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八章
作者:木易南舟      更新:2019-10-09 09:00      字数:3011
  段立清拿出自己的草稿纸,在上面划拉了几下,就将施玉清问的题做了出来,他将草稿纸撕下,拿给了施玉清,“这是过程。”

  施玉清小心翼翼地接过草稿纸,低声说了句谢谢,赶紧跑开了。

  唐宥世在一边看着这个过程,他隐隐猜出了什么,眼中亮起了光芒,又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段立清低头写着作业,本来今天应该也是无趣的一天,但身边那个把头发染得乌黑的人时不时就来骚扰一下他,导致他老是分心,他转头去看唐宥世,无语道:“你能不能安静几分钟?”

  他就不明白了,怎么唐宥世在别人面前那么安静,整天板着一张脸,装高冷人设,怎么一到他面前就动如脱兔,时不时笑得猥琐,无时无刻都在打着奇奇怪怪的主意。

  唐宥世坐到自己位置上,撑着下巴,另一手突然将段立清的桌子拉近了,段立清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措手不及,来不及反应他的桌子就和唐宥世的桌子合并在一起了。

  “班长,身为我的同桌,两个人的桌子怎么可以离得那么远?”

  唐宥世脸上又是那种淡淡的笑,但段立清硬是从中看出了欠扁,他深深吸了口气,准备将桌子往旁边拉一点,却被唐宥世拉住,完全移动不了桌子。

  段立清有些怒,尽管脸上还保持着平静,但是语气之间已经有了波动:“你到底想干嘛?”

  “诶,我说我们既然是同桌,也没必要弄得这么生分吧,接下来还有一年呢。”

  段立清登时头大,他开始思考要不要和老师说一下关于调座位的事情了。但他又不怎么愿意调位置,因为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可以和他接触的人,他不想就这么放弃。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只是想促进一下两人之间的感情而已。”

  唐宥世说的真诚无比,在段立清看来,却像是挖了个陷阱,让他去跳。

  好在铃响拯救了他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他可不想在听唐宥世罗里吧嗦,万一他真被唐宥世说动了,到时候后悔的一定是自己。

  不过课上到一半,一阵震天响的铃声打断了老师讲课的声音,顿时,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向了段立清这。

  段立清脑门上冒出几根黑线,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他身边这个人果然是个麻烦,他的直觉从来没有出过错。

  唐宥世自个儿也被吓了一跳,见老师瞪向自己的位置,他尴尬地笑笑,关掉了手机铃响。

  老师的声音在台上响起:“上课玩手机的那位同学,请你出去。”

  唐宥世垂头丧气地起身,他能感觉到身边一道幸灾乐祸的眼神一直看着他,他看向段立清的方向,段立清微微耸了耸肩。唐宥世能确定那道目光就是段立清的,可惜人家伪装太好了。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唐宥世勾勾唇,丝毫没有觉得这个认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段立清这下耳边清净多了,聚精会神的上课,别提有多放心了,不用在担心旁边有人会骚扰他。

  倒是唐宥世,到走廊后,拿出手机一看,是那些老朋友打来的电话。

  他脸色有一点难看,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发了条消息过来,唐宥世沉默半晌,低着头发了段消息过去。

  他从窗户里看向段立清那个方向,本来想去校园走走的,此时倒是觉得站在外面也不错。

  段立清抬头习惯性地朝窗外看的时候,和唐宥世的视线对上了,愣了一下,随后没什么表情的撇开头,继续听课去了。

  但事实上,他有些慌乱,不过表面看不出来就是了。

  唐宥世不在一旁,本来段立清以为他会开心,但是没一会儿,就觉得有些无聊了,察觉到自己心思的段立清猛然一怔,他竟然被唐宥世影响到了。他不是那么容易被影响的人,可是为什么面对唐宥世他就……?

  段立清想不明白了,等下课铃响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走神了。

  唐宥世从教室外快步走进来,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似乎是看到了段立清的窘态,他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段立清瞥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问这种问题,唐宥世看着他的脸,伸手似乎想碰,段立清身体下意识地往后靠,唐宥世见状收回了自己的手,笑道:“我看你脸挺红的,在想你是不是生病了。”

  段立清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冰冰凉凉,不像是脸红的征兆,唐宥世看着他这个动作眼中的笑意越发明显,段立清看到他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耍了,他冷哼一声:“你真无聊。”

  唐宥世正色道:“我真没开玩笑,说起来,你上课为什么会看外边,担心我吗?”

