给自己和溜哥倒了两杯水。

  溜哥年纪三十好几,有着与年龄相当的油腻。他发际线后移道脑壳顶;不爱打扮,不开车的时候脸上总是胡子拉碴且油光蹭亮;两颊生着赘肉,同时拥有不太明显的双下巴和十分显眼的肚腩,他对身材不以为意,总说这样好,一拳打死三个像我这样的弱鸡。这样的外形,即使帅哥协会再怎么扩招,也很难把这种纳入进去,但他的神情却很讨喜,总是一脸和善,带着一丝谄媚。

  面上来的时候溜哥吃的呼呼啦啦,他有个习惯,他吃饭的时候从不说话,尽快把食物一点不剩的解决掉,好像食物是他这个老好人这辈子最大的敌人。我习惯在他吃饭的时候,玩一会手机。

  才刚刚打开微博,吃面的声音就停了,我感到有些奇怪,抬头时溜哥正盯着手机看,眼神有些涣散,表情却出乎意料的严肃,他不停地上下滑动着屏幕,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莫样了?(怎么了?)”我用不怎么熟练的武汉话问道。

  “莫得么斯。(没什么事。)”溜哥回道,说着他放下手机拿起筷子,却没吃东西,只是轻轻敲了两下盘子,接着又拿起手机反复看了又看。

  过了一会,溜哥注意到自己和平常不太一样,哑着嗓子说道,“你瞅谁?”

  “瞅你咋地。”我几乎条件反射一般的说道,接着我们都笑起来。

  “啥事呀溜哥,在这地头害能有人不给您儿面呀。”

  “没事没事。”溜哥摆摆手,脸上恢复往日的神情,眼睛被挤成了一条缝。

  “老板你们这有酒吗?”溜哥对着后厨喊道,老板虽说和溜哥挺熟,但还是一下就垮下脸来。

  “溜哥,我们这是……”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溜哥忽然反应过来这家这是家穆斯林拉面馆急忙道歉,付了面钱后就赶紧离开了。

  溜哥遇上事了。

  我从便利店买了一小件啤酒,和溜哥一起坐在马路牙子上。路上已经少有车辆,只剩下路灯昏黄的光,远处的大楼的霓虹闪烁代替了夜空中的繁星。

  “我跟你说过周芷若吗?”溜哥问道。

  溜哥每次说她前都要问这个问题。其实溜哥说她说的不少,只是他不记得。

  “你大学同学,学传媒的,你喜欢人家,但你们没成。”

  “我看朋友圈才知道,原来她今天结婚。”溜哥说着,不自然的抿了抿嘴。

  “那你今年还去巴西吗?”这是我第一个想到的问题。

  溜哥没回答,只是灌了自己一大口啤酒。

  溜哥三十好几了还没结婚,按说他平常人五人六的,不像没女人缘的样子,怎么会混到这个岁数。但是溜哥自己清楚,他有时会说一点,零零散散的我也知道了个大概。

  他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又是个长期出差的工作,从小吃百家饭长大,所以很小就学会了察言观色。混着混着终于上到了大学,工作没两年父亲出差的时候中风,好容易捡了条命,但是人也瘫了。

  溜哥辞了工作,买了辆二手车跑滴滴,除非找了阿姨照顾老爹,否则他平常就在汉口的一亩三分地,好在除了自己住,家里还有套还建的房子,靠着开车和租金平日的生活还算能维持。他爹觉得自己亏欠儿子太多,想放弃,溜哥给他下跪,俩人抱着头一起哭。

  不是没人跟溜哥提介绍对象的事,溜哥只是耸耸肩,偶尔乐呵,偶尔无奈的说,“嗨,我啥情况你还不清楚吗?我总不能坑人家吧。”

  我想溜哥大概也不想坑周芷若,只是喝多了就会提她,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大概都是我好想你,极其乏味。

  周芷若是溜哥给那个女生起的外号。他们大学同学,大学时溜哥想追人家被人给拒了,那女孩喜欢另一个学长也没成,所以他管女生叫周芷若。

  溜哥从来没觉得自己应该是张无忌,他难过的是自己甚至当不了宋青书,这是我猜的。他清楚自己的情况,所以虽然把周芷若置顶加星特别关注,却从来没主动和她聊过,溜哥不是个自卑的人,但他卑微的穷着,苦笑面对生活加之他的刀劈斧凿。

  但是不甘心还是有点,所以溜哥存钱去旅行。他说周芷若没什么别的爱好,只是喜欢旅游,他想帮周芷若做一本只属于她的环球旅行指南。

  为了旅行,溜哥总是很抠门,衣服洗掉色,鞋子穿破洞了他也不换,一个充话费送的手机他要用到传宗接代。存够了钱,在过年前后,他会托亲戚照顾两天父亲,大年三十的时候准时登上飞机,飞向远方。

  才认识溜哥的时候,我觉得这真是浪漫透了,我问溜哥准备什么时候完成送给她,溜哥只是笑笑。熟了以后我便也不在问了,有些问题其实不太需要答案。

  溜哥准备旅行极其认真,他是个爱看书的人,每次出行前都会去做一大堆笔记,看好多视频,而且把当地的地标特产都摸清楚,别说是去旅游,移民都没他弄得这么详细。

  我原以为溜哥每年正月应该都不在,最少过年的其他应该是他放松的日子,但是实际上溜哥的流图都很短,三十去的巴黎,大年初四就已经回来开车了。

  他也不拍照片,也可能只是做在那本旅行指南里,不想给别人看。

  最能证明他曾经出去过的只有代购回来的大包小包,溜哥乐呵呵说,靠着这个,他旅游都算是别人请。

  三年里,溜哥去了泰国,去了韩国,去了法国。由于来回时间太快,有一次我揶揄他,说他的主要景点是机场免税店,他也不着恼,只是表情不屑地说对我这种穷人式的嫉妒感到很可悲。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自我解嘲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幽默,但对他,这就是生活本身。

  过年的时候,溜哥还是去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也照例做好充足的准备,也一样一点准备都没用上,在机场买齐了代购的产品就回到武汉。周芷若的婚讯似乎对他没什么影响,他还是在做着那本不知什么时候会送出去的私人旅行指南。

  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时候写了一首诗

  我向群山呼喊你的名字

  我趟过激流找寻你的倩影

  我越过汪洋希望你就在这里

  慕然回首时

  我却慌忙躲避

  这注定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故事

  这就是溜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