  这种对话如果让不知道事情的人听了去,怕是会以为两人之间的关系不简单,段立清拒绝做回答,他回答了,说不定唐宥世这人会说他心虚,他干脆闭嘴好了。

  唐宥世又一次地自讨没趣,他也只能沉默了。

  唐宥世不说话,一切都像是回到以前那样,但段立清还是觉得有些地方有种说不上来的闷,也许是他最近压力太大了吧。

  段立清心想。

  他作为班长,本来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安排值日生之类的,但是碍于他的情况,这些事情都交给副班长做了,平时两位班长也没什么接触,毕竟段立清这个人独来独往惯了。

  不过今天有点特殊,副班长到了他位置边上,段立清偏头看他:“有什么事吗?”

  副班长将一份复印纸放到了他桌上,解释道:“最近班里要搞个黑板报,你看下主题,然后组织一下。”

  段立清愕然:“我组织?”

  副班长点点头,他又补充了些:“只要找到人选就行了,我去找人选,大家都不会愿意做黑板报的。”

  段立清有点为难,他不是很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但是副班长都这样说了,肯定征求过老师的意见。

  一旁唐宥世见状,趁两人没反应过来时,将纸抽过,他扫了眼上面的信息,“这有什么难?班长,不介意交给我吧?”

  段立清犹豫,唐宥世连忙偷偷暗示他。

  副班长疑惑地看了他几眼,有些不确定道:“你确定你可以?”

  唐宥世笑笑,段立清从中看到了他的高傲,心里有些无奈,他也没想到自己能够轻而易举的看穿唐宥世的真实想法。

  “副班长,你放心吧。”

  段立清还没反应过来,唐宥世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段立清肌肉僵了僵,要不是现在众多人在眼前,他非要将唐宥世的胳膊卸下来不可,这种人真是讨厌至极,说个两三句话就开始动手动脚,太过分了。

  段立清强压自己的怒气,唐宥世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一般,仍旧自然地搭着段立清的肩膀。

  副班长在一旁都看呆了。

  要知道,段立清的洁癖是全校出了名的,大家都不敢靠近他,据说有人曾经尝试着靠近段立清,想和他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结果对方一个过肩摔就把那人的想法全摔没了,末了还嫌弃地拿了酒精洗手,立刻请了假回家了。

  不过毕竟是传言,并没有人看到,所以副班长对此一直持怀疑态度。

  段立清扯了扯嘴角,硬是牵出一抹笑来,“副班长,你还有什么事吗?”

  副班长一愣,连忙道:“没事,没事,我先离开了。”

  副班长离开后,段立清见唐宥世没有丝毫将手放下的打算,他咬牙切齿道:“唐宥世同学,你的手打算放到什么时候?”

  唐宥世闻言非但没有将手放下,反而还得寸进尺地拍了拍段立清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教:“你看看你这人,这么不合群怎么行,人家碰碰你都不给,你说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段立清脸色一僵,突然变冷,他将唐宥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拂开,默不作声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唐宥世也察觉到了段立清的情绪变化,他看了一眼段立清,试探性地问道:“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段立清没有理会他。

  唐宥世心中不断喊着糟糕,看来他的确说错话了,但是他完全不知道自个儿说了什么让段立清在这么不爽。

  段立清花了很大的劲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知道唐宥世不是故意的,人家连他的家庭情况都不知道,怎么会故意说这些,但是他无法不生气,因为唐宥世说的句句戳心窝。

  接下来的半天,唐宥世破天荒地没有再打扰段立清了,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啰嗦维持不了自己的高冷人设,所以他决定安静一下。

  段立清写作业写着写着,突然发现一件事情,他停下笔,想到刚才唐宥世勾着自己肩膀的时候,他意外的没有反感的感觉,甚至就连皮肤也没有丝毫变化,他看了唐宥世一眼,第一次主动和唐宥世说话:“唐宥世,你的手能借我用一下吗?